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去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7日】按:在這場邪惡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學員的最殘酷的迫害中,邪惡的謊言毒害了無數的眾生、矇蔽了無數不明真相的中國人。在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過程中,如何理智、智慧地用對方容易理解和接受的方式真正講清真相直接影響著對方能否得救度。希望我們在此分享大家各自在講清真相中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以及在講真相過程中的體會和經驗。

在此與同修交流最近在互聯網上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的一點體會和經驗。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師父在《理性》中告訴我們,「用智慧去講清真象」。在講清真相的經歷中,我深深感到,我們的一切都是大法給予的,大法造就的。智慧也是大法中來的,當然這都和學好法不能分開的。我通常的做法是,每天晚上回家先讀《轉法輪》一講,然後再做自己承擔的大法工作,最後再抽點時間在網絡上講真相。

一、以慈悲心對待對方,處處為對方考慮

我打字不快,所以最近常常在論壇上講真相。過程中也會遇到其他的一些同修,包括國內弟子。從同修身上,我也看到了許多自己的不足。許多國內同修講真相中的語氣、善心真正的打動了許多網民,使他們明白了真相。對比之下,我自己過去在講真相時,有時語氣就很生硬,道理說明白了,可對方感情上不一定受得了。慢慢的當我真正能慈悲對待對方,設身處地考慮對方的情緒、心理、環境等等因素的時候,和網民的交流也越來越容易被接受了。

講真相中的為對方考慮,還包括真正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思考一些問題。其中的經驗包括:

1、我們知道的不等於別人也知道。

一個最普遍的例子,就是大法弟子都知道的1400例。這個詞一說大家都明白甚麼意思。可是一個普通常人會明白這是甚麼意思嗎?邪惡的造謠機器一般是不用這個詞的,而且他們那個數字也是不斷在變的,有時候是1600多例,常人一般是不會去記那個數字的。我看到過一個閃畫,通過死亡率來揭示1400例背後所隱藏的真相。可是這閃畫自始至終都沒有提1400例是指造謠機器宣傳所謂「煉功致死人數」,那麼不明白的人看了就會一頭霧水。類似的還有4.25、7.20這些數字,以及自焚偽案中幾個演員的名字等等,比如一般人都不知道誰是王進東、劉春玲,大多數年輕網民只記得青春少女陳果。這些都是我們講真相,包括編輯製作材料時要考慮的。

2、尊重對方,體諒對方的情感:點到為止

比如有的時候對方的說法有邏輯漏洞,是不是我們一定要抓住不放呢?我覺得不一定,我們不是辯論賽。我們的目的是講清真相,讓人明白。有些人你讓一步反而會起到好的效果。當然也不是一成不變的,有的人氣燄很盛,聽不進講理,也許抓住漏洞讓他不要太張狂是可以的。但是最好是讓人家感到我們的善心--另一個要點是肯定和鼓勵網友的善心和優點,哪怕只是一點點,然後引導他思考真相。就是真抓到了對方的漏洞,往往我們只是暗示一下,給對方留足了面子,他也會明白的,以後就好溝通了。記得我把有個網友的論點都反駁了,他還胡攪蠻纏,誰看都知道他開始不講理智了,那麼好吧,反正他的所謂辯解也不再會給旁觀者造成誤解了,我就說我認輸,閣下果然高明,能言善辯。我看到他後來又登陸,就不再發帖子反對大法了。以前看武俠小說,高手見面談笑間過了一招,高下立判。高明的一方把對方衣襟上扣子摘了一個,反而假裝自己挨了一拳,抱拳說閣下高明,佩服佩服!對方一看自己扣子掉了一個,人家還給自己認輸,自然不再好說甚麼了。當然我們是修煉人,我們有更大的善心,我們對眾生的慈悲常人很難真正全部體會,但是我們處處表現出來禮貌、體諒和誠意,這個常人是能體會到的。

