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0日】我是從中國某省來的大法弟子阿芯,五十三歲。我是從1996年有緣有幸得到宇宙的大法,走上了修煉的路。

我得法之前先天性心臟病,造血功能差,嚴重的腦供血不足,貧血,營養不良,血壓最低30-60,身上還有四個分瘤,醫生讓我手術呢,我從26-47歲死去活來七次了,上最好的醫院、用最先進的儀器檢查身體,甚麼中藥、西藥、偏方、大補藥,天天吃救心丸。真是有病亂求醫,科學醫療手段不行了又開始信迷信,算卦、跳大神、燒香拜佛、氣功師按摩都試了,也無濟於事。心臟跳得連腳後跟都出虛汗。不能吃、不能睡,白髮蒼蒼,人不人、鬼不鬼的,只剩下一口氣了,我26歲生完孩子後心臟病就犯了,治療半年多病情不但沒有減輕反而越來越嚴重血壓降到30-60,頭暈得連眼睛都睜不開,一睜開眼,天旋地轉。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病魔折磨得我簡直是死去活來,給幼小的生命一口奶也沒有餵。生活真是一絲希望也沒有了。天老爺呀,我才26歲呀,我也沒做甚麼壞事,為甚麼對我這麼不公平呀,有一天老婆婆拉著我的手說:你現在自身難保,反正女孩子長大了要嫁人的,找個不生育的生活好一點的人家給人吧,這簡直是晴天霹靂,當時我就休克了不省人事。無情的病魔每犯一次,病情就加重一次,親朋好友們精神上安慰我,經濟上幫助我,錢都借遍了,只剩下樓房了。我愛人哭著拉著我的手跟我商量,把樓房賣了治病吧,我不能眼看著你死呀,我們倆抱成一團哭泣著,我說我也不是沒治療過,樓房不能賣!當母親的給孩子留下的只有心靈上的創傷,留下的全是債務,我寧死也不能賣樓房,這是當母親的一片心哪!因為我長期有病,使全家都痛苦,我想一死了絕人生吧,想自殺可是沒有人給我買毒藥,生不如死、度日如年。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蒼天在上,有誰來救我呀。

96年2月份,我愛人上師父的故鄉──長春參加外甥女的婚禮時,有幸得到了宇宙的大法,我愛人用無法形容的喜悅心情打電話給我說,你有救了,你有救了,你一定等我回來,我得了宇宙的大法──法輪功,師父叫李洪志,46歲,性命雙修的功法。我愛人帶了錄像帶、錄音帶、《轉法輪》、法輪圖形……,回到家先開始念《轉法輪》,「論語」:「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聽到這裏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這不就是我一生中苦苦尋找的嗎?我一定要修煉。師父講「因為修煉的人是最珍貴的,他想修煉,所以,發出的這一念是最珍貴的。佛教中講佛性,佛性一出,覺者們就可以幫他。」(《轉法輪》第三頁)「可能大家聽到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地幫他,……」(《轉法輪》第五頁)於是開始在床上煉功,我愛人手把手地教我。奇蹟出現了,煉了三天他抱著我下床在沙發上坐著煉,煉著煉著就能睜開眼睛了。煉了13天就神奇地上煉功點上去與同修們一起煉功、學法了。

