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晨鋒報報導中國洗腦集中營內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0日】(明慧記者謝文慧、周海倫編譯報導)悉尼晨鋒報10月16日頭版報導了記者Hamish McDonald從北京發來的稿件,題為「中國洗腦集中營內幕」,對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做了採訪報導。文章指出,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遭到殘酷的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然而人們並沒有放棄修煉法輪功。

* 勞教所經常掛著「法制學校」的招牌

報導一開始說,擦得錚亮的金屬大門邊上釘著「廣州法制學校」的招牌。但這個中國南方大都會郊外骯髒的工業區根本不像是一個學府的所在地。

在這裏,根本看不到一個學生。唯一顯示出生命跡象的是進出戒備森嚴的大門的黑色的官方用車與警車。在不遠處的珠江對岸的大牆與瞭望塔後是廣州槎頭勞教所的一排排骯髒的營房。據一位曾經被關押在此處的女士講,學校是擺樣子的,它其實是一所勞改營,警方在此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勞教。法輪功是一項基於打坐的精神運動,有類似太極的功法,五年前被中國[江氏集團]政府以「×教」名義禁止。

唐乙文女士告訴記者說:「這裏是一個洗腦轉化班,這樣的轉化班在中國到處都是,幾乎每一個區都有。而這個是公認的最野蠻的洗腦班之一。」現年37歲的唐女士是一位日文翻譯,身材小巧,說話聲音輕輕的。她今年二月在大街上被警方抓走被關押在此。

* 「法制學校」的酷刑折磨使學員的腿殘廢

唐女士告訴記者說,被關押者大多數是法輪功學員,這些人和她一樣,拒絕放棄法輪功修煉,哪怕是已在對岸的槎頭勞教所或其它勞教所裏被關押了3、4年。

她說,法輪功學員在該洗腦班遭到殘酷的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被毒打、長時間審問、不准睡覺以及強迫觀看和收聽[詆毀法輪功的]音像宣傳片。

她說,洗腦班是專門用來對付法輪功學員的高強度「再教育」,學員們若不轉化就會被送進槎頭或三水勞教所。唐本人在勞教所被關押了三年,去年8月才被釋。她說,「廣州法制學校」的酷刑折磨使她一條腿殘廢。

報導說,唐女士和其他一些人所描述的手段聽上去很恐怖,像毛澤東的紅衛兵在文化大革命期間逼迫「右派」招供的批鬥會。

* 勞教所洗腦班就像是地獄

唐女士對記者說:「我曾經聽我的父輩們提到一些人,其中包括一位著名的作家,在勞教所自殺。我當時不明白,為甚麼他們不能堅持下去呢?在勞教所經歷了洗腦班後我明白了──這的確不是人所能夠承受的。這兒就像是地獄。」

報導說,從表面看,[江氏集團]政府和法輪功之間的較量是根本沒有希望的一邊倒,就像用車輪碾碎一隻蝴蝶[這般容易]。一邊是在中央委員、今年60歲的劉京指揮下的一百七十萬人之強的公安部。警方可以不經審判、沒有律師出面的情況下將人關押4年。同時又有重量級的國家宣傳部。它指揮了一場反法輪功的敵意宣傳運動。

* 法院、律師被命令拒絕接受法輪功學員的訴訟

1999年7月官方禁止後,中國最高法院下達命令,禁止下面的法院或律師接受法輪功學員的訴訟。

報導繼續說,在法輪功方面是像唐女士這樣的民眾。唐女士的腿殘廢了,無法找到一份她熱愛的教育工作,隨時都有被關押、被酷刑折磨的危險。她說她丈夫被迫與她離婚,她本人無法得到護照出國。

她在8月初收到一封澳洲總理辦公室的信,表示得悉經輾轉傳出的她的不幸遭遇及她向澳洲政府提出的政治庇護的申請。唐不停的變化住址,在中國各地作短暫停留,以免被惱羞成怒的警察再次抓獲。

然而,這只蝴蝶並沒有被摧毀。

報導說,人們並沒有放棄修煉法輪功,哪怕在勞教所被關押了數年。唐女士在廣州法制學校的三個星期的意志考驗中進行了一次絕食,使她與死神擦肩而過。她最終贏得了道義上的勝利:她沒有在背棄法輪功的保證書上簽字就被釋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