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亞今日在線:迫害法輪功的人遲早會被繩之以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日】(明慧記者張穎、曾文遠編譯報導)尼日利亞今日在線記者(Funke Aboyade)在新西蘭奧克蘭的街頭路遇正在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們,這深深引起他的關注。他採訪了參加請願的學員們。從這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身上,記者得出這樣的結論:對於犯下惡行的獨裁者和領導人們,他們無處可藏,就像黑夜過後就是白晝那樣肯定,遲早國際法的長臂會將他們繩之以法。

尼日利亞今日在線(Thisday Online)11月22日報導,在新西蘭奧克蘭市的各個角落,積極堅定的法輪功請願者們引人注目。走在街上不遇見法輪功的請願團體是不可能的。在主要的街道上、IBA會議地點、街角等地方,法輪功請願者們帶著傳單、展板、圖片和有關人權踐踏的慘不忍睹的照片,調查報告、網址和真象光盤,把它們散發給過路的行人。法輪功請願者們隨處可見,幾乎是每一個角落。他們靜靜的抗議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及對他們的人權踐踏。他們甚至還在新西蘭寒冷的春季靜靜的進行數小時的酷刑演示。要忽略他們的存在是不可能的。

* 無論時日長短 罪犯終將被繩之以法

這一切引起了在奧克蘭的記者Funke Aboyade的興趣,他和其中的一組請願學員交談,以便弄清楚請願的來龍去脈。記者發現,請願表達了一個鮮明的主題,那就是對侵犯了法輪功學員基本人權的領導者們,無論何時何地,無論這些人離職已有多長時間,法律的長臂終將會把他們繩之以法。

在共產黨統治中國的這段歷史中,經常是充滿了血腥,以及對人權的侵害。

法輪功請願者們在國外街頭為他們的權利與[中國]政府進行和平抗爭,並且,在世界範圍的多個法庭上要求信仰權利的自由,以及將那些嚴重踐踏他們人權的罪犯送上審判台。

甚麼是法輪功?據法輪功學員發的各種資料傳單上寫著,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一項古老的氣功。氣功,也被視作是中國的瑜珈,是一項身心修煉的功法,由緩慢運動的動功和打坐組成。1992年,法輪功開始在中國傳出,據報導,目前這套功法遍布世界60多個國家。

* 610辦公室犯有群體滅絕罪

根據那些傳單上的資料,1999年6月10日,一個由「處理法輪功問題的領導小組」組成的辦公室成立,從那時起,該辦公室被稱為610辦公室。據報導,610辦公室在中國所有的城市、鄉村、政府部門、學校都設有它的分支,而且,該系統被允許設立在中國共產黨和政府體系之外。法輪功學員已經指控610辦公室犯有群體滅絕罪,並在各個拘留所和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酷刑折磨及虐殺,面對學員們拒絕放棄自己的信仰而試圖徹底根除他們。

* 記者採訪參加請願的學員

今日在線法律版的記者詢問珍妮特-高(Janet Gao)有關法輪功的問題。珍妮特-高是在皇后街(Queen's Street)上平和請願的法輪功學員之一。皇后街是奧克蘭主要的購物街。

珍妮特說,法輪功是一項古老的中國功法。他基於真、善、忍法理。在中國有超過一億人修煉。那三個字的法理是法輪功的精髓,法輪功學員們在日常生活中遵循這一法理,經過長期的努力達到「一種慈悲,無私以及內心祥和的境界」。

記者還與澳大利亞的法輪功學員威廉-魏(William Wei)進行了交談。魏告訴記者說:「煉功是為了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並通過遵循真、善、忍的法理成為一個好人。這個功法使得我們身心受益。」

聽起來這個功法對人們並無傷害,於是我們問道,這套功法是不是和共產主義理論不相容?為甚麼政府迫害你們?

