飽受病苦終悟道,嚴肅修煉再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2日】我是一名得法十年的大法弟子。在今年8月2號早上起來打坐時,剛盤上腿,頭突然眩暈起來了,像快速電風扇一樣的速度旋轉,我就躺下了,喊起正在睡覺的女兒按住我的身體,當時頭腦清醒的認識到應該正念除黑手,這一念在我和女兒心中同時發出來了。

緊接這兩天翻心的嘔吐,兩眼不能睜,閉著雙眼,眼珠也不能轉動一點,眼珠只要轉動一點就像一切要倒了,頭、脖子是直的更不能動,只能平視躺在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那樣的情況下,我和女兒每天上、下午只讀一講《轉法輪》,在另一同修和我女兒幫我發正念清除的情況下,在第三天晚上我開始下地扶著家具在屋裏走路,頭、脖子還是不能轉動。

誰知後來這三月成了一條艱難的路。我剛能下地自理:失眠,耳背,耳鳴等等折磨的我痛苦至極。這迫害的耳鳴是不能用常人的耳鳴能理解的,有時整個頭被鳴聲包圍了,躺不住,坐不住,《轉法輪》這本書想學拿不起來,沒有以前那種愛不釋手放不下的狀態,越發正念鳴聲越響,響得如雷,煉功只能睜眼煉,靜不下來,整天頭昏昏沉沉,有時脖子好像架不住這個頭一樣。怕心也出來了,明慧週刊也不敢看了,再聽到別的同修有病魔狀態也不敢聽了,有時半夜2點左右在樓群裏煉煉動功,這樣一拖,我自感正念不足到幾乎是沒有了正念,記憶也不好,看法看了後頭,忘了前頭,渴望有正念而沒有正念,同修見我給我講了很多,我也願意聽,就是過後記不住,想不起來,痛苦的我只怕時間長了同修煩了,我帶著哀求的口氣:你們拿我當一年級小學生慢慢的說,我好記住。

我對師父講的全盤否定舊勢力的法理也模糊不清,自身受難,不知所措,感到力不從心,無能為力,痛苦的眼淚不知流了多少,現在又沒有5年前那種寬鬆的修煉環境了,我多需要同修的幫助啊!可我也知道我是她們碰上的難題,當時身體狀態在我心中有了一定壓力,學法十年,尤其後5年的鎮壓,知道我學法的人更多了,時間一拖長,會給大法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不用談維持生活的生意了,連照顧女兒的生活也受影響了,母女相依為命生活將近20年了,女兒的眼淚牽動了我做母親的情,自己的身體也承受了很大。

在壓力,在母女親情的促使下,我和那些勞教隊寫「轉化」的一樣,也妥協了,在離我家很遠的哥哥家輸了液,當時自己也明白這不是病,這是正念不足闖不過來,只想暫時抑制一下,再加大力度學法闖過來,可第一次抑制失敗,第二次抑制又失敗了,師父也點悟我不能輸液了,我也覺得得法十年了,這樣輸液有難言的恥辱,我也不想拿藥當拐杖走最後這段路,自己也不想當修煉人中的「殘疾人」,我明白師父是不要一個不合格的弟子的,這段時間我真是在痛苦的掙扎著想爬起來又摔倒力不從心……

有的同修看到了我的不足,誠懇的勸我:要和常人講的常人病理東西一刀兩斷,對他們講的東西應該做到「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誠心的問我從現在開始,或者從明天開始行嗎?善的力量打動了我,我從內心感到有力的回答 「行」!從那兒起,我覺得再聽到親朋好友來電話講些甚麼,我明白是舊勢力黑手在利用常人的嘴讓我來接受它們的東西,我排斥了,干擾少了,電話也少了。

還有的同修得知我用藥了,著急勸我,告訴我放下生死才能超越生死。我認為我不想死,不等於我怕死,我承受的痛苦太多了,痛苦的折磨,超過死亡的痛苦,讓你感受到生不如死的感覺,因為師父沒有讓我們這樣的用死亡方式圓滿,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還肩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我身體恢復了,我還要救度眾生呢!幾次同修勸我,但長時間的折磨,我的人心剛放下又起來了,還是看得很重。在一次電話中同修又這樣勸我「放下生死,不就這一百來斤嘛」(其實這個講法也是有偏差的,不都在法上,因為大法講的放下生死是放下對生死的執著與恐懼,而不是放下肉體;大法修煉需要肉身才能在世間繼續),我沒在法上認識,執著於解決眼前的困難本身(而不是去掉困難背後的成因),就答應了:「行,就這一百來斤無所謂。」轉天早上睜開眼,我感到渾身發軟,兩腿無力,不想起來了,只想這樣昏昏沉沉的躺著,我這才猛得覺得不對勁:我這不成了答應舊勢力黑手了嗎?我死了正中它的意,我不能死,師父給我們的安排是好好的活著修煉。

我猛的又起來了,就這樣在痛苦的折磨中掙扎已三個多月了。在這期間我也找到了自己這段時間好多不足,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自己一段時間偏激了,對學法煉功發正念重視不夠,生活不富裕,對情竟又執著了,對自己做過的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和同修交流時顯示心、歡喜心全出來了,不是證實法,成了證實個人了,在反迫害中有時候基點站在人上了,總覺得我雖沒被勞教,但對我迫害太大了,跟蹤盯梢,24小時監視,等等,那時真是度日如年,求安逸的心也出來了,對個人修煉也放鬆了,遇到問題,很少內修內找,直到病魔出現,又用藥物抑制,一錯再錯。

我苦苦的思索,去掉一個怕心又來一個心,這些心是哪裏來的呢?問題根子在哪裏呢?一天突然想到:是不是根本執著這麼長時間還沒去掉造成的?放不下對人的執迷,沒有從根本上嚴肅對待修煉。認識到這裏,我覺得自己應用「真善忍」大法來歸正自己,主動同化新的宇宙,做「無私無我」的正覺。

現在又一位同修每天和我一起學法,幫我發正念清理,我的狀態比以前恢復,頭腦漸漸清醒,不再整天昏昏沉沉,一個星期前我想把我這段經歷寫出來,可干擾很大,耳鳴的厲害,這兩天我又看到了黑手還有和人模樣的怪物陰笑著看著我,我今天一鼓作氣把它寫出來,我要把舊勢力對我的一切安排全部徹底解體,把這一切安排中的黑手爛鬼徹底解體。

雖然我今天寫出來此事,但此次教訓,不僅讓我承受了難以言狀的痛苦,更拖拽著我寶貴的正法修煉時間的分分秒秒,其中的損失無法計量,還差一點給大法帶來負面的影響。

我更加知道修煉是嚴肅的,法在看,事在做,但人心不實質的真正改變,一切表面形式都不是真正的修煉,隨師正法修煉的路,無上的光榮,無比的幸運,但路真的很窄,用人心對待師父正法之事,稍微的鬆懈,不精進,都有可能給邪惡留下可鑽的縫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