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新學員得法故事:我與法輪功的不解之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2日】我是受盡了生活的磨難,正當我身處苦海中時是大法幫助了我,使我終於戰勝了磨難,自此,我與大法結下了不解之緣。

那是兩年前我讀高中的時候,一次體檢我被檢查出患有乙肝,聽到這個消息,我感到萬分震驚,也就是從那一刻起,我便沉浸在病魔的折磨中,精神上多了一種沉沉的負擔。別人都說這病很難治好,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沒有一刻不在想自己的病,這弄得我學習無心,生活無味。雖到處醫治,錢不知花了多少,苦藥不知吃了多少,但病情仍不見好轉。

高中畢業後,我來到城裏學電腦,住在姑媽家裏,每晚,我總是看到姑媽在燈下讀書,讀得那麼有意思,好像連覺都可以不睡,後來我知道了姑媽在學法輪功,不是說法輪功不好嗎?為甚麼還有人在學呢?而且我不止一次地看到姑媽的功友來串門。姑媽識字不多,但自從煉了法輪功以後,大本大本的書她都可以讀下來,有時遇到不認識的字便問我們。為此,我也常常幫姑媽念一些大法資料,我發現大法講得還是蠻有道理的,他告訴人們如何做到「真善忍」,要多行善事,如何來「發正念」清除邪惡,這些內容都是非常好的啊!為甚麼當權者不准煉大法呢?如果大家都煉下去,社會上將平安無事,秩序井然,那該多好啊!我覺得大法是好的,大法是有道理的,大法是應該煉的。

每天,天還沒亮,姑媽便在錄音機的放音下煉功。一次,姑媽從功友那裏拿來一本《洪吟》讓我念給她聽,書中真是句句在理。隨後,我又把《洪吟》抄寫了一遍,我覺得李老師說得太好了,那些誹謗大法、迫害大法的人應該明白,應該醒悟,應該還大法一個清白。

讀著大法的一些書,我彷彿忘記了自己的病痛,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有甚麼病,為此,我到醫院專門做了一次檢查,結果,不出我所料我沒有病,一切正常,我高興極了,多年來精神上的包袱終於放下了。

大法是好的,是有道理,人們應該還大法一個清白,大法所提倡的,正是提高了人們的思想素質,為此,人們應該修煉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