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真實的故事:阿強得法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23日】刺骨的寒風,沒膝的雪,崎嶇的山路上機警地行進著三個黑人和一名華裔。

他們是乘一艘不知名的船,經歷了兩個多月的漂泊,才終於抵達他們夢寐以求的「美國」。船主把他們藏在船的最底艙,除了每天派人給他們送些食物和水之外,從來沒下來看過他們一眼。錢早入了他的腰包,又不是頭一次,剩下的他知道該怎麼做。

「到了,這就是美國」,船主的聲音令他們一下子興奮起來,但之前四個人誰都沒有來過美國,他們很難相信船主的話,可也只能相信他了,偷渡登陸是不可能選在有人的地方的。船早已離岸遠去,四個人稍稍辨認了一下方向,便開始了他們的「美國」之行。

人到中年的阿強第一次聽到「法輪功」是在1997年公派出國前,家中擺宴請客,姐姐向他引見了一位朋友。由於阿強自小煉硬氣功,被全家笑稱張牙舞爪。姐姐說她的這位朋友也是煉氣功的,可人家越煉越文靜,希望阿強能好好向人家學學。多年的硬氣功修煉使得阿強看上去相當健碩,他也一直是單位裏的體育骨幹。雖然身受「外煉筋骨皮」之益,但久而久之,阿強的內心深處也希望有一天能煉煉修內的功法。聽姐姐這麼一說,性格豪爽的阿強便恭敬地走上前敬酒。「來來,我敬您一杯!」,那位朋友只捧了杯汽水、「請問您煉的是甚麼功,您要教我收多少錢?」這位朋友告訴阿強:他煉的是法輪功,而且義務教功不收分文。之後他為阿強示範了一下動作,並留給阿強一些資料。

這些資料後來被阿強帶到了國外,休閒時阿強就對照資料中的示範圖比劃,因為沒有人輔導,也不知對錯。就這樣一晃兩年過去了。99年12月,援外任務結束了,阿強回到了故鄉老家,那時國內已經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一到家阿強就被單位領導找去談話,讓他交代與法輪功的關係。阿強如實說沒有與任何人聯繫,領導不相信,叫來警察拘留了他。在拘留所裏警察打他,阿強被迫寫了「與法輪功沒有關係」的聲明才被放出來,這時他已被單位開除了工職。為此心剛氣盛的阿強走上了上訪之路。阿強說,那時的他尚說不清大法是甚麼,他的上訪完全是為他個人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誰知到了信訪辦,一聽說與法輪功沾邊,便不由分說再次拘留了他。這一次阿強遭到了毒打。惡警逼迫阿強放棄修煉法輪功,阿強據理相爭,說我還沒煉,談不上放棄,被認為不老實。更殘暴的毒打後,阿強的一根腸子被打斷,頭的右上角被手槍把兒打出了血,後來被拉到醫院縫了三針。身上被細鋼鞭和警棍抽打得傷痕無數,阿強身上至今還有被電棍電糊的印記。阿強就這樣被關押了八個多月,妻子與他離了婚,姐姐也被強迫與他劃清界限,女兒來探監,哭著喊著要爸爸。女兒的哭喊撕碎了阿強的心,阿強再也承受不住,被迫在「不上訪,不上告,不回原單位鬧事」的三保書上簽了字,才被釋放出來,回到他的冰冷的家。身上傷口的疼痛,心中的冤屈令這位煉過硬氣功的漢子對生活失去了信心。

當時國內對法輪功的迫害正逐步升級,「你走吧」,一位來看望他的朋友這樣勸他。「我不了解法輪功,但看共產黨這麼不遺餘力地鎮壓而還有人煉,法輪功一定有他好的地方。看來他們是不會放過你的,走吧,出去找法輪功吧。」就這樣,阿強賣掉了房子,踏上了逃亡之路。

長話短說,十個月後的阿強在希臘國家難民署登了記,從此開始了他異國他鄉的難民生涯。阿強在國內時是廚師,他憑著他的烹調手藝很快在中餐館找了一份工作,月薪600歐元。生活穩定了的阿強,內心深處漸漸地升起一種說不出來的焦躁,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一個月後阿強辭了工,一個人到了薩路尼克。薩城的工作並不好找,阿強白天出去找工作,晚上就回難民營過夜。一晃一個星期過去了。

這一天傍晚時分,夕陽的餘輝給古城塗上了一層金黃的色彩,阿強永遠也忘不了那份美麗。正當阿強毫無目標地走到了一個海邊公園時,突然他看見一個當地人正在輕鬆地輪換著舒展雙臂。阿強呆住了,這似曾相識的動作令他想起了姐姐的那位朋友。正想著,這個人停了下來,他也注意到了阿強,並微笑著向阿強招了招手。「請問您煉的是甚麼?」阿強走上前問,「法輪功」,當地人的發音蠻正的。阿強的眼睛直了,從第一次聽到「法輪功」至今前前後後的經歷翻江倒海般地湧到眼前。「你想學嗎?」當地人問,「甚麼?」阿強回到了現實中來,「你想學法輪功嗎?」,當地人重複道,「啊,我在中國學過一點兒」,阿強如實地說,「噢,是嗎?」,這一次輪到當地人驚訝了。「你等等」,聽了阿強簡短的述說,當地人給一位當時正在希臘的瑞典同修瓦西裏打通了電話,

第二天,阿強隨當地人來到了瓦西裏的家。一個痛快的熱水澡後,阿強從裏到外換上了瓦西裏為他找出的乾淨的自己以前穿過的衣服,第一次吃上由西方人,瓦西裏太太做的中國麵條。客廳的牆上懸掛著的師父的法像.令阿強感既親切又陌生,聽了阿強陳訴,瓦西裏打開了電腦,找出「法輪大法明慧網」中文網頁讓他看,誰知阿強這一看就看了六個小時………

「強,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當阿強終於將視線從電腦的視屏上移開後,瓦西裏用中文問。「當然」,阿強不知瓦西裏是否還要問他有關在國內的情況,「強,現在你還要不要煉(法輪功)?」,「現在?」阿強望望牆上師父的法像,師父正在慈祥地望著他,「煉?即使煉,師父也未必要我呀」,過去的經歷又如電影般地浮現在眼前,阿強心有餘悸,「會的,會要的!」瓦西裏回答的十分堅定,「師父是最慈悲的,只要你修煉,師父就會要你,就會管你的。」阿強又望望師父的法像,「那,我煉!」阿強一言即出,唰!一股熱流從頭頂直灌到腳下………

從此,阿強走上了真正的修煉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