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固有觀念 整體提高認識 營救獄中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3日】從1999年7.20邪惡迫害以來,大陸有無數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在吉林監獄,被非法判重刑關押的大法弟子就有100多人,他們在監獄裏遭受了殘酷迫害,劉成軍、魏修山、張建華、崔偉東四名大法學員被迫害致死,另有許多人被迫害致傷、致殘。

做為吉林監獄所在地的吉林市大法弟子,我們一直沒有停止過對吉林監獄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揭露。但當地的大多數大法弟子並沒有從心底裏認識到:獄中同修和我們是一體的,很多時候揭露邪惡、營救獄中同修的認識和做法只是停留在表面,有些時候還埋怨、指責獄中同修有執著正念不強才被關押……加之邪惡之徒對外極力封鎖消息,我們外面的大法弟子有時對獄中的邪惡感到無能為力,獄中堅定的大法弟子一個個被肆無忌憚的迫害,致使最後有的被迫害致死。

長春大法弟子劉成軍生前是2002年3月5日震撼世界的長春有線電視真象插播的參與者。2003年12月26日得知劉成軍被吉林監獄迫害致死的消息時,我們吉林市大法弟子有的震驚、有的惋惜、有的當時根本不知這一消息、更多的則表現是對此事的麻木、觀望、等待……

反觀海外大法弟子,儘管他們和大陸同修相距遙遠,但在聲援、營救大陸大法弟子方面傾盡了全力。從海外大法弟子全力營救劉成軍的這件事情中,我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找到了與他們修煉中的差距。我們在法理上知道要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而在真正遇到事情時,有時卻只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問題,沒有完全站在正法的基點來看待營救同修的重要性。任何一個被非法關押的同修都是大法的一粒子,都是大法中的一員,和我們是完整的一體,也都是我們的親人,反迫害營救獄中同修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

* 擺正基點 增加交流

通過學法我們進一步認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講清真象、救度眾生。那麼一切事情都應圍繞這一主題,反迫害營救獄中同修是在向世人講清真象,同時也是維護大法。

在以後當地多次小型法會交流中,我們把揭露邪惡、營救獄中同修當做交流中的主要一項,破除了以往我們所做的一切是在「幫助」獄中同修這一錯誤想法,大家當時還專門針對吉林監獄近距離發正念。通過交流大家越來越明確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面對獄中大法弟子被殘酷迫害這一現狀,我們不能再像以往那樣消極等待,更不能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而應主動揭露邪惡、清除邪惡,減輕獄中同修的壓力。

* 和獄中同修家屬在法上提高 最後達成共識

幾年來我們一直也在收集監獄惡警犯罪證據,但因這件事我們在整體上認識不足和用心不夠,加之邪惡之徒嚴密封鎖,我們對監獄裏面的迫害情況知之甚少,使得邪惡之徒迫害大法弟子依然猖獗。

2004年5月長春大法弟子李智泳被吉林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其修煉的家人到監獄探望遭惡警拒絕,後家人托人才見到了李智泳。

過了一段時間李智泳家人得知他病情進一步惡化,再次趕到吉林監獄要求見人,獄方百般推托堅決不同意,其家人費盡周折也沒有見到孩子,無奈家人找到當地大法弟子商議此事。吉林大法弟子了解此事的詳情後,和他的家人進行了幾次交流。首先明確了大法弟子是最正的,應該正一切不正的。獄中被關押的李智泳根本無罪,他的被殘酷迫害是監獄惡警在犯罪,我們應把監獄惡警的犯罪事實上網曝光,我們還應運用正常的法律手段要回我們病重的、無罪的親人。

剛開始李智泳的家人對準備把吉林監獄惡警的犯罪事實上網曝光顧慮重重,擔心自己的親人會受到連累,更見不到家人了。吉林大法弟子耐心的和他們在法上交流,並和他們共同學習了師父的經文《理性》「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除盡邪惡的同時圓滿自己、強大法在世間的體現……」通過交流李智泳的家人認識到:不管我們做甚麼時刻都存在信師信法,在這其中也同時反映了我們能否放下自我,完全按著師父的話去做。

