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中見證大法的神奇

——我的點滴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7日】

一、找到了神奇的功法

我活得很苦、很累,總想找一個能解脫凡間苦、上天的路。念了二個多月的阿彌陀佛,燒香磕頭、求神拜佛的,卻招來了一場病,右邊頭、眼、牙疼痛,腹脹得吃不下東西。痛苦之下,我清晨出去跑步,就像有人推著一樣我進了一個法輪功煉功點,跟人家比劃了一個小時,到家才意識到甚麼病都沒啦!第二天就請了一本《轉法輪》,三天看完,老花的眼睛也全好了。剛學法第七天,早晨三點鐘,朦朧中聽到兩聲吱吱叫,同時兩道紅光一閃,我忽一下坐了起來。感覺從頭上下來一陣麻、涼,心跳。我說:我不怕,有師父在幫我。聲音已成哭調兒了。小孫女在我身旁看見了×,我才知道我的病就是它弄的,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呢。接著就每天學法煉功直到現在。師父教我們修真善忍,遇到矛盾向內找,今年64歲的我,活得樂呵呵的。

二、師父點悟我走出魔窟 危難之際師父來救我

我的怕心好像天生的比別人重,怕得要命。我想師父教我們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我必須做好,才是師父的好弟子。從不理解到理解,從怕心重到怕心漸漸的少了,五年多的風風雨雨,有苦有樂。在助師正法的路上,我知道自己做得很少,但也想與同修交流、分享。

知道師父賜予的正法口訣半個月的時候,我悟到正法口訣就是法器。三天後因貼真象被惡人抓到派出所,我想起來念口訣,日夜不停的默念。經文、《洪吟》等源源不斷的往腦子裏打,念得我渾身發熱,心裏也樂呵呵的。給看守、犯人講真象,他們很愛聽。自以為天生膽小的我那時在法的威力下、師父的加持下,一點怕心都沒有了。惡人不許我閉眼、不許動腿,不給吃喝。可是念正法口訣念得我不渴也不睏,三天就走出了派出所。它們不甘心,又勒索了家人1000元。

一天早晨到市場去發真象資料,被惡人拽住胳膊要送到派出所。因心不穩,發正念不管用,講真象他也不聽。僵持之下,一著急心喊:師父快救我。這人放開手就自己上派出所先走了,我到路旁,正好一輛出租車向我開來。我感激師恩流淚了。

三、弟子正念正行 師父加持

2000年8月26日,我與兒媳(同修)還有二個老年弟子去北京證實大法。在眾便衣的眼皮底下打開「真善忍」的橫幅,喊了五聲「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我感覺我們那齊聲高喊的聲音好像炸彈,惡警愣是沒敢動,一瞬間覺得自己像是站在秋季廣闊的草原上,聲音高亢而悲壯。早晨去晚上回。事後靜思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理解,原來師父用功能保護了我們。

四、師父就在我身邊

2004年正月初十,兒媳(同修)和另一同修送機器被惡人跟蹤,惡警圍我們的樓19天,動用大量人力、物力(所謂先進儀器),三次進我家翻家,就是沒進我和兒媳的煉功房。最後啥也沒得到灰溜溜的走了。在這些天裏,我請師父加持用功能把屋子封上。我想到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我橫下一條心想到師父說過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我告訴兒媳你繼續安心上班,我在家裏堅守。外邊有惡人時刻看守著。我發誓:心不動,身不動,坐在樓上與機器共存,我知道他(機器)關係著多少同修的安全與多少眾生的期望。我只睡了兩個小時的覺,時時發正念。我感覺到師父就在身旁。夜間掃進屋裏五顏六色的光,我想它可能是某種監視、探測器,我就對著它發正念,用被子蒙上學法。想到有師在,我一點也不怕。

晚上有人按門鈴我就是不給開門。我知道是黑手在指使壞人想迫害我們。魔還用親情干擾,想鑽我的空子,我的兒子、孫女都病得厲害。夜間聽見他們的痛苦聲音時,我正在打坐,我笑出聲,我說:魔你休想動了我的心。第二天半夜,我也連拉帶吐,半昏迷的我,真是痛苦的生不如死。魔讓我看遠在國外的女兒的照片(就在我眼前放著),我把頭一扭不看,魔又干擾說:你要走啦,圓滿啦。我哭了,喊師父:我決不能死,不能給大法抹黑,我要跟同修一起走,要見證師父法正人間那殊勝、壯觀的景象。我掙扎著爬起來,發正念,靜靜的坐了40分鐘。從此,每天發20次正念,請師父加持我。渾身冒熱,做家務時心中就背經文、《洪吟》,平時學《轉法輪》,儘量讓思想一分鐘也不想人的事。又從師父法中想到:人怎敢跟神鬥!「何為神?人心無存。」(《洪吟》「人覺之分」)想到惡人在樓下眼巴巴的往樓上看,擺弄儀器。又想師父就在身邊,我就一點也不怕了。每天忙我的,不想人的事,樂呵呵的。最後惡人闖進屋,我正發正念,它們在陽台翻皮箱,我沒有恨,心生慈悲,覺得它們很可憐,我面帶祥和的看著它們。當它們走出房間時卻說聲:「對不起,沒辦法,我們也是執行任務。」從此再也不敢進屋,守了19個日夜後走了。

那天閉上眼,我看到就像一節節火車廂那麼大的一輛汽車高高的裝滿了有如稻草一樣的東西,緩緩的從我跟前往西開去,司機向我招手致謝。我悟到是另外空間邪惡的殘渣、敗壞物質,經過這場大戰,被銷毀後用汽車拉走了。那些天外邊的很多同修也在發正念參加救援。我們在師父的加持下、法的威力下,同修們的整體配合下,戰勝了邪惡。機器安然在邪惡的眼皮底下轉移了。師父呵護著我過去了這一關,事後發現了很多執著心。

今後更要做好師父告訴的三件事,才不辜負恩師的苦度。寫了五遍還這樣,真愁人,不好意思交上去。寫得不好,很著急。敬請同修批評指正。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