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幾年來遭迫害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5日】我從98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病都好的特別快,如原來的腎炎和心臟病都很快沒了,走路一身輕。

1999年10月份惡警把我非法劫持到二道的洗腦班,我被非法關押十五六天,後來交1000元錢才放回。

2000年7月20日左右,我撿到一張傳單,內容是「一個警察給國家領導人的一封信」,看後覺得好,貼在大隊的牆上,被惡人舉報(大隊楊書記)拘留半個月。

2000年11月份中央開會期間,鄉政府和派出所人把我劫持到「教育辦」,共18個人被劫持,關押四天,晚上只能躺在地面磚上睡覺。

2001年7月份,由於我向世人講真象,被春登派出所綁架後,被二道派出所接回,當晚流離失所。後在臨江派出所區域內被非法綁架。在臨江派出所惡警把我關進一個鐵籠子裏,第一天晚上只給一個凳子,沒有給飯吃。第二天轉到船營分局(刑警隊)在那裏他們把我單手戴上手銬吊在一個鐵管子上,腳不能著地,吊了我一個多小時,問我去那家幹啥去了,我說去取鴨蛋錢,他們不信還打我耳光,後來我腿哆嗦,臉上大汗淋漓,他們才把我放下。讓我坐在地上取了筆錄之後,問我還練不練了,我說煉,就把我關在一個地下室裏,裏邊非常潮濕,和一個姓李的男性關在一起一夜。我告吉林市船營分局的流氓行為,把我和男人關在一起是違法行為是犯罪。

2001年7月24日惡徒將我非法送到吉林市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們的監室很擠(20多個人),我們幾個煉法輪功的天天睡地面磚(共50天)。

2001年9月13日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黑嘴子勞教所四大隊工作時間特別長,達十六、七個小時,有幾次達到20小時,晚上12點睡覺,早晨3點多就起來配書,打頁子,而且白天上下樓扛書,扛報紙,扛豆子,從一樓到六樓,挑完還得扛下來,有時停電停水一天就吃兩頓飯。有的人不了解勞教所,勞教所盡搞假事,聽說來檢查的就讓我們上床睡覺,不睡也得裝睡,來檢查就改善伙食,平時就是凍白菜、凍土豆大醬,誰要提出點意見,就得挨打,蹲小號,挨打挨電棍電,綁死人床(四肢抻直後固定在床上不能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