吉林大法弟子首先把吉林監獄惡警迫害李智泳的犯罪事實在明慧網上曝光,李智泳的家人同時又給吉林監獄監獄長寫了一封信,內容是控告李智泳所在監區的惡警殘酷迫害李智泳並違反有關條例,阻止家人接見的事實。過了兩天李智泳所在監區的惡警給李智泳家打去電話,監獄惡警在電話中恐嚇其家人並對他們大發雷霆,狂妄叫囂:你們家居然向監獄告我們監區,以後我看你們再也見不到李智泳了。家人據理力爭,並說:這一切不都是你們造成的嗎?怎麼還能怨我們家人呢?

幾天以後,吉林監獄再次打來電話,告訴家人前去接見李智泳。在這期間其家人還諮詢了有關人員。臨床醫生說:如果李智泳原來沒有這種病史,那麼只有26歲的小伙子,不可能在10多天裏得甚麼「腎病綜合症」。除非車禍、嚴重擊打造成窒息、休克才能使他出現這種情況,家人也知道了李智泳身體出現這種不正確狀態都是吉林監獄殘酷迫害造成的。

家屬開始一個一個的找監獄的有關部門,要求監獄給李智泳辦保外就醫,監獄各部門互相推諉,還以逼迫李智泳放棄修煉為交換條件,遭李智泳抵制。在這種情況下,其家人多次到吉林監獄要求放人,獄方雖沒有馬上放人,但對待家屬的態度已發生明顯變化。在吉林監獄堅定的大法弟子家屬根本不准許接見,但唯獨對李智泳的家人隨到隨見。

* 收集惡警、惡人犯罪證據 予以曝光

接著,當地大法弟子又把知道的吉林監獄惡警、惡人的犯罪行為及時在明慧網上曝光,並把家屬前去要人的消息告知當地大法弟子,正念支持。還有專人收集吉林監獄惡警、惡人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證據,並多次製作了《吉林監獄真象》、揭露吉林監獄的真象不乾膠等,在全市大面積散發和張貼。

後來從得知的反饋信息知道:經多次曝光後,吉林監獄惡警、惡人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行為有所收斂,惡警、惡人在家屬面前沒有了往日所謂的「威風」。還有的監獄惡警哀求大法弟子的家人:不要再給我們上明慧網曝光了。現在每當有大法弟子的家人前去找監獄的主要領導時,監獄的領導都嚇得躲藏了起來,監獄還派專人應付家屬,並每次都謊稱:監獄的領導不在,有事我們可以轉告。

* 面對突發事件 海內外大法弟子迅速整體配合

2004年10月初我們得知,在吉林監獄又有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崔偉東在醫院被迫害致死,還有的大法弟子在吉林監獄被迫害至生命垂危,正在吉林鐵路中心醫院「搶救」。針對這種情況,我們立即進行了幾次整體交流,在這件事情上達成了共識。

首先我們把吉林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立即發到了明慧網,在全世界曝光。同時我們又連夜在當地製作了「請江城百姓緊急關注──被迫害至生命垂危的大法弟子」的不乾膠;連續三天,當地大法弟子自發的到迫害大法弟子醫院的病房、走廊、洗漱間、急診室、附近等地和全市進行了張貼,共張貼了上千張真象不乾膠。還有許多大法弟子自發的到吉林鐵路中心醫院近距離發正念。日本、香港等國家和地區的大法弟子也打來了電話,對邪惡之徒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在這件事情中,海內外大法弟子形成整體配合,有打電話的、有面對面講真象的、有集體近距離發正念的、有張貼不乾膠的,很多大法弟子都參與到了其中,大家也都感受到了大法弟子協調配合一致和整體的力量。

* 吸取教訓 營救同修過程中時時純淨自我

2003年11月15日師父評註《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發表後,吉林市大法弟子積極收集有關惡人犯罪證據在明慧網上曝光。吉林市江南有一街道1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街道主任王某某極其邪惡。當地大法弟子把王某某的惡行在明慧網上曝光,並附上了他的家庭詳細住址、電話號碼、兒子、兒媳的家電話和手機號。

