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接受海外電台採訪的同修的一點建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9日】

明慧編輯部你們好:

我想反映一些問題。自由亞洲電台「老百姓的聲音」欄目為國內老百姓提供了一個自由發言的場地,很多大法弟子在上面講真象,一些學員講人權方面講得真不錯,但是我發現一個嚴重問題,希望同修注意。就是有的學員講高了,讓常人理解不了。講真象是好事,是偉大的,但是講高了,講多了,讓人理解不了,反而讓人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產生誤解,幫了倒忙。從目前幾天收聽,節目主持人威聯都對有些方面產生誤解。如有一個學員說看到有人煉功煉好了,自己也就煉上了,說法輪功是佛法,主持人立刻問:你說法輪功是佛法,那跟釋迦牟尼佛有沒有關係?學員回答說:沒有關係。學員又講了吃藥不吃藥的問題,講到消業,煉功人是消業。主持人理解不了問:是不是全世界所有的人都煉法輪功都不用吃藥了?學員又談因為是悟性不好等等,沒有說明白,主持人問:沒好病的都是悟性不好?這幾天又一個同修又談法輪功是佛法,主持人又問煉功治病的問題,同修回答一個病危的人躺在床上,他想自己生命沒幾天了,一心看書學法,心裏甚麼都放下了,漸漸的他能下地了,他能走路了,上醫院一檢查腫塊消失了。主持人立刻問:是不是學法輪功病沒好的人都是心不誠?由於同修沒有解釋好使主持人一直沒有明白,同修又說了一會兒,主持人就不耐煩了,說:對不起,時間到了。

我們從這裏可以看出,講真象要用心為世人著想,不能想當然地講到哪裏算哪裏。我們講超出一點常人的理,常人都不接受,他們認為不符合常人的邏輯,你再一談佛、神等他們更認為你們是宗教、是迷信。特別是自由亞洲電台覆蓋全國,甚麼樣的聽眾都有,甚至有不相信大法的人竟然打電話說一些攻擊大法的話,很不好聽。還有的人半信半疑,有的人直接向大法弟子提出一些問題。如果我們在私下裏和一人、兩人談稍高一點,發現他不明白,我們可以慢慢解釋,而在大眾收聽的電台上談佛、神、消業等在當今現代無神論的社會很不合適,我們要按師父告訴我們的去做,千萬不能講高了。我們很多弟子講人權、信仰自由、遭到迫害等,主持人和很多聽眾都接受,我希望同修注意,這個問題影響很大。我建議最好事先像有的同修寫好一篇自己要說的文章,自己看看不信神的人們能不能懂你說的話,這是對眾生、對法負責的表現。主持人提出的比較尖銳的問題我發現一直沒有大法弟子回答清楚。

我本人也不一定回答得好,請看看是否可以這樣回答:法輪功說修心性,而現代科學也發現人的許多疾病都是不正確的心理、精神狀態造成的,如抽煙、喝酒、生氣、過度高興、恐懼、心裏執著過重,放不下錢、名、利、親情等等,吃不好,睡不好,身體出現各種病。而法輪功講修,放下這些執著,使自己清靜、使緊張的神經鬆弛下來,在打坐中,在自我調節中使身心健康。這樣從一個比較淺顯的層次中講,人們或許容易理解。如果主持人還是那個問題,我們就告訴他,每個人自我調節能力不同,所以健康情況不同,有的人如抽煙、喝酒、生氣等等惡習改的慢,他的身體好的就慢,而有的人本來他就沒那麼多毛病,他好的就快,再加上天天早起到公園煉動作,這樣對群眾都有好處。這樣至少人們不會誤解這是甚麼教,是迷信,最低起碼認為是體操鍛煉身體。至於超常現象那有待於科學進一步探索。如果你公開說看幾天書就能好病,常人怎麼能理解。我真的聽過常人這麼問:「看看書就能好病?我不信」。所以我們按常人能理解的中醫理論和西醫理論去講,這樣有理可論。

另外,建議經常接受電台採訪的同修們能夠在不影響修煉和證實大法的情況下提高一下自己的學養,對西方社會的自由和人權的理念、對中國近幾十年的歷史、對西方社會的宗教、文化、對正見網上登載的西方科學對一些超常現象的研究、明慧網上一些比較好的評論多做點了解,同時考慮如何在電台的那種極其有限的時間內以一擊中的的效率一下子講到點子上,講到聽眾心裏去。在採訪前一定要做一下預演。這是我們對大法、對眾生負責。當然,最重要的,是堅持學法,堅定正念,法能給我們一切智慧,師父的法身會安排我們做好我們應該做的。

據收聽自由亞洲電台,有人提出這樣的問題希望解答:

