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女士一家的得法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4日】我姓王,家住浙江省。退休前我的身體一直很不好,患有多種疾病,如心臟病、心律不齊、早搏;嚴重貧血,血色素只有5.9,網質紅只有0.00幾,經常頭暈、渾身無力等等,病可多了!臉上的斑一塊紫、一塊黑的,見到我的人都說我的臉像花貓一樣。由於身體不好,就於97年提前病退,回家休息了。就在那一年我有緣見到了法輪大法。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我身上的疾病一掃而光。現在你們看我臉色多好:又白又嫩、白裏透紅的,臉上皺紋都沒有,而且身輕體健。誰能想像我過去──皮膚蠟黃、整天頭暈、渾身無力的那種病態?這都是大法的神奇威力!

我想:這麼好的功法,我一定要把她傳給親朋好友,讓大家都得到健康幸福!我首先想到了我的母親。我媽媽長期患有多種疾病,一天24小時倒有20小時以上在床上度過,下床吃了飯在門口坐一會兒或者稍微在門口走走就又要上床躺下,有時甚至吃飯都只能在床上吃。每天要吃一大瓶蓋的藥。

98年4月,我回老家看望父母,那一天我正在門口和爸爸聊天,突然媽媽臉色發紫,用手指著後面。我嚇得不知如何是好,我爸爸急忙奔過去從抽屜裏拿出救心丸,緊張得手都在發抖。媽媽緩過勁來後嘆了口氣說:「唉!我們家子女都這麼好、這麼孝順,我別無他求,讓我多活幾年!」我說:「媽媽,您要想多活幾年的話,只有修煉法輪大法,藥對您來說已經沒有效果了,除非修煉!」媽媽馬上說:「我要修煉!」於是當天我就把師父的講法錄像帶放給她看。第二天,看完錄像帶第二講後,師父就開始幫她清理身體,她開始拉肚子,拉在痰盂裏後,剛倒掉馬上又拉。這樣反覆幾次,媽媽高興地說:「老師在管我啦!」第三天媽媽就覺得人很輕鬆了,藥就減半。15天後,媽媽就再也沒有吃過藥。

媽媽身體好了,長期壓在家裏人心裏的一塊石頭搬掉了,你說我們該有多高興!更為神奇的是:不但煉功的媽媽多年的疾病痊癒了,就連不煉功的爸爸,他多年的痛風病也好了,他的腳全好了,再也不痛啦!

2001年9月底我弟媳也開始煉法輪功。我弟媳患有「更年期綜合症」,臉潮紅,月經不調,頭痛等等,患有一身的病。醫生檢查後懷疑是腦垂體腺瘤,叫她開刀,住院費用要20萬。哪裏去弄那麼多錢啊?我弟媳整天哭哭啼啼的。我就教她修煉法輪大法,先教她煉了一套動功。那天她的臉就是潮紅的,想不到一套動功10分鐘煉下來,她臉上的潮紅就退掉了,真神了!況且那天她的動作還不怎麼準確、甚至是錯的呢!老師就在管她了!當然她現在的動作早就糾正過來了,看書學法也非常精進。

下面我說說我弟弟的得法經歷。

我弟弟在一家公司任工程師,收入不錯。他長得高大結實,身體一向很棒。好像活得很自在,所以從來也不相信煉功的事。可是去年12月中旬,他突然胸痛,發燒不退,呼吸困難,氣急症狀非常厲害。家裏人慌了手腳,急忙把他送到醫院去治療。經拍片發現:肺部模糊,結論是肺炎。醫生建議住院,但沒有病床了,在門診部掛鹽水。每天500多元的抗生素連用5天,高燒還是壓不下去,呼吸還是困難。

於是我們又把弟弟送到另一家省級醫院。住院後經CT檢查發現肺部已經一塌糊塗(一片陰影),結論是肺癌晚期。我們都不相信,又到另家醫院去做核磁共振,結果更壞:肺癌晚期、淋巴結腫大、胸水等等。其實這說明病情每天都在發展、在惡化。此時我弟弟呼吸非常急促,正常人呼吸一次他要呼吸5次(1:5)已離不開吸氧了。醫生把我們家屬叫去,說病人的腫瘤長在肺門與血管總動脈之間,不能開刀。而總動脈受壓迫是要大出血的、要窒息的,病人隨時會過去,要我們做好準備。當時大家那個傷心是別提了。我問醫生還有沒有其它辦法?醫生說沒有辦法了,你們當心點吧!我當時就想既然這樣何不煉功呢?於是我就叫弟弟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帶,他似信非信,但是求生的本能還是使他堅持聽了下來。第二天護士來打針,連扎三針,換了兩隻手也扎不進去。此時我弟弟說:「老師在管我了!」我鼓勵他要有信心,要堅持學法聽錄音帶,他也的確是這樣做的。

1月22日出院,醫生說:沒有藥了回去等(死)吧!這段時間要注意了,他氣過不來就會過去的,他的壽命最多只有3個月。

出院後弟弟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回家後就看到了法輪的顯現。然後就能吃飯了,本來他已有3天不吃飯了。第三天,他把動功的動作全學會了。一個星期後,他的呼吸開始緩和了,變成了1:4,即別人呼吸1次,他呼吸4次。半個月後,他可以盤腿打坐了。盤腿打坐後,臉馬上腫起來。臉腫得很大很大。背後、脖子、手臂等等整個小腹上部全部都腫。早上起來特別腫,下午就好一點,剛好和正常人相反。打坐過的地方是一灘水,小便也非常多。因他是胸水多,我猜想是師父把他的胸水轉換成了小便和其他部位的腫,否則肺整天泡在水裏早就泡爛了。一個月後,呼吸變成1:3。平時他身上的皮膚是紫的、白的、青的。到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身上其他部位的膚色都正常,而腿卻是紫的。

三月初,我弟弟突然昏倒。他醒來後居然不像別人那樣用手撐著地爬起來,而是像飄起來一樣後退,慢慢靠到床上去。我弟弟說:「是誰在抱我?在拉我?」其實是師父在抱他,在扶他。

七月份,我弟弟開始咳嗽了。咳一聲吐一口血,吐出來的都是烏黑的血塊。用一次性杯子接,有三杯子那麼多。我弟媳的妹妹看了嚇壞了,而我卻笑著說:「沒事沒事,這是好事!」她說:「你還笑得出來!」因她的公公也是得肺癌吐血而死的,所以她非常緊張,以為病情惡化了。其實吐出的是不好的東西,是師父在進一步給他清理身體。我弟弟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自己一點也不害怕。如此吐了三天後,臉上的腫就消了。慢慢地身上的腫也消下去了。

現在我弟弟臉上、身上已經不腫了,呼吸也不急促了,胸水也沒有了,身體已經康復了,並且又重新上班了!從他發病到恢復只有半年左右的時間,而且是那麼嚴重的、已被醫生宣判為「最多只能活三個月」的不治之症。

所以我要真誠地告訴您:法輪大法好!在我們一家人身上出現的奇蹟,只是千千萬萬個大法修煉者故事中的滄海一粟。法輪功是神奇的,是超常的,所以在修煉者身上出現的一些事也是超常的,不能用常人的觀念來衡量。只要守住心性,堅修大法,那麼強身健體是很自然的事情。在大法修煉中,祛病健身是最起碼的,這算不了甚麼!而修心性才是主要的。只要是真修大法的,您去看:哪一個弟子不是身輕體健、心地善良、家庭幸福的?所以我真誠地希望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