師恩──大陸新學員得法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7日】得法

今年五月,在網上偶然認識了一位陌生的朋友,他是大法弟子,上網是為了告訴世人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我表示了自己的同情。

其實不用他說,我明白得很,共產黨對自己看不慣的東西,向來採取殘酷鎮壓、無情打擊。因此,儘管並不打算學煉法輪功,但我尊重他的信仰,敬佩他的人格。

我們無所不談,成了很好的朋友。雖然沒見過面,不知道彼此姓甚麼叫甚麼,也不知道對方在哪裏,但我們心心相通,憑著一個信念,一份直覺。

我媽媽患很嚴重的心臟病,大面積的心肌梗塞,兩次搶救大難不死,連醫生也驚嘆她生命力如此之強。但醫術及藥物也僅僅能維持生命,卻無法使她過正常的生活。出院後,我媽媽只能呆在床上,身體極度衰弱:不能走路,不能上廁所,不能自己洗澡。吃飯只吃一小勺,不能吃肉,不能喝牛奶,更由於心力衰竭,晚上不能睡覺,也不能靠背,只好挺直身體坐一整夜。

病痛的折磨使她有了輕生的念頭,多次交待我們:「下次病情再發,千萬不要搶救了,讓我安靜地走。」做兒女的聽了欲哭無淚。

這位朋友聽說後讓把《轉法輪》寄到了我的電子郵箱,建議我給媽媽看看,或許能夠有所幫助。

新生

我把書打印出來,裝訂成冊,拿回去給媽媽看,並告訴她許多患了絕症的病人都因此而康復了。媽媽對我很信任,相信女兒的話一定有她的道理,於是很認真的看了起來。

父親知道後大發雷霆,揚言要把書燒掉,「這可是殺頭的事啊,不僅你自己坐牢,還要株連九族,兒女要被開除,全家人都抬不起頭。」嚴酷的環境幾乎使父親失去了理智,他不相信看書能讓我媽媽病好。

過了幾天我回到家裏,問媽媽看書看了多少,她說不看了,你爸把書給燒了。我一聽簡直驚呆了,質問母親:「你不把書給他他能燒得了嗎?」說著說著我的眼淚就流了下來,看著我難過的樣子,媽媽也哭了,最後她告訴我,書沒燒,是她收起來了,因為她自己也害怕。

我讓媽媽把書拿出來,帶回了自己家裏。心裏卻感到極度的傷心和無奈:媽媽呀,我不希望你這麼快就離開我,可是,如果你不想讓師父救你,那麼,就再也沒人能救你了。

第三天,神奇的事發生了,我媽媽的病情不可思議地好轉,能自己下床走路了,漸漸地,能自己上廁所了,飯量也增加了,能吃一小碗。也能吃肉、喝牛奶了。不知不覺中,她的身體一天天康復,越來越好。

我知道是師父救了她,是大法神奇的力量讓她起死回生。儘管她不相信,也不知道自己的病是如何好的,但身體卻一天比一天強壯。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她的生活就完全能夠自理了,三個月後,她能做飯、做菜,四個月後,能打理所有的家務。這段時間,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母親斷斷續續地把《轉法輪》給看完了。

我慢慢地開導母親,把許多修煉奇蹟的資料拿給她,同時給她談我自己學法的心得體會,還把她得法前後的身體狀況來個一一對比,啟迪她的智慧。媽媽慢慢地明白了,又重新拿起《轉法輪》,每天看一講,看完了第二遍。

一天我回到家裏,媽媽拿出《精進要旨二》,翻到《我的一點感想》這篇文章,說:「寫得太好了,我一連看了幾遍,眼淚都掉下來了,這麼好的人,這麼好的師父」,媽媽說不下去了。我告訴她師父還在國外許多地方講法,講得很好,我再印一些出來給她看。媽媽說:「別急,我再把《轉法輪》多看幾遍,師父說,要把住《轉法輪》修,其它的書可以參照去看。」媽媽還讓我教她煉功,她說學會後要去公園,每天去,堂堂正正地煉。還要告訴所有的人,是師父和法輪大法給了她一個新的生命,她要讓所有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

我聽了真高興,我常常埋怨自己的母親業力大,悟性差,不知感恩。可大慈大悲的師父卻沒有放棄她,給她清理了身體,還一再地給她時間和機會,讓她慢慢悟道。

可是我們給了師父甚麼呢?甚麼也沒有!就是用盡語言也表達不了我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師恩難報!