不久就開始進入消業狀態,師父講「我們就要把他的身體給以淨化,使他能夠往高層次上修煉。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話,帶著這樣一個渾濁的身體,黑糊糊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呢?」(《轉法輪》第五頁)「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轉法輪》第三頁)師父講的字字是真理。我明白了我的病痛是業力所生的,知道那是業力團。從小父母對我嬌生慣養,丈夫的關心、照顧、寵愛。孩子們又孝順。只有索取,沒有奉獻,業上加業。我一定要多學法修心性。消業來得很猛,頭疼、頭暈,象頭髮絲一樣黢黑黢黑的東西(業力)往外排。一個月沒有大便的我連拉帶吐,胸悶、憋氣、心絞痛,疼痛難忍的時候咬咬牙一片藥也沒吃,橫下心來把好了消業關。從26歲頭一次犯病以後,21年沒來例假,47歲得法以後,神奇般地來了例假,師父講「因為性命雙修功法,需要經血之氣來修你的命。來例假……」我現在都53歲了,月月來例假,這是身體向年輕化發展的重要標誌。師父多次給我灌頂,睡覺的時候,突然一陣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全身之後,能吃能睡。以前的我瘦得皮包骨,滿臉都是皺紋。修煉後皺紋減少,皮膚變得細嫩,白裏透紅,白白胖胖的,以前白髮蒼蒼的我也長出了黑髮。以前傾家蕩產卻久病纏身,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話,也許早就不在人世了。我深深地體會到師父的威德,師父的偉大,對師父的感激之情我是拿語言無法表達的,謝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中,師父說:「大家都想讓更多人得法,救度世人。人世間,甚麼東西都是無常的,任何東西你都不會生帶來、死了帶去,都帶不走。唯有修煉,佛法你一旦得到之後,就可以永遠的得到。這個可以生帶來死也可帶得去的,那麼他就是最珍貴的,所以你給人甚麼都不如給人法。」我得法以後,親身受益無窮,認識我的人都知道大法的偉大、神奇。我逢人就弘揚大法,人傳人,心傳心,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我家親戚得子宮癌症晚期醫院判她死刑。我送她《轉法輪》、《精進要旨》讓她先看書、學法。我問她能不能修煉、能不能放下生死、能不能放下有病的執著心,她說能。接著就開始修煉,學法、煉功,堅強地忍受著消業的痛苦,一個關一個關地過、一個業一個業地消。排出紅不紅、綠不綠、紫不紫、黑不黑的東西。現在死裏逃生、死而復活、已經成為一個健康、正常的修煉人了。親朋好友中得半身不遂、腦血栓、膽結石、胃炎、腸癌的都有。通過修煉,我的病好了,他們也都跟著開始修煉了。特別是那個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的腸癌患者,也是判他死刑了。我給他《轉法輪》,並讓他在病床上天天學法,打電話聯繫。得了大法以後,一天天癌細胞減少,他說呀,10月1日前後能跟我們一起學法煉功。醫生都說他奇蹟出現了、真神奇呀。那個腸癌患者天天說法輪大法好、李洪志師父好、師父偉大。

師父講「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洪吟﹒實修》)我們學法修煉中互相鼓勵、互相切磋、互相交流心得。弘法中我就先想到老年人,其實我家門中就有煉功點。我捨近求遠,風雨無阻,上老年會去手把手地教功,買材料送給老年人,冬天都在外邊煉功,買厚衣服、襪子、鞋送給生活困難的修煉人,走遍了市內、鄉、鎮、企業、農村,每家每戶去弘法,病情嚴重的患者家裏去一起學法、教功。還有外省市打來電話問我情況,我就一一介紹我修煉前後的情況……。

在過消業關時我按照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橫下心來吃苦消業,勞其筋骨、苦其心志,放下名、利、情,一定要返本歸真。師父幫我消業、淨化身體,還多次給我灌頂、給我開天目、讓我修煉。我天天學法、煉功,從有病到無病,四個人工分瘤不翼而飛,體重從原來的35公斤到現在的70公斤,增加了一倍,血壓原來是30-60,現在是90-120,也增加了一倍。我從得法的那一天開始就和醫院斷絕了關係,給國家節省的醫藥費無法計算。醫院的院長、大夫、護士、病友們都認為我死了,我和愛人一起出門別人都跟我愛人說:「恭喜恭喜,又娶個胖媳婦了。」我愛人說:「我不是娶了個胖媳婦了,是法輪功給了她新生,從新做一個健健康康的人。」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挽救了我們全家,我是世界上最最幸運、最最幸福的人。

我一定要堅修大法,精進實修,功成圓滿。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