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信謠言惡疾纏身 重修大法再獲健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31日】
  • 盲信謠言惡疾纏身 重修大法再獲健康

  • 大法再次給我新生

  • 盲信謠言惡疾纏身 重修大法再獲健康

    我今年74歲,家住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於河鎮。我有一個兒子,四個女兒。我從小7個月時喪母,12歲時喪父,跟著無兒無女的三叔長大。三嬸是個非常刻薄的人,對我很少有好臉。三叔做香油生意,以後的日子我就在香油坊裏度過。日子過得非常艱辛、勞累。

    24歲出嫁後,丈夫有點不大過日子,我沒白沒黑的在隊裏幹活,也掙不上一家人的吃喝,還落了一身病,才47歲的人就感覺身體垮了。兒女長大後,日子好過點了,看到我一身的病,兒子也張羅著給我治,丈夫這時也比以前好了。我的病是:腰疼、腿關節炎、心口疼、肝大、胃疼、粗脖子等,中醫、西醫、野大夫都看遍了,都說不好治。聽說氣功能治病,我學了好幾種氣功,桌上還供著亂七八糟的,為的就是病好,結果哪樣也不管用。有段日子,這覺得快要癱了,睡覺時身也翻不過來,腰疼的三、四點就在床上躺不住了,非得起來活動活動才能好受一點點。

    就在這時,法輪大法傳過來了。1996年,我開始煉功不久,就感覺疼痛減輕了很多,再煉下去,不知不覺的疾病都不翼而飛。煉功前不敢吃水果之類的東西,一吃就肚子疼,現在吃甚麼也不要緊了,腰也又挺直了。就這樣,我堅持不懈的到煉功點上學法、煉功,火爆脾氣也好了很多。

    1999年鎮壓開始了,我聽信了謠傳,女兒也勸我別煉了,我說不煉了。

    我到花園裏澆水,不小心跌了一跤,這一跌非同小可,腰疼的沒法形容,躺著也不行,坐著也難受。兒女急壞了,一包一包的給我買藥,給我我就喝,完全忘了自己是煉功人,結果越喝越疼,也不悟,還覺得藥沒對症。同意了兒子、女兒的建議,到醫院去大檢查。

    就在這當口,同村的一女同修來看我,問:「二嬸,你喝這藥管用嗎?」我說:「不管用,還越喝越疼。」她又說:「不管用,你不會不喝。」

    一句話,就這一句話我猛然醒悟:是啊,我是煉功人啊,怎麼能喝藥呢?我連忙說:「不喝了,不喝了。」說也真神奇,此話一句,我頓感舒服,腰一下子就不那麼疼了。我豁然醒悟:原來是師父一直沒扔下我,還管我,就看看自己能不能悟道。

    這時女兒也來了,她催我走。我說:不去了,好了!她很吃驚,有點不相信。就這樣,我主意已定,堅決不上醫院,兩天就恢復了正常。照舊幹我幾天前幹的那些活,精神很好。三女兒來看我,看到我好的這麼快也很高興。我告訴她「我原以為師父不管我了,不是這樣啊,我沾了法輪功的光了,你以後也不要反對法輪功。」她滿口答應。漸漸的從這件事開始,她以後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如今我70多歲的人了,眼一點也不花,常年一粒藥片也不用,看書學法從來不用戴花鏡。家裏一直以來人口多,加上雇工一共10多口,平時的飯菜全是我一個人做,包括打掃衛生等雜務,別人都羨慕我有一個好身體,我逢人就說:「這是煉功煉的,要不是煉法輪功,也許早幾年就癱在床上了。」

    這麼好的功法,江××硬是栽贓陷害,欺騙群眾,不讓大家煉,多邪惡啊!我努力按照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實實在在做一個真修弟子。


    大法再次給我新生

    文/黑龍江肇東大法弟子

    我今年60歲,黑龍江省肇東市人,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前有心臟病、高血壓、三叉神經痛,尤其是嚴重的類風濕、脈管炎,造成我的腿上到處是包。二十多年,我四處求醫問藥,錢花了好幾萬,病卻沒見好。後來又練了好幾種氣功,也沒見效,真是心灰意冷。

    96年我喜得大法。剛煉了四、五天,我就感到身體上的巨大變化:身體輕了,走路像回到二十幾歲,二十多年的病症一掃而光,整個人脫胎換骨。是李洪志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沒想到,99年7.20開始法輪功卻受到了誣陷,遭到迫害。我們失去了平靜、祥和的修煉環境。大法能讓人道德高尚,能讓人起死回生,為甚麼被鎮壓啊?我與很多同修一樣想不明白,大家只好去北京上訪。結果,我被非法關進了拘留所,而且一關就是半年多。

    拘留所裏面環境很惡劣,一天就兩個玉米麵窩頭,外加泡著幾根蘿蔔條的鹹開水。有時候那玉米麵都發霉長綠毛了,拘留所後勤用來餵鴿子,鴿子都不吃,卻給我們吃。不煉功的犯人吃一頓胃裏就開鍋了,第二頓怎麼也不吃了。這樣的玉米麵就給我們吃了二千多斤。

    那一年(2000年)的冬天異常寒冷,室外溫度一般在零下三、四十度。燒暖氣的為了討好管教人員,把他們住的房間燒的很熱,而我們住的號裏的暖氣管子都上凍了。加上我們睡的大板鋪下面有一個直通室外的排氣口,床鋪底下與室外一樣冷,都結了大冰溜子,上面靠窗處凍了有八寸寬最高處有半尺高的冰。人多時,有人就得在冰床上睡。不煉功的人睡一宿就說腰腿疼,有的人手腳都凍壞了。就在那種環境中,因為我堅持煉功(雖然在裏面煉功經常受到迫害),我的身體卻一直很好。這是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的體現。

    從拘留所出來後,公安、街道經常騷擾我。出門有人跟蹤,家門口有人蹲坑,還時常有人上門騷擾。長時間的折磨使我精神受到了很大傷害,導致思想波動,心理負擔很重。自己沒有守住心性,不能安心學法煉功。2004年10月6日晚,突然感到身體異常難受,腿發軟,大便失禁,整個臉變形扭曲了,口水隨之往下流,右側手、腳失控,整個一個嚴重腦血栓症狀。當時我腦子十分清醒,我知道只要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堅定修煉,師父會幫我的。我在心裏請求師父幫我,又讓老伴找來幾個同修幫我。結果,第二天一早我就能下地了,只是說話口齒還不太清楚。這時小女兒來電話說她今天有事,讓我去幫她洗衣服。我沒告訴她昨晚發生的事,怕她擔心,就應承下來。結果我去她家洗了很多衣物,卻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現在我已完全康復了。

    大法讓我獲得了新生,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真實展現。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