還有,比如說往往我們對於對方善良一面的肯定,使他能夠冷靜理智下來,使他明白的一面能起作用。比如很多人剛開始接觸到真相時,民族主義情緒很高漲,說話很不理智,抵觸比較大。那麼我就順著他的執著,先肯定他的優點,說:「看來你也確實是一個熱愛祖國的人,真的很高興和你交流。其實哪個炎黃子孫不熱愛自己的祖國,不為華夏五千年的文明而自豪?」話鋒一轉,就可以說:

「可是看到別人一指出國家某些領導人的錯誤,就跳起來指責是反政府、不愛國,是不是把愛國看得太簡單了呢?歌功頌德的事既不費力,又不挨罵,還有領導人支持,誰不會做呢?

真正為祖國的人民著想,為百姓分憂,熱愛祖國的文化,那才是愛國,對吧?光喊兩聲口號,『打倒××』,黑幾個美國網站,衝著航天飛機死難的美國人歡呼--這些並不能使中國真正富強吧。

愛國需要的不僅僅是熱情。國家社會的病症,只有暴露它,面對它,才有可能治療它。掩蓋和粉飾它,只能使病症加重,維護的至多是長官們的面子,於國於民並無實質好處。外國人怎麼看我們並不重要,關鍵是我們能不能自強起來。如果為了維護所謂的國際面子,不惜一切掩蓋國家社會的病症,致使中國積弱不振,那才是最可悲的。當年的慈禧太后就喜歡外國人說中國好,喜歡人說中華大帝國如何,最後怎麼樣呢?」

有的人經這樣一說,他覺得就感情上可以接受了,那麼進一步的交流也就容易了。

二、講清真相中時時不要忘記我們的主要目的是救渡眾生

1、有些常人不對的觀念,只要不妨礙對方了解迫害事實的,我們可以退讓一下。

我們講清真相中,時時不能忘記我們的主要目的。我們不是要辯論、或說服別人,而是要以真相消除人們頭腦中因為謊言灌輸的仇恨。有些常人的觀念雖然不對,但只要不妨礙他認清真相,那我們可以避免去觸動它。比如很多人受無神論毒害很深,我們是不是一定要他認同神的存在呢?我覺得不是這樣的,只要他能知道信仰神佛並不是無知的、荒謬的、也絕不會導致科學與社會發展的倒退,而恰恰相反,對於信仰的迫害,才是社會文明真正的倒退,我覺得講真相的時候這樣就足夠了。

比如,對於持無神論比較激進的觀點的人,我就說:

「其實,當今西方社會有相當一部份科學家都是有神論者,對於神的信仰也沒有導致西方社會及其科學發展的沒落。而恰恰相反的是,歐美國家社會的發展、科學的進步,很大一部份原因源於其對個人的尊重。正是人與人的不同,才有了這個多彩的世界,才有了各種奇妙的發明創造。可以說,今天在我國這種違反憲法的對法輪功信仰的無故打壓,不但是法制的倒退,也是對社會創造力的扼殺。」

很多話我們沒有必要說得那麼肯定--雖然我們知道那是真理,這樣可以避免陷入枝節問題的爭論。師父在講法中,常常使用「可能是這樣的吧」,「說個笑話」,等等。比如濟南講法中講到其它法門修煉的是副意識,師父用了個保守的數字:98%--實際上我們知道,修煉主意識的開天闢地就只有法輪大法這一門。我理解,這也是在告訴我們如何去講真相。其它類似的話題還包括仇美情緒,對西方自由和人權概念的錯誤認識等等。我們不一定對每個人面面俱到,只要能激發出他的善念,讓他知道我們是受迫害的,宣傳的謊言只是為了掩蓋罪行,我理解這就足夠了--當然如果有的人主要誤區就在這兒,那另當別論。

2、任何話題都可以是切入點,講清迫害真相。

其實常人的任何話題,都可以是講真相的切入點,我們都可以自然引入到我們要講的真相中來。因為我們修的是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的宇宙大法。當然我們自己要對法有信心,智慧都是從法中來的。

