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淨化我身心 我為大法說真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8日】我小時候出麻疹落下了後遺症:咳嗽病,致使多年來一直體弱病沉,每當發病時,簡直難以控制,震得腦袋、喉嚨等部位疼痛難忍,喘不出氣來,嗓子紅腫、乾疼,每到晚上頻頻發作,經常是整夜整夜睡不好覺,還常常咳醒睡夢中的親人。由於長期缺乏睡眠,伴隨著頭疼、頭暈,整日昏昏沉沉生活在難言的痛苦之中,快樂遠離了我。多少年來,母親不停地為我尋醫找藥,花了不少錢,遭了不少的罪,就是治不好我的病。

在病魔對我身體的折磨、精神的摧殘即將把我逼上絕路之時,九五年,我的親戚來我家串門,帶來了寶書《轉法輪》,使我走上了修煉的路。在幾年的修煉中,我一遍又一遍的閱讀《轉法輪》,被這部寶書高深的內涵深深的吸引著。我越來越明白了人生的真正含義,懂得了怎樣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做人。我的病在修煉中不知不覺不翼而飛!十年來我再沒有犯過,徹底擺脫了醫和藥,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這可真是個奇蹟!所以我說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法輪大法不但淨化了我的身體,而且還淨化了我的心靈。修煉真善忍,不但使我們的家庭和睦,而且還去掉了自己許多不好的心,並真的從內心深處要求自己,使自己變成了一個好人。

我過去私心很重,在生活瑣事中愛斤斤計較。例如上市場買菜,總是跟人家討價還價,挑來挑去,時不時的還伸過頭去看夠不夠秤,生怕吃虧。自修煉大法後,這種處處怕吃虧的私心漸漸放淡、以至於完全放下了。

過去在婆媳相處中,更是注重了你多我少的,如果丈夫多給了婆婆一點好處,我便記恨在心、耿耿於懷,更談不上對婆婆盡甚麼孝心。記得三十年前,我辛辛苦苦的養了頭大肥豬,在我走親戚時,丈夫請人把豬殺了,把所有的肉全部拿給了婆家。我知道後,氣的要命,心想我娘家離婆婆家相隔不到百米,婆婆怎麼就不給我媽送一點呢?更何況在我生孩子時是我媽伺候我,而婆婆卻不能,越想越氣。這麼多年來,那件事情竟成了我的一個難以去掉的心結,每想起來就有氣,就跟丈夫數落、吵鬧,弄得家庭不睦。得法後,我看到師父在經文中寫道「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心裏很自責:我是個修煉的人,不能一事當前先想自己,這不是惡者嗎?我要做善者,去掉那些不好的心。

通過修煉,我一遍一遍反覆體味大法中的內涵和書中闡述的法理,並把他運用到我的生活裏去,處處以真善忍為衡量標準。十年的修煉過程給我帶來了巨大的變化,誰也否認不了法輪大法帶給我的這真實的一切!我周圍的朋友、親戚看到了我的變化後都覺得不可思議!我將我的親身體會告訴他們,使不少人也走進了大法修煉並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力量!現在大法受到邪惡的迫害,受矇蔽的大多數還是不了解大法的人,只要是親身體會到大法的神奇的,沒有一個願意放棄的。所以也就不難明白為甚麼在這麼邪惡的恐怖鎮壓中還有那麼多的人自願去證實法,揭露邪惡,救度世人,甚至於冒著生命危險去上訪、被抓、被勞教甚至被迫害致死……。

我把自己從大法中重生的親身經歷講出來,是為了讓不了解大法真象的人們知道:法輪大法比世上最珍貴的珍寶還珍貴,我要讓更多善良的人們也得到他。我的親朋好友耳聞目睹了國內邪惡的宣傳和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出自對我的擔心,勸我在家偷偷煉吧,不要出去講真象了;還有人對大法持有各種各樣的誤解,說甚麼講真象是「與政府爭強、奪權」、「參與政治」等,聽到這些,我心裏難受極了。朋友啊,大法弟子講真象不是參與政治,不是爭強好勝,法輪功弟子不求名,不求利,更與政治無緣。師父告訴我們「一個修煉者除了幹好自己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否則絕不是我的弟子。」大法弟子講真象只有一個目地:為你好。他們讓你了解法輪大法究竟是甚麼,告訴你不要聽信那些惑眾的謠言,要你對大法和師父有個正確的認識和正確態度。那麼,用我們大法的直接而簡單的話說,大法弟子所做的就是在救人。這是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呀!

再說,法輪功弟子學功修煉,只是為了有個健康身體、道德高尚、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能修多好修多好,於民於國都有利,有甚麼不對呢?

在1992年中國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法輪功被譽為明星功派,被授予大會唯一的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還被授予特別金獎。煉法輪功,祛病健身,修心養性,一點錯都沒有!

99年以來,大法修煉者們頂住了狂風惡浪,多少大法弟子為了證實大法遭受到了非人折磨,多少大法弟子失去了他們寶貴的生命,他們仍然一如既往,用善念面對暴惡,以真善忍約束自己,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做著救度世人的事。他們這種大善大忍之心才是真正了不起的、偉大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