剛開始海內外大法弟子對王某某及其家人打電話講真象,他非常囂張並破口大罵……當地大法弟子得知這一情況後,又製作了王某某惡行的不乾膠,在一天夜裏幾名大法弟子共同配合,貼遍了王某某家所住地、派出所、街道和周圍。知道了王某某惡行真象的世人感到非常氣憤,他的親家母當面譴責他:原來你幹了這麼多壞事我都不知道!他的親人也因此感到很難堪,最後王某某連走路都不敢抬起頭來。在人們的譴責聲中,王某某找到當地的大法弟子央求說:我不幹壞事了,我也不想再連累家人了。最後王某某辭去了街道主任的職務。

當地大法弟子當時感到很高興,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之徒終於見成效了,邪惡的街道主任不幹了,大法弟子間互相轉告。可沒過了多久,街道又重新上來了一個主任,比原來的王某某還惡。面對這一現象,大法弟子們冷靜了下來了,仔細向內找。在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過程中,一開始就沒有完全擺正基點,當時只把揭露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放在了首位,而忽略了救度一切可救度的眾生,有時不知不覺就把對大法的迫害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其實王某某找到大法弟子說自己不幹壞事的時候,大法弟子完全可以善意的告訴他:你可以接著幹,但從此要明辨是非,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這也是在彌補你過去所造下的罪業。這樣也可能就是再一次給過去曾經做惡的王某某一個從新贖罪、再次擺放生命位置的機會。

在這次營救吉林監獄同修的過程中,我們從一開始就吸取以往教訓擺正基點,以揭露邪惡迫害、講清真象為出發點、以救度世人為根本目地。使更多的世人了解了吉林監獄所謂文明管理背後隱藏的是黑暗,吉林監獄是一座「殺人不見血」的人間地獄,同時也認識到了這場對法輪功無辜民眾殘酷迫害的邪惡本質。

吉林監獄邪惡之徒大為恐慌,為了掩蓋犯罪事實,立即把被迫害嚴重的大法弟子秘密轉移。但在這其中無數過去被邪惡謊言矇蔽的世人,得知大法弟子被殘酷迫害的事情就真實的發生在自己身邊,感到非常震驚和關注。多少天以來,大法弟子張貼的吉林監獄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犯罪事實的不乾膠,一直沒有人撕掉。醫院很多有正義感的領導、醫生、護士也紛紛譴責吉林監獄惡警草菅人命的暴行。

* 持之以恆 把營救同修當成正法修煉的一部份

被吉林監獄一直殘酷迫害致生命垂危的長春大法弟子李智泳,其家人也一直積極利用各種方式營救,包括找吉林監獄有關領導要求放人。遭無理拒絕後,家人又到吉林省監獄管理局、吉林省司法廳、吉林省610等部門要求釋放自己生命垂危無罪的兒子。

在一段時間內,由於很多部門互相扯皮推諉,營救工作曾一度擱置,李智泳的家人曾一度對營救工作失去信心。但大法弟子們沒有氣餒,一直堅持不懈對周圍的人講真象。大家通過交流悟到: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都是我們的親人,任何形式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我們不能接受的。非法關押大法弟子是邪惡舊勢力的安排,揭露迫害救眾生這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營救獄中同修也是我們正法修煉的一部份。所以不管表面環境如何險惡,我們都應一如既往、持之以恆的做好營救工作。只要我們走的正,師父時刻在呵護著我們。

李智泳被吉林監獄迫害成腎病綜合症,後病情越來越嚴重,吉林監獄刑法科兩次去伊通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辦外就醫手續,均遭拒絕。

2004年9月27日,李智泳生命垂危,一切手續均已就續,只差當地接收,但是伊通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惡警李曉東面對一個生命垂危的年輕生命,任吉林監獄刑法科的人怎麼做工作就是不簽接受手續,藉口是戶口不在本地。

長春農安大法弟子劉成軍也曾在吉林監獄被殘酷迫害,當他生命出現危險時,獄方同意保外就醫,但劉成軍戶口所在地──農安縣610、公安局就是不予接收,最後導致劉成軍被迫害致死。