比如有個玩世不恭的網友說:我不做教徒,也不做黨徒。吃喝玩樂就好,到頭來都得是死。你認為你是神,其實你甚麼都不是,只是找個寄託。

那我就回答說,「不當黨徒也好,不作教徒也罷,不要跟著謊言葬送了自己的良知就好。」

「『吃喝玩樂就好,到頭來都得是死』,說得也不錯。既然『到頭來都得是死』,吃喝玩樂又何為呢?你吃得好也罷,你玩的爽也罷,到頭來不都是一堆黃土麼,有誰能倒在棺中飲酒吃肉呢?如此說來,吃喝玩樂,又何嘗不是寄託呢?」

然後接下來就可以引入大法的真相了,我是從大法弟子寫的一篇文章中摘錄了一段,略加改編:

「人有個思考的大腦,也有四肢和慾望。大腦本為四肢慾望的主宰,如今吃喝玩樂的慾望卻支配了大腦,人反而成了慾望的奴隸,可悲乎,可嘆歟?人生短暫無常,直如白駒過隙。整天忙碌於塵世,我們到底在『瞎忙個啥』呢?我們存在的意義到底是甚麼?造物主創造了我們,難道真的是讓我們百年入土,然後一切煙消雲散嗎?難道生命真的僅僅就是這樣的一場悲劇?我們活著到底該幹些甚麼、追求些甚麼?想想,那些承受著巨難的法輪功學員們,為何願意付出如此巨大的犧牲去捍衛真理呢?而且如此坦然,如此堅定?他們是否真的感悟到了生命的真諦?」

三、法中有無限智慧

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說:

「其實很多事情,你平心靜氣地、心平氣和地去講去說,理智地去對待,你會發現你的智慧啊像泉水一樣往出流,而且句句說到點子上、句句是真理。你要一執著、一急、有一種非常強烈的甚麼心,智慧就沒了,因為那時候又跑到人這兒來了,是吧?要儘量地用正念,儘量地用修煉人的狀態,就會效果非常好。」

當我學法學得好的時候,心態比較純的時候,真的感到「智慧啊像泉水一樣往出流」。十年前讀常人書中的一個記憶模糊的故事,忽然會打入腦中,順理成章的就成了一個可以說明真相的很好例子。本來是在搜索引擎裏面查找某個相關的資料來說明問題,忽然會看到另外一個資料,用來闡述當前的問題非常貼切,等等。這樣講真相中給別人寫的回覆,既有說服力,又不至於枯燥,生動活潑而又有內涵。讓別人一看就覺得法輪功學員不是那麼簡單的,讓他們受騙未必那麼容易吧。無形中就把他的一些觀念給破了。記得有個網友看了我給別人解答問題的回覆時說,「哎呀,你這個人很有內涵啊,你要寫小說散文甚麼的一定會很好,多寫點吧,我一定拜讀。」其實呢我是學理科的,要不是修煉宇宙大法,我是不敢想像寫文章甚麼的。

這一切都是法的力量。有時候感覺,以前在當常人的時候讀的隨便一本書,經歷的一件事,都是為今天證實大法作鋪墊的,都是師父早就安排好了的。所以我們真正應該感到自豪的是能在宇宙大法中修煉,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一切都是為法而成的。今天講真相中所用的一些常人知識、經歷我都能明顯感到是師父早就安排了的,哪怕一些很小的事情。

比如看起來好像在講真相中我對三教九流都能說得頭頭是道,其實在當常人的時候讀的一些書本來就一知半解,修煉以後因為不二法門,記得的更是不多。可是在講真相的時候該用到甚麼,只要心態純淨,自然就能想起該說的,因為往往記不準確了,我再到Google上一查又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比如一個更加恰當的例子(故事)就會映入眼簾。個別時候遇到非常難回答的問題我就去學法,也不想這個問題--法學好了自然就有智慧了。