1.經過鑫諾衛星事件後有人問:法輪功為甚麼總是迴避政治,如果站在政治立場上可以會有更多的老百姓支持。主持人回答:這得法輪功方面人士回答這個問題。

2.有人直接向大法弟子提問:看到大陸某權威批判法輪功學員談到王進東兩腿中間汽油瓶子的問題,他用甚麼燃燒力學等等歪理進行掩蓋,圓謊,此人希望解答。

3.還有人想上大法網站,登陸不了,不知網址。

另外,我發現有的同修講真象時語氣不善,一聽到有人說大法不好聽的,或者似乎指名道姓,語氣中就跟人鬥了起來,一種以惡治惡的氣氛。這樣我發現使人十分反感,因為無數耳朵聽著你的一言一語。其實遇到矛盾時被人的情緒帶動,對講清真象只能有害而毫無益處,抵消、甚至破壞著自己希望通過介紹真象、救度世人的努力,所以作為大法弟子必須要時時處處用大法要求自己守住心性,保持冷靜理智的心態。還有人聽信了江集團的謠言,問:法輪功為甚麼「自焚」;4.25「圍攻政府」和「投毒」等等尖銳問題。現在這個節目已經成了正與邪較量的場所了。所以我希望同修寫好以上要講的文章與大法在國際形勢與審判江××等事件,千萬寫好再講。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我告訴大家,你們一定要理智地在做。你在講清真象中,你超越一點人的道理的時候人就接受不了,所以你們在講真象的時候,一定不能講高。你們知道的都是神應該知道的,是我講給你們的,不是講給世人的,所以那些事情是不能講給常人的。你們只能夠講我們是遭受迫害的,我們的真實情況,我們是好人被無辜地迫害,信仰自由遭到了踐踏,人權遭到了踐踏,這個他們都能接受,馬上就會支持你同情你,那還不足矣嗎?你非得讓他知道那麼高的理幹甚麼?知道這些,世人就會說法輪功是被迫害的,而且迫害者那麼邪惡,他就會去說,這不就足矣了嗎?當然你是想讓他成為大法弟子,但是現在很難做到,舊勢力在阻礙。特殊的師父都會管,可是他沒有那個心,舊勢力也在擋著。我們現在第一任務就是讓他們知道真象。那個特別好的你會碰到,你跟他講多高他都能接受,那你就跟他去講,那就沒有關係,那樣的沒問題。尤其是有些政府官員,你去跟他講這些,他是搞政治的,他滿腦子都是政治,根本不會相信的,那不等於是你不但沒救他還往下推了一把嗎?是不是?」

《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師父還講到:「舊勢力認為正法時期的修煉與證實法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情,別人不配參與的。在這種情況下,世人對大法的法理與法本身的神聖是很難認識到的。但是,對人,對目前人類講的對人權的踐踏、對信仰自由的踐踏,這些方面他們是能認識的。所以講清真象中,你們也應圍繞著這些方面講,世人就能理解,他們也會支持。只要他有正義、他還有善的那一面在、他還可度,他就會支持。所以呢,你講高了呢反倒效果不好,因為此時得法的就是大法弟子,講真象中你一下子想叫常人成為大法弟子是急於求成。任何人在講清真象中談高了都是不理智地在起破壞作用。如果不聽勸阻、太執著了,那可能幹的壞事就會大,就會被魔利用。如果你真的在這件事情上犯了罪了,那說不定魔就要把你弄下來。」

我們大家都應該對照法向內修,以便讓自己今後更純淨地把真象從世人能理解和接受的角度講清楚。

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修改指正。



【編者後記】這封來信觸及了一些基本問題──作為大法弟子講真象應該講甚麼、如何講、用甚麼心態講,這些都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必須修的,師父的法中都有指導,我們應該多學、學好、記在心裏。

有時候我們有些經驗不足的學員可能會表現出興奮於「我到哪裏哪裏講了真象」,而對講的客觀效果卻考慮不夠;有的時候會因為緊張,只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完了,卻沒怎麼考慮對方的感受、興趣特點和接受能力;有的時候講得不順會有情緒上來,等等。其實只有用心地做好了才算是對眾生負責、對自己負責、對大法負責,只有良好的初衷和自己覺得好是不夠的。

讓我們注意問題出現了,要「對事不對人」,我們一起吸取經驗、教訓,務必多注意類似這些方面的問題,包括如何針對不同的觀眾/讀者慎重選擇內容、用詞和其它表達方式的問題,文章的署名問題(很多同修投稿時都想用筆名,但很多自取的「筆名」顯得很突兀或者封閉,如果能考慮到文章一旦發表出來不僅面向同修、同時也是面向常人社會的,而選用符合取名一般規律,讀者可能會更有親和感),等等。這些方面用心做好,也是我們符合常人社會修煉,以及對世人慈悲善念的一種境界的體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