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阿春:為甚麼你得法那麼早,而我今天才得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0日】去年五月的一天,分別了18年的同學阿春(化名)突然來電話,說出差要經過北京,順便來看看我,我很高興地接她去了飯店。

和她同行的還有兩個同事。席間,她興致勃勃地說了許多分別之後的經歷,我靜靜地聽著,分析著她的變化和心態。上學時她就好厲害,伶牙俐齒從不饒人,現在是更上層樓了!

她說這次在來京的旅程中,到餐車吃飯時,她和同事們各倒了一杯啤酒,當她端起酒杯時,發現桌面上留下了一圈黑印,她再次放下拿起,又留下一圈,驗證了果真是杯子底下有黑灰!

她立刻喊來服務員,厲聲質問:「這是甚麼服務,杯子都不洗!」

女服務員狡辯地說:「都洗了!」

「洗了,如果你認為洗淨了的話,那麼你把這杯酒喝了,那我就承認你刷洗過了!」說著阿春氣哼哼地把酒杯推了過去,硬逼著她喝。

女服務員嘟囔著說:「就是洗過了,……」。

兩人吵了半天,另一個來勸說:「別吵了,再吵一會兒要下崗了!」。

阿春兇巴巴地說:「我就是要讓她下崗!」

後來,對面的同事站起來勸說,才結束了這場風波。言談中,阿春自豪地炫耀著自己的本事,另兩個同事也不住點頭稱讚。

我始終喝著茶水,淡然地看了她一眼,勸大家吃菜。想著她依然是這樣的人,就甚麼都別跟她說了!可她偏又興致勃勃地說起了法輪功,說她周圍有好幾個人都在煉,人品都不錯的,都是好人,可是都是傻子,甚麼都不會爭,輪到當官了,也不知道進貢,很輕易地被人擠了;長工資也不爭,我看著都來氣。還教育孩子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那不都成小綿羊了!他們居然想用善心去感動別人,感化社會,那可能嗎,這麼險惡的社會,這麼奸詐的人,你不以毒攻毒能生存嗎?給我多少錢我也不會當這樣的傻子的!

說完之後她突然話鋒一轉,「你呢,看來沒操心過,還那麼年輕!」我就簡單地說了自己隻身來京城闖天下的經歷,講了目前開創的事業,合作伙伴。還講了和競爭對手的故事:有一次,那個競爭對手給我的客戶寫信,說我的產品如何如何不好,因為這些客戶都比較認可我們的產品,所以告訴了我,我並沒有生氣,畫了一張大雁人字形的飛行圖給他寄去,告訴他:雁群在飛行的時候,頭雁是最辛苦的,他在前面奮力衝開氣流,後面的雁藉著氣流才得以輕鬆飛翔,如果你在後面打倒了頭雁,甚至於打倒了飛行在你前面為你開路的所有的大雁,那麼你將怎樣生存呢!是不是雁群的隊伍越大,生存的可能性越大呢!人也是一樣,只有相互扶持才能更好地生存……。後來競爭對手慚愧地說:沒想到這個女子會如此寬容,我豈不是太狹隘了!

我又講了和睦的家庭,和樂的老人和孩子。

她聽了後很驚訝:「你的頭腦這麼簡單,純真,居然能在這麼複雜性的環境中做得這麼出色,在同事、朋友、以致競爭對手中如魚得水,憑借甚麼呢?」

「憑借真誠和善良!」我簡潔而清晰地說。

「那你不會也是真、善、忍那夥的吧……」她半開玩笑半遲遲疑疑地猜測著。

「是,不錯,我就是!」

她張大了嘴,茫然地望著我:「太不可思議了,你怎麼也會是呢?!」

晚上,我們在賓館裏聊了許多。我們倆本是床對著床坐著的,她一會兒就把腦袋伸過來,衝著我盯著看。直看得要碰到我的頭。我問她要做甚麼,她說:「你怎麼說著話就變成仙女了,特別漂亮,皮膚細膩得無法形容,太美了,我想看仔細,可一到跟前你就恢復回來了……」

後來,她說:「你憑善的力量能影響十個人就行,我就是那十分之一,我再用善的力量影響十個人,往復下去,這險惡的社會不就變好了嗎?」

再後來,她就要學煉功,並且說:「為甚麼你得法那麼早,而我今天才得……」。

她剛剛學會動功,天就亮了。我們匆忙去車站,她趕回省城了。

今年春節剛過,她來電話說了家裏發生的一件事:那天她先生喝多了酒,開車撞大樹上了,樹攔腰折斷,車子的方向盤從車頂竄出。事後交通警察來看時說車已報廢,估計無人能生還。奇怪的是,先生從車子裏飛落到一棵柳樹的樹冠上,倒掛在那兒,折了幾根肋骨,但是未傷及內臟;姐姐本來坐在副駕駛員的位置上,這是正撞大樹的位置,剎那間卻莫名其妙地飄到了後座嫂子的懷裏,然後從撞癟的車裏爬出來,和嫂子兩人竟沒有一點傷害。後排的哥哥也被甩出,身上只有點劃傷。

當醫院確定沒有危險後,大家才鬆了口氣。她給丈夫洗澡時,發現丈夫胸部有四枚銅錢大小的硌痕;說給嫂子聽,嫂子說她的哥哥身上也有,並且是同一位置,一樣大小……;問及她們本人,她倆都說在出事的一瞬間,只看見四枚銅錢大小的金圈閃著非常非常亮的金光在胸前一閃,便甚麼都不知道了。她說是法輪救了她們一家,不然不知會攤多大的災難呢!在醫院裏,她天天給丈夫讀書,丈夫半個月就能下地自理了,一個月就出院回去上班了。而且,她現在也改變了許多。

這次丈夫住院時,實習護士扎針時總也紮不上,得連續紮四、五針才成。丈夫是火爆脾氣,常常大聲呵斥護士。她卻笑著說:「你不要那麼兇嘛,新手要多練才能變成老手,你是大人都不給她機會練,難道讓她在小孩子身上練不成?你這大男人都受不了,輪到小孩時你忍心嗎?這些小護士和我們的兒女差不多大,如果是我們的女兒站在這兒,你同不同意她練呢?況且你那麼兇,她本來能紮好也嚇得不會了!……」

經她這一說丈夫也笑了,對護士說:「練吧,練吧,在我這兒多紮幾下,到孩子們那兒就少紮幾下……」沒想到,從這次開始,小護士們居然能夠一次紮中了……

她依然興致勃勃地講著關於她的故事,我的雙眼,這次居然盈滿了淚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