吉林市當地大法弟子和李智泳的親人在困難面前,一直學法、交流、堅定正念。一方面他們沒有放棄繼續營救親人的想法,另一方面哪裏出現問題不繞開走,直接面對其講真象。

在李智泳臨被釋放之前,2004年10月吉林監獄還逼迫李智泳家人在保外就醫書上簽字,並交納一定數額的現金,遭李智泳家人嚴詞拒絕。

2004年10月12日李智泳的父母又一次給吉林省司法廳廳長兼吉林省監獄管理局局長致信,用特快專遞發送,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病危的兒子。

經過堅持不懈的努力,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監獄的長春大法弟子李智泳於2004年10月13日下午3點多,被無條件釋放,堂堂正正闖出吉林監獄,平安回到家中。

* 識破假象 時刻信師信法

從吉林監獄大法學員劉成軍等被迫害致死,到成功營救出李智泳。這其中一方面展現了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的力量,更主要的是作為大法弟子我們能否時刻信師信法。師父早已在法中講過,只要大法弟子做正了師父甚麼都能做得到。

長春朝陽溝勞教所是吉林省所謂「轉化」基地,先後關押過上千名大法弟子,已有近20名堅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許多人被迫害致傷致殘。

2004年吉林伊通大法弟子王金波,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期間遭受嚴重迫害,他因堅定修煉被惡警、惡人多次毒打。其修煉的家人知道後多次到長春朝陽溝勞教所找到所長和有關部門,要求嚴懲打人惡警、惡人,並立即釋放病情嚴重的王金波。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只是象徵性的批評處理了打人兇手,並向家人做了道歉,口頭答應不再發生此事。

此事發生後,長春朝陽溝勞教所並沒有以此為戒,繼續殘酷迫害堅定的大法弟子。伊通大法弟子王金波後被迫害致不能行走,其家人多次到長春朝陽溝勞教所找到主管改造副所長王建剛,要求放人。海外大法弟子也積極利用各種方式打電話、發傳真、郵寄各種真象,在國外強大輿論的壓力下,後王建剛一見王金波家屬前來要人,嚇得連面都不敢著就躲了起來。

王金波家屬還找到長春朝陽溝勞教所的主管部門長春市司法局,申訴了自己家人遭受迫害的經過。2004年11月長春朝陽溝勞教所找到王金波家屬,讓他們家人自己到醫院開病情嚴重的證明,勞教所就放人。

王金波家屬和大法弟子經過交流悟到: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聽從邪惡的安排,要回我們無罪病重的親人是天經地義的,不需要任何附加條件。家人再次到勞教所要求無條件放人,朝陽溝勞教所有關人員惱羞成怒,瘋狂叫囂:在勞教所就你們家人事多,放誰也不能放王金波……

2004年12月14日,伊通大法弟子王金波被無罪釋放。現王金波家屬正準備進一步控告長春朝陽溝勞教所惡警執法犯法,毒打家人、殘酷迫害致使王金波不能行走的犯罪事實。

* 營救我們獄中的親人(同修)回家

隨著正法的快速推進,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被大量清理,師父在《也棒喝》經文中說:「知道你的家人在被關押中減輕了被迫害、停止被迫害,是因為大法弟子頂著邪惡與危險在反迫害中揭露與震懾了邪惡造成的嗎?當他們出來時,你有甚麼臉面對他們?你為他們做了甚麼?」

我們理解所有大法弟子都是一家人,都是我們的親人。個人體悟:師父的話就是法,也就是天象變化,那麼在大的天象變化下面得我們大法弟子去動。在這其中每個大法弟子都把別人的事當做自己的事,各負其責、各盡其力,當我們所有大法弟子都能認識到這場迫害的邪惡本質,並且在反迫害中時刻以法為師,不斷修正自我,整體意識到堅定的維護法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職責時,大法的威力就能夠時時展現出來,獄中被關押的同修就會在師父的呵護和大法弟子的營救下,順利回到家中。 
 
以上是我們的一點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