魏說,「到1999年為止,修煉法輪功的人數達一億多人。前中國領導人江澤民對此產生了妒忌。他把這一功法視為對其政權的威脅。中國有13億人口。」目前,法輪功學員在世界範圍內的21個國家起訴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及其幫兇,控告他們犯有群體滅絕罪。

魏告訴記者說,他參與了其中的一例訴訟案,他說,「我今年6月28日去南非,幫助起訴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以及商貿部長薄熙來。他們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兩名貼身追隨者。我們在那裏發起訴訟案,但是,當我們到達約翰內斯堡兩個小時之後,正當我們開車前往比勒陀利亞的途中,在高速公路上遭到了槍手的襲擊!」

魏在回憶這個事件時,心情仍然不平靜;他繼續強調,「我們的司機,一位澳大利亞人,雙腳中彈。他的腳骨折,醫生說他也許從此再也不能夠行走了。我們不得不等著,在醫院進行治療,我們在那裏呆了兩天,然後離開了南非。」

我們想知道如果他們在中國境外起訴,那怎麼會影響到在中國的領導人呢?

魏答道,「這是他們最害怕的。」

為何不去聯合國或其他地方呢?

魏說:『我們已經在美國這樣做了。我們也已在新西蘭、澳大利亞、台灣等10個國家提起了訴訟,但總共有21個國家。』

法律訴訟的實質是甚麼呢?

魏:「要把這些虐殺責任者繩之以法,送上國際法庭,因為在中國法律不是法律,在那裏法律沒有用。」

有沒有國家使你們看到希望,把責任人繩之以法?

魏笑道,「在所有國家,我們都有希望。」

* 訴江案律師團陣容強大 令人敬畏

確實,受理這些案子的律師們的突出聲望表明法輪功學員對這事的重視程度。比如,律師之一,比利時人喬治亨例-比奧瑟爾( Georges-Henri Beauthier),以其在起訴前智利獨裁者皮諾切克(Augusto Pinochet)中的作用而聞名。他還依據比利時人權法首次成功的起訴了犯下1994年盧旺達種族滅絕罪行的被告。

另一名律師,德國人沃夫岡-卡勒克(Wolfgang Kaleck),曾代表德國受害者控告於70年代後期及80年代初期酷刑折磨並殺害數千人的前阿根廷總統喬治-維的拉(Jorge Videla)。另外更有格奧福瑞-羅伯森御用大律師(Geoffrey Robertson, QC)在幫助法輪功的訟案。羅伯森是聯合國反戰爭罪委員會首席法官及塞拉利昂特別法庭主席。也在辦理法輪功訟案的美國律師哲庫馬-摩農(Jaykumar Menon)是對前中國總理李鵬提起民事訴訟的律師,李鵬因1989年天安門屠殺中國學生而遭起訴。律師陣容令人敬畏。

* 一千多學員被迫害致死

抗議隊伍的另一成員,現為澳大利亞公民的南希-陳也有話和記者講。陳女士說,「1089名無辜的人被毆打或折磨致死。」

法輪功學員稱他們受到毆打,被電棒電擊生殖器、肛門和嘴等敏感部位,被灌糞便,並遭到其它形式的肉體和精神的折磨,施酷刑的目地是「轉化」或迫使他們放棄信仰。轉化或洗腦,對法輪功學員而言是精神死亡還是肉體死亡的選擇。

* 歷史證明:犯下惡行者無處可藏 直至被送上審判台

對江××及其追隨者群體滅絕的起訴能否成功還有待於觀察。但可以明確的是,對於犯下惡行的獨裁者和領導人們,他們無處可藏。就像黑夜過後就是白晝那樣肯定,遲早國際法的長臂會懲罰他們。

歷史上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二戰後的紐倫堡審判━━甚至現在,60年過去了,仍有職業追捕納粹者在搜尋那些為逃避審判於戰後逃到南美的納粹。新近的例子有:對那些參與盧旺達和塞拉立昂人類慘案的人、90年代波斯尼亞戰爭中犯下種族滅絕罪的人的審判等。

對一些對其人民犯下極端罪行的專制統治者而言,像智利皮諾切特這樣冷血的獨裁者已經發現,即使已入暮年並患上了痴呆症和疾病,他也不會有安寧的日子過。數百名如其所稱的『消失者』的家人和親屬會繼續追擊,把他送上審判台,直至他入土。

對米絡捨維奇之流而言,他們正在迅速發現他們在觀眾前的竭力表演不會延遲對他們在波斯尼亞戰爭所犯罪行的最後審判,那場罪行具有納粹滅絕猶太人的特徵,由電視媒體向震驚的世界播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