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我的受益,全家人都說: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4日】
  • 目睹我的受益,全家人都說:法輪大法

  • 喬遷之喜:喜得大法

  • 劉楊村傳奇

  • 目睹我的受益,全家人都說:法輪大法好

    文/湖南岳陽大法弟子

    二十多年來我一直被一個附體纏身,使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家庭生活混亂,夫妻不和。在這種情況下,我到處求神求醫,跑遍了南、華兩縣的鄉村都沒有用,而且越來越嚴重。晚上睡不好覺,有時白天附體也在我身上,我心裏十分痛苦。就在我束手無策時,2003年5月我的一個同事說:「這些年來你一直在求神求醫的都沒有治好你的病,別人都說法輪大法很神奇,你不妨去試一試。」我說:「也行。36計,這也是最後一計。」於是我就去學法輪功。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裏,在同修的輔導下,我通讀了《轉法輪》。一遍又一遍的學法,每天堅持煉功發正念。不久果真奇蹟出現了:附體被師父清理了,我的身體一下子輕鬆了!

    原來我吃不好,睡不好;修煉大法後,現在的我能正常生活了。我們全家都說:法輪功這麼好的功法,應該讓天下所有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喬遷之喜:喜得大法

    文/湖南岳陽大法弟子

    多年來我一直住在悅來河邊。師父傳法十多年,可我們村卻是一個空白點。只是在電視上看到了記者採訪了許多市民,焦點訪談等等誹謗法輪大法的鏡頭,當時我不以為然,法輪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也不知道。

    2001年春天。我遷到了一條防汛大堤邊住下(現在的住址),不久患上了嚴重的冠心病。當年12月我的病情惡化,疼痛難忍,生活不便。一天我在外曬太陽,住在我後面的一位法輪大法弟子路過我門前,她見我行動不便問我的來由。我向她敘述後,她當時問我「學不學法輪功?」我說「學。」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在學法過程中,我發現書上講的怎麼和電視上宣傳的完全不一樣呢?這麼好的功法傳遍世界各地,只在中國大陸遭到了踐踏和誣蔑,矇蔽了十幾億眾生不能真正認識大法。

    得法三年多的時間裏,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堅持讀書學法,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認真做好師尊要我們做的三件事。去年7.20,我們鎮掛的「全球公審江澤民」的條幅掛了幾天。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發表後,我更感到時間的緊迫。我要快馬加鞭,證實大法、講真象救度眾生。


    劉楊村傳奇

    臨湘劉楊村從50年代至70年代的老村幹部馬國武,65歲,身患30餘年的乙肝病,4年的高血壓病,不知花了多少錢,吃了多少藥,沒有甚麼好轉。因農村體力勞動過度,老馬有時倒在地裏。

    2004年2月的一天晚上,我們向老馬講法輪功真象,他聽後很相信,要我們給他大法書看。不久我們送給他一本《轉法輪》,老馬隨即恭敬的雙手接過寶書。讀完兩遍《轉法輪》,老馬的乙肝、高血壓病全好了。後來我們又給他送去了一些大法真象資料。

    農曆7月的一天,天氣炎熱,犁田時牛身上的牛虻子咬得難受,牛為了趕走身上的翁子,回頭一角便把老馬右手手腕脈部位挖穿,鮮血直流。老馬當時口念「法輪大法好」。幾秒鐘內血不流了也不痛,兩天就好了。老馬說:法輪大法神奇、真神奇!

    劉楊村王安良,女,30多歲,身體虛弱多病,不能勞動。2004年到長沙醫院治3次沒有作出病情結果,花去1000多元錢。一天,大法弟子給她一張大法真象護身符及大法真象資料,當晚王安良就舒舒服服睡了一晚。她天天念「法輪大法好」,不知不覺,身上的病全好了。她娘家的親人和其他的人都問她的病是如何好的?她說:是因為看了大法真象資料和和默念「法輪大法好」就好了。現在王安良也在學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