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Migros》雜誌:一種特異能量開始貫通我的全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4日】這是一個關於在兒時就經常生病的瑞士女子的故事,偶然的機會她接觸到法輪功,她發現沒有比這再簡單的修煉方法了,她說真正說服了她的是法輪功的法理,每個人在日常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由於從小受到病痛的折磨,她對其他人遭受的痛苦就特別敏感,她認為這場鎮壓的要點之一就是中國政府大面積的誣陷宣傳,她真誠的希望通過講真象能使正義得以伸張。

瑞士最大超市集團經營的《Migros》雜誌的記者Jean-Francois Duval於2004年11月2日報導,為了支持法輪功,日內瓦的一名律師Marille Pun女士,堅定的按照這一中國功法修煉,她堅定的反對對該功法的迫害。

記者寫道,這是一個關於在兒時就經常生病的一位女士的故事──「噢,我當時還不知病到危及生命,也從來沒有被送去急救過,但是我總是處在渾身疼痛的狀態。」當她剛滿9個月的時候,她身上就塗滿了一種黑色的油膏,主要是為了治療一種非常嚴重的皮疹。用這種膏藥導致她的肺萎縮,呼吸困難,她每天都會感到很壓抑。「但是從積極方面說,就像其他身體有問題的孩子們那樣,我對其他人遭受痛苦就特別敏感,我那時就知道世界各地都有人像我一樣在受罪。」

在日內瓦她就讀於Chatelaine小學,在Voltaire上中學,後來她先後成為人民聖瑪麗天主教祖圖阿雷格人分部的解說員和負責人。

「蜂鳥」是她的圖騰。「我覺得這個解說員的工作非常光榮,我真的特別喜歡我的「蜂鳥」圖騰,我得知蜂鳥是一種非常小的鳥,它有一個很大的嘴,耐力很強,可以飛越很長的距離為自己的孩子去尋找食物。」

像這樣的年輕女孩子你再也找不到了──今天的年輕人,已經沒有這樣的了──她從來沒有吸過大麻,也不追求物質享受,對她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將她在年輕時學到的人生價值和理想具體的運用到人的一生中」。此外,「她四週都環繞著那些熱衷於社會工作的人們,其中包括Andre Fol牧師」,同時她也參加一個現代色彩的團體「成為一個比較好的基督徒」的活動。「考慮別人,為別人著想那是我的指南。」

1985年在獲得了律師的資格後,她立即成為日內瓦州稅局的法律官員。在當時的一個處長去世後,她被任命為該處處長,這在當時是幾個最高位置之一,當時她年僅27歲,負責主管登記權、繼承權及土地稅處的工作,大約領導40多人。「我在當時是得到這麼高職位的第一個女性。」當她的朋友問她在稅局裏做甚麼事時,她回答道「我盡力將我的行為準則及正義感貫穿於我的工作之中。」然而在這之後的5年多裏,每週70多個小時的工作,使得她不堪重負──「我不得不將我的接力棒交給後來人。」她決定開始新的生活:60%的時間致力於日內瓦大學的管理工作,剩餘的時間將用於社會事業,例如休養和殘疾人保健等。

* 佛教和道教之間

大約就在同時即1992年在中國的李洪志先生公開傳授古老的法輪功修煉大法(一種傳統的氣功修煉方法)。今天該功法已經在60多個國家傳播開來(在瑞士是從1996年起開始的)。

起初中國政府是全力支持和鼓勵法輪功的,該功法僅通過口傳的方式,傳播的非常快,各行業都有人在修煉,因為這種新式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功法,贏得了廣大人民的心,有助於他們的自我身心改善。在九十年代中李洪志先生移民美國,當時中國政府的一項調查表明在中國已有7千萬人修煉該功法,即12個人中就有1個人修煉。因此江澤民於1999年7月20日下令鎮壓,就像當時羅馬帝國下令鎮壓基督教徒那樣。

非常湊巧,在1999年同一年,Marille Pun又病倒了,整天後背疼。醫生說是「纖維形骨髓炎症狀」。然而她的耳邊繼續就像有人在提醒式的對她說:要想著別人。但是到2000年夏天,她不得不請病假休息。

* 老學員免費教新來的煉功

她父親告訴她,在加拿大的一位表親修煉法輪功。為此Marille Pun在日內瓦著手做了些調查,發現這個修煉團體是一個鬆散的組織。「由老學員免費教新來的煉功人,沒人向你收費,也沒人要你的名字,不需要做任何登記,因為沒有正式的講課──這也可能解釋了為甚麼煉功人數總是弄不清楚。」在煉功時,有人要走就走,在聽課時有人想走也可以走,就像空氣那樣自由流通。「在6個月的時間裏,我理順了問題的來龍去脈。」爾後,她又可以乘飛機了。

記者說,在她那位於Charmilles區的住房裏,她給我做該功法的簡單演示,一點也不複雜。「經過三次,每次一個半小時的學習,我就學會了這套功法,沒有比這再簡單的修煉方法了,也不需要你去琢磨甚麼。一共有5套功法,4套是站著煉的,第5套是盤腿打坐(每個人根據他(她)的能力去做)。」她說真正說服了她的「是法輪功的法理:每個人按照自己的時間安排修煉,並在日常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這套功法使得你心態平和,內力增強,使得能量流貫通你的全身。」該功法有助於解除身心疲憊,使你「百脈皆通」,有助於打開限制你的殼。

就在這非常祥和的意境中,她給我看了一些恐怖的照片,煉功人正在遭受酷刑、被電烙鐵燙、火烤,渾身布滿傷痕。她說「在中國可能有4000到10000法輪功修煉者被酷刑毒打致死,上萬的人被關進勞教營或精神病院。」

* 誣陷宣傳毒害各族人民

她給我看了些文件,說明從中國的鎮壓一開始國際上就有多次強烈的反應──2001年2月歐洲議會的決定,2002年7月、2004年3月和10月美國國會全票通過的議案以及美國各有關州、市的決議,瑞士聯邦外交部長Joseph Deiss的發言,他在2000年3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就此鎮壓表示他的關注,2000年11月由27000人簽名的致聯邦國會的呼籲書,支持其外長所表示的關注。以及聯邦理事會採取的立場:「譴責中國對法輪功及其他少數團體、特別是宗教團體的鎮壓。」此外還有日內瓦州大議會的決議,那是2002年10月份就針對法輪功修煉者採取的「殘酷和非人道及貶低人格的待遇」作出的。這還不包括國際大赦、人權觀察員及其他機構發表的聲明。

Marille Pun認為「這場鎮壓的要點之一就是中國政府大面積的誣陷宣傳,因此這就給我們的媒體提出了很高的責任要求,也說明了媒體對輿論導向的重要性。」「因此如實的報導是我們唯一應該做的,這也是我們能制止在中國發生的這場浩劫的唯一手段。」她真誠的希望通過講真象能使得正義在更多的地方得以伸張,她相信準確的文字是有翅膀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