四、真正能打動人的是慈悲

就像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一樣,其實我們在常人中的知識也好、邏輯也好,也都是常人那個層次的。真正能打動人的是慈悲。當我們慈悲心出來,真正心裏想的是救度眾生的時候,說出的話才有力量。我們只要以慈悲心去對待,做而不求,那個時候大法自然會體現出威力來。

有一個網友,宗教知識(不是修煉知識)比較多,能言善辯。在網上各大論壇反對大法已有三年多,據說他的目的是維護佛教。他甚至和其他一些人寫了一篇所謂專門質疑我們的自焚真相節目的文章,還和人辦了一個網站反對大法,在網上有一定負面影響。

這樣的人,造的罪業很大,是不是還能救渡我心裏也沒底。有一次在論壇遇到這人,一些同修仍然慈悲地和他耐心講真相。這時我也看到他確實是在尋找人生的歸宿,相信修煉的事。我覺得不論這個人能不能救渡,只要能讓他停止在網上反對大法,那麼對他個人、對其他網民,以致減少迫害都是一件好事。於是在和他辯論了兩個回合以後,我就寫了個帖子說:

「閣下善惡不分,其實已造下大業而不自知。且聽我說來。

在猶太人遭到屠殺的時候,真正善良的人,即使是反對猶太教的人,也不會於此時還在猶太教經典裏翻詞找句:這兒不合理,那兒前後矛盾,如此等等。

在今天這場殘酷迫害中,真正善良的人,不管他是從科學還是宗教的出發點不同意法輪功的人,這時候也會暫時擱置不同意見,首先制止虐殺。反觀先生所為,你在法輪功講法裏面挑刺的先不說。就說你在自焚案上做的文章吧。自焚案這件事儘管你不承認它是江集團安排的,但是它在鎮壓中的作用是明顯的--維持鎮壓需要的是支持,不然的話不會持久,這就是為甚麼會有謊言宣傳,那是為煽動仇恨,為殺人、施刑者開脫--而自焚案對煽動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不用說是很有效的。那麼有不少人因為閣下的文章,而更堅信法輪功是X教,相信鎮壓有理,也可以說問號先生在鎮壓中起到了相當於搖旗吶喊的作用。一個殺人、酷刑折磨同類的兇徒,可不是天生如此的。人都有良知,要想做出違背自己良知的惡事,也是要經過內心的交戰的。這時候許多外在因素會起作用,上級的命令,周圍群眾的看法都在善與惡的內心較量中起著作用。那麼在兇徒內心善惡交戰的時候,可能因為先生的文章使得許多群眾認同了鎮壓,群眾的認同也使上級鎮壓的命令可以更加無所顧忌,這樣先生就幫助兇徒在內心善與惡的較量走向了惡的一面。我們有700多同修被無辜折磨致死,更有千百萬同修身受折磨,喪失自由、工作、家庭破碎,先生的推波助瀾起到了多少作用,請問問自己的良知吧。佛教中是講因果報應的,我想我分析的因果關係不牽強吧?希望你不要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不久他回答說,就自焚那篇文章向我們道歉,從此以後也不再寫反對大法的文章了,並且要把以前寫在另一個反對大法的論壇上他的反對文章都刪去。

這件事我真正的體會到了大法的威力。一個同修說,真的感到了正法突飛猛進中絕大多數邪惡爛鬼的清理,使得人越來越清醒了,感受到了大法的偉大。

五、辯論的技巧

人中邏輯的技巧在講真相中是不是可以運用呢?我認為可以,但不要濫用。有些人很不理智,勸善他不聽,那我們也可以用一些技巧了,其中比較有效的就是「易守為攻」。

舉個例子。一般對大法有誤解的中國人,因為受媒體灌輸的仇恨宣傳,往往在我們講真相的時候顯得咄咄逼人,一個接著一個的質問,而其基點卻都是站不住腳的謊言。如果我們手忙腳亂的一個一個的去辯白,正好落入他的圈套。那麼我們可以簡單的把舉證的責任推給