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修煉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6日】1997年,我看到同事小郭拿著一本書聚精會神地看著,我好奇地拿過來看了一眼,隨手還給他說「哈哈,有意思!修佛?還成仙呢!」小郭看我一眼,沒作更多解釋。

那時候我經常看周易八卦之類的書,有一天碰到同事小花,我問他相不相信算命。他說:相信,不過那些都是道家低層的小能小術,比起我們老師傳的法輪大法中宿命通功能簡直沒法比,你算得再好,也沒有那功能算的好,因為宿命通是你親眼看,所以,沒有任何卦法相比。我好奇地問:「真有這樣的功法?」小花認真地說:「真有,就是你那天看見小郭看的那本書,叫《轉法輪》是我們老師李洪志寫的。」我忙說:「你能不能借我一本看看?」他說:「你要看,我就有。」我說:「你見過你們老師嗎?」他說:「沒有,但書上都有老師的照片。」我抱著獵奇的心情說:「好,咱就這麼定了,明天一定要借書給我。」

小花是個辦事頂認真的小伙子,他一大早就把書送到我家,並認真地告訴我:「這書和別的小說不一樣,他是一部修佛大法,看時要認真,別弄髒了,也不要用筆亂畫,更不能折頁,看到哪用書籤就好了。」我表面上答應著,心裏卻在想:「有意思,甚麼書還這麼嬌貴?」我當時工作是看油庫,有的是時間,接過書看下去,沒想到看幾頁就把我吸引住了,那裏邊深奧的法理,都是我以前想明白而又明白不了的。所以我一邊看著書一邊向師父發誓:只要我有一口氣在,就一定要一修到底。

小花對我很關心,看我已經入門很高興,就把我介紹到煉功點。我煉功,看書,當時正趕上快過年,我對小花說:「煙酒先不戒,讓我再享受最後一個年。」小花說:「你不都看書了嗎?怎麼修,是你自己的事兒,沒有人強迫。但真要修煉,必須自覺。」我說:「放心吧,過了年我會扔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真正走入修煉之中的。」

春節過後,我開始再次看《轉法輪》,當看到第七講吃肉的問題,師父說:「…我說肉不能吃,在常人中修煉去掉執著心之後,將來再吃也沒問題。可是酒戒掉之後不能再喝。。…」和「…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的時候,已是大年初七。於是我把喝剩下的酒,抽剩下的煙統統銷毀掉,痛下徹底戒掉煙酒的決心。說實在的,當時我一邊消毀著煙酒,一邊在下著如何向「煙酒癮」開戰的決心,也不乏有是否戒得了的疑心。因為以前,就多次戒過,都沒有成功。所以對這次能否成功還是有憂慮的。但是,奇蹟出現了,從初七到十五,再到二月二,我平時視其如命的煙酒別說饞,連想都沒想。連我愛人都認為是個奇蹟,我當然明白那都要歸功於大法。

我接著煉下去,更大的奇蹟又出現了。這裏要說明的是,我以前是在井下採煤,弄得一身病,比如氣管炎,腰腿疼,腰風濕,腰椎病,偏頭疼…簡直是百病纏身,人瘦得也不像個樣子。是在井下幹不了了,才和領導商量調到井上進建陶廠的。就是上了地面,身體狀況仍沒好轉,幾乎認識我的同事都知道,我身體一直不好,人不但瘦,而且虛弱,動不動脖子就「直了」,十天半個月也過不去。同事和我開玩笑說:你是不是對我們有意見哪?要不怎麼總是梗梗個脖子,斜眼看人。更遭罪的是晚上睡覺,腰又酸又疼,躺不住還不想起來,怎麼樣都難受,一折騰一宿。第二天一點精神也沒有。

就這樣學了大法之後,開始抱輪的時候,坐骨疼得受不了,煉完功得休息一會才能走,一連幾天都是這樣。小花告訴我說:「你要堅持,這是老師在給你往下拿病呢!」我開始不太悟,認為書上雖然這麼寫了,也不一定就那麼快應驗吧!結果等到我坐骨不痛的時候,我的腰腿痛,風濕等病都沒了。接下來是晚上出汗。不睡著時啥事也沒有,一睡著就出汗。我愛人看了很害怕,她說:你看,這麼出汗可不好,被子,枕巾都濕透了,用不用去醫院看看?我說:不用,再挺幾天試試。就這樣一連出了七天汗,我的偏頭疼和氣管炎都好了。

更神奇的是我的頸椎病,以前它疼得我回不了頭,彎不下腰。有一天我編筐,因為它實在疼得厲害,我就用手去摸它,誰知不一會脖子後長出個雞蛋大小的包,我想用手去摸摸它的根在哪兒,結果那東西像氣球撒氣般地一下「化」了。我當時還有點不信,又用手去摸的確是沒了。它一沒,我的梗椎病也好了!脖子立即活動自如了,真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那樣「…人為甚麼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你把它那個東西拿掉之後,你就發現這邊身體上啥都沒有…你發現馬上就好。你再拍X光片子,甚麼骨質增生也沒有了…」千真萬確呀,我從此一身輕走路生風,幹活也不累,沒有病的滋味真是花多少錢也買不到啊!所以我從內心感謝老師救渡,同時更加鐵了心地修煉下去。從九七年得法,到現在,我除了間隔半年左右有兩次小感冒外,其它一切病的症狀都沒有過。當然,也從沒吃過一片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