回家

法輪大法也改變了我的整個人生。

走入大法,就個人而言,沒有任何目的。我一切都很順利,身體好,有一份不錯的工作和一個幸福的家庭,我甚麼都不缺。當初為了給母親治病,我讀了《轉法輪》,為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容貌,我開始了修煉。

我下載了所有大法書籍和師父經文,並打印出來,每天都讀,如飢似渴。我被師父的才智、文采和博大精深的理論所吸引,並對此堅信不疑。但是,我能修煉嗎?我能完全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嗎?我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我有太多的執著,對情的執著。現實的誘惑、對未來幸福無限的嚮往,和大法對一個修煉人的要求產生了衝突。

要修煉,就必須放棄。但那段情像山一樣的壓著我,揮不去,抹不走。多少次對我對自己說,也許今生真的與修煉無緣了。

可是有一天,我突然發現,那份情在我心中漸漸變淡,我有更多的時間來考慮別的事情,工作家庭又成了生活的主體,我能夠靜下心來學法煉功了。我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做到這一切,是大慈大悲的師父幫了我。

身心的變化讓我不得不驚嘆大法的神奇,師父在書上說的修煉後的各種反應和可能遇到的事情,我幾乎都經歷了(除了開天目)。比如說清理身體、一次有驚無險的事故、盤腿、灌頂等等,讓我徹底信服,原來師父說過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

修煉並不苦,從開始到現在我從未感覺苦。相反,能在大法中修煉,真是一個人最大的幸運。我懂得了那麼多的道理,知道了路該如何走,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也看到了我無限美好的未來和歸宿,這些東西誰能教給我呢?在我幾十年的人生旅程中,有誰告訴過我?過去我活得昏昏僵僵碌碌無為,為一些雞毛蒜皮的事與人計較,為一些毫無把握的東西失魂落魄,還沾沾自喜,自以為有滋有味。現在回過頭來看,那日子簡直是白活了。

當我拋開一切,一心一意朝著目標前進的時候,那種無憂無慮幸福快樂的感覺,是我從來也沒有享受過的。對我來說,修煉不是痛苦,而是享受,是在品嘗勞動付出後收穫的果實。因為我感受到了歷經磨難後自己的提高與進步,每一次的提高都朝著目標更邁進了一步。

也許如某些人所言,修煉苦,是的,睡意正濃的時候要起來煉功是苦,被人惡語相向時還想著自己錯在哪裏,更苦,時刻生活在壓力與恐懼之中,同樣苦。但每天走在路上迎著朝陽,想著我未來的一切都如同這朝陽,無比的幸福,無比的美好,而且永永遠遠,那麼,這些苦算得了甚麼呢?不就是一瞬間的事嗎?況且,苦過甘來的感覺,更讓我充滿了信心和希望,那就是,跟著師父回家。

小弟子

得法的喜悅,對師尊無以言表的崇敬與感激,我多麼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在大法中修煉。暑假期間,我要求兒子每天讀一講《轉法輪》。儘管還是個小學生,卻也能理解一些了,我經常問他書中講甚麼呀,他也能說出個一二。

本來只是想讓孩子了解了解,卻不知他比誰都認真。大法同樣改變了我的孩子,他懂了要努力學習,自覺做功課,與同學友好相處。在學校裏,不再與小朋友爭吵,被別人欺負也能忍住氣,還主動為班集體做事,懂得了以苦為樂。他還能用大法的標準來要求我,經常說,媽媽你不該有歡喜心,不該標榜自己。

教孩子功法,只教了一、三、五套。為了上學方便,孩子在爺爺家住,由於家人的反對,我們不能用音樂,煉功時還要避人耳目。所以,有很長時間,我基本上沒有機會看著他煉。

可是有一天,他告訴我自己每天都煉功,我大吃一驚,他說:「是真的,我把門關起,在自己房間裏煉,盤腿十分鐘,一、三套功法做一遍。」我不敢相信,讓他做一遍給我看,結果他做得很好,熟練地念口訣,還有第一套功法每一個動作的名稱。

昨天晚上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又播放了一個謊言編造的節目,對大法和師父進行惡毒攻擊,我看了氣憤難當,兒子卻很平靜。我怕幼小的心靈受到傷害,把他拉到一旁,告訴他電視說的全是謊言,你不要相信。兒子說:「我知道,我只相信師父。」一句話,給了我無比的安慰和鼓勵。

這天老師還布置了家庭作業,要求寫一篇科幻作文。看完電視後孩子去寫,寫完了拿給我看,我邊看邊流眼淚。

他寫了一個人修煉成神仙的故事。寫這個人做了多少好事,消去了他的業力,積了許多德,最後終於得道成神了。

我總以為孩子甚麼都不懂,總害怕學校無休止的洗腦會使他對大法產生誤解,卻不知道我們的孩子比誰都明白。

在講真象、證實大法、融圓大法中,我更多的是用嘴。而一個小學生,卻用他的一顆心,默默地、明明白白地,用他的行動在做、在實踐。小小的人兒也知道這個道理:大法好,師恩難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