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象中注意發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8日】以前看到明慧網上《你是在對誰講真相?》一文,沒有太引起注意,近來遇到了幾件事感觸較深,也想將此問題再提出來與大家交流。

師父在講法中多次談到了人體生命的結構,講到了主元神、副元神、觀念、思想業、明白的一面、不明白的一面等等。還提到「一切不好的東西在人的身體裏川流不息,甚至於在這裏停留人也都意識不到」(《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等。舊勢力為製造今天的邪惡環境做了很多安排,而在這種安排中世人又不知不覺地形成了很多敗壞的觀念,這些觀念也許可以理解為舊勢力為了能操縱人而有意安插在人體中的,它們是迎合邪惡的。而我們講真象的時候往往忽略了這些問題,往往把對方當成是一個籠統的人,好像他除了不知道真象外再沒有甚麼其它問題了,甚至希望一給他講真象他就會如何如何了。而實際情況卻比較複雜。有時候,你對其講真象的生命未必就是你想救度的生命,雖然他(它)們都在同一個人體上。

我以前有一個同事對大法比較認同,兩年前我就給她看過書,也聽過磁帶,(但都沒有看完和聽完)。最近她有幸到我公司來,我們又成為了同事。她一來就說大法很好,又說我給她洪法時講得都是對的,能接受。可是不久後的一天,她突然來了這麼一句:「我相信邪惡一定能戰勝正義」,還提出了一些很陰毒的問題。我感到非常震驚,趕快制止她,告訴她說這些話要造大業的,可是無濟於事。事後我真是很難過,在她身上花了那麼大的勁,怎麼一瞬間就走到大法的對立面上去了呢?在師父的點醒下我才反應過來,其實那真的是她的主元神嗎,還是她身上邪惡的生命在垂死掙扎。法輪大法度的是人的主元神,而寄生在人體上的那些另外空間不可救要的生命,是根本不配聽真象的,對它們就是要正念清除,乾淨利索地鏟除才對。

今天的中國人受到那個江氏流氓集團的毒害太深了。講真象時一定要注意發正念才能取得較好的效果。有一次下班回家,車上除了我公司的四個人外,又坐了一位同事的朋友,是從東北來的。說著話不知怎麼講起了法輪功的事,這個人就開始大肆誹謗法輪功。這時我開始給它講真象,我說你不要這樣,政府說的都是在造謠,你並不了解法輪功。誰知對方突然提高了嗓門,大嚷到:「說我不了解法輪功,當初我和[大法師父]是一個單位的……」。頓時,車內的氣氛邪惡起來。有人狂笑,有人竟然馬上提到了日本的邪教,我當時一看真是太不像話了,我也不說甚麼了,立刻發正念,而且意想要用我全部的力量消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當時直感到全身發熱。幾分鐘後車內恢復了平靜,再也不說法輪功了。

最近還遇到一種情況。我在給同事講真象時,講別的還好,甚至他們都知道「自焚事件」是假的,可是一講到魔頭時,他們就開始強硬起來,並且為其辯護,好像魔頭怎麼邪惡都是應該的,可以理解的,甚至有人說「我要是江××,我也這麼幹」。他們的話真讓我有一種感覺:好像我不是在跟同事說話,而是在跟魔頭直接對話。要在以前我也許會和他爭吵起來,為了大法,為了那麼多被迫害的同修討個公道。如果不能壓住它,我甚至會憤憤地想:我是對你好,你不聽你就跟著邪惡走吧,你去給它當陪葬品吧。可現在我明白了,那都是因為法沒有學好而出現的心態和行為。由於法沒有學好,講真象時缺少針對性和有效性,該救度的沒救上,不可救度的又在那瞎使勁。一個人到底是誰不是看他的外表是誰,而是看此時此刻控制這個人體的靈體、生命是誰。如果此時此刻邪惡控制了他,那麼針對這個邪惡就必須發正念清除。發正念是管用的,發了正念後多能看到同事的態度轉變回來,又開始講「其實我相信大法是好的」、「我相信你們師父是神」之類的話。當然這種情形可能還會有反覆,但不管怎樣,他清醒了我就講真象,他表現出邪惡了我就發正念,反正我也不生氣也不急躁,該做甚麼就做甚麼。

通過這些事情我也更加認識到,師父講過的每一句話,都是有用的,不是來給我們增加甚麼知識來了,是指導我們正法修煉的。法學得好,不僅能做好證實法的工作,同時也能減少甚至避免損失。另外,我又領悟到:其實師父所講的三件事──學法、講真象、發正念,有時是互相穿插、同時進行的,而學好法是做好一切事的基礎和前提。

個人所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