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絕望的腎癌患者到健康快樂的煉功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日】今天能在這裏和大家分享我的修煉經歷,是我莫大的榮幸,讓我有機會實現我所發的願望,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才能重獲新生,把我的經歷講出來和大家共同切磋,若有不妥的地方,請大家慈悲指正。

1998年的此時此刻,正是我人生中無憂無慮幸福快樂生活的終結。因為我是父親的掌上明珠,他對我百般疼愛,所以父親的過世對我打擊很大,還處於極度悲傷中,就來了一場遺產風波,感覺自己全然無路可走了。應了古人說的一句話:人在人情在,人亡人情亡,在爸爸過世後我全領會到了,在此無情的打擊中,有一天我無助的想著:爸爸,該怎麼辦?我想要死,你來帶我去你那兒吧。這時我清楚地聽到爸爸告訴我: 忍辱。於是我痛哭流涕,忍辱,多麼艱難的任務啊!可是正當我決定要面對一切堅強起來時,另一打擊又來了,我嚴重地尿血了,又是一番身心的煎熬,一次次一次次的檢驗,醫生告訴我得了腎癌,左腎功能正常卻有一個0.9公分癌細胞,右腎萎縮沒有功能了,也有癌變的跡象,真是晴天霹靂。

躺在病床上,腦中閃現的是:難道天將絕我?難道天將絕我?雖然經過開刀治療,但是歷經創傷的我已經沒有復原的能力了。每天大部份時間都是躺在床上休息。最大的工程是養病,三餐由先生料理,打掃的家事則請一位婦人打理。這時,我懇切地請求先生,當我走了以後,請再結婚,但求求你們千萬善待我的兩個女兒。此時體會到人生的無奈,一個母親無法陪伴孩子成長的無奈。另一方面,我下決心不再做追蹤檢查和治療了。檢查除了身體承受痛楚外,我清楚自己的病情日趨嚴重,一點意義都沒有,只是繼續吃中藥。 這樣在一天拖過一天之時,碰上了1999年台灣921大地震。當時天搖地動,根本站不住,只能爬出家門,左鄰右舍摔壞了許多東西,房屋龜裂,我家毫髮無傷,連桌椅都沒移動一下,只是摔壞了一個我用來煎煮中藥的藥罐子。現在回想起來,師父已經在點化我了,只因當時尚未修煉,沒有悟到古人所說的「假病假藥醫,真病無藥醫」這句話的真意。還經人介紹花了大筆錢去做氣功治療,好話說盡、忍氣吞聲,只因為怕他一不高興就不幫我治療。
 
2000年初,十年前提出的移民申請通過了,想要給孩子一個自由寬闊的學習環境,這也是當時我唯一能為她們安排的一件事了。於十一月拖著病體來到美國,抱著能活一天我盡力活一天、不行了我也不願拖累家人的想法。拒絕先生帶我去醫院,他一再的要求我去檢查。他說:請你至少再撐十年,等小女兒上高中大一點。我告訴他:若我行的話,我怎會丟下她不管呢。這時是2001年1月。先生開始在網路上拼命尋找,找出一長串的各種氣功,最後他選定了法輪功

很快地我和輔導站聯絡上,感到驚訝的是:輔導員馬上來教我功、幫我錄煉功音樂帶和借我《轉法輪》,不要一毛錢。即使是我為了表示感謝,送的小小一盒糖果,他都婉謝,並告訴我,只要我好好煉功,身體快些好起來,他就很高興,不用謝他。這時我冰冷的心重新感到溫暖。於是我得法了,當我讀到《轉法輪》第四講時,師父說到失與得及業力的轉化……等等,深深的感到像是專門為我說的,所有的疑問完全得到解答,心中的不滿一下煙消雲散。於是,我肯定地知道修煉這條路上我將永遠好好的走下去。想想若沒有當初那些人生的磨難,以我過去那樣舒適愜意的日子,真像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中說到,「要叫你在常人中都享福了,錢有的是,你家的床都是錢墊起來的,甚麼罪都沒有,那叫你當神仙你都不幹了。」讀到這一段領悟到其實應該感謝當時給我製造磨難的那些人,不該恨他們。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中說的,「在這個宇宙中還有個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業力也要得到轉化。因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轉化多大,都變成德。」讀到這裏,長期以來不平的心,頓時如飲甘露般清涼。我承受得心服口服。

修煉後,首先碰到的第一關,就是病業關和心性關,雙管齊下。突然間,我先前的泌尿系統症狀又出現了,發冷發熱,高燒二十天,滴水不能進。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中說到: 「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得相當不像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在《轉法輪》第六講「心一定要正」這節中說得清清楚楚: 「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它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雖然了解了師父講的法,但心中還是覺得自己好委屈,因為認為爭奪的人又不是我,我是被壓榨的受害者,而我卻必須承受那麼多的苦難,又開始心有不甘了,常常忍不住淚漣漣的。可是讀到師父在《精進要旨》「病業」這篇經文: 「其實人生生世世不知有多少世了,而每一世人都欠下了很多業力,百年後轉生時,一部分病業就壓進了身體裏面的微觀中了,當轉生時,新的表面物質肉身是無病業的(但也有業大而例外的),那麼上一世壓進去的會往外返,返到表面肉體時人就來病了,但病發時往往都會有一個表面物質世界的外因條件的觸發。這樣它就符合了我們表面物質世界的客觀規律,也就是符合了世間的理,常人也就無從知道病來源的真相了,也就迷而不悟了。」於是我再次明白這是我自己的難,我必須承受過去。這已經是最輕最輕的承受了。那天,我心中暗暗的告訴師父,從今起我一定不會再為任何難關掉一滴眼淚。真的我做到了,我清楚的知道是師父加持,因為一直以來我都是很脆弱的。

隨後因為一些事務必須回台灣一趟,迫不及待的回去看母親,媽媽看到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我像是換了一個外觀一般,於是,對大法信心倍增,也得法了。我母親也是腎癌患者,比我晚一年開刀,她是做左腎切除,經過一年的修煉現在也很健康。我的兩個女兒看到媽媽由病懨懨到能跑能跳,她們二話不說也跟著修煉起來了,所沒有預期到的是小女兒的氣喘和皮膚過敏不醫而癒。以前我常常為孩子們的健康、學業、前途等等計劃著,甚至籌劃著未來必須給她們一筆嫁妝,才會心安,現在我已經放下這些掛慮了,因為她們得法了,大法是無價之寶呢。

現在我可以告訴大家我是個快樂的煉功人,因為我永遠記住: 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關。有甚麼比修大法、同化宇宙特性,返本歸真,更幸福快樂的!相信有一天,當我再一次的回憶起這一切時,必定又會有一番不一樣的見解,那就是我又成長了。謝謝師父慈悲救度。謝謝同修們在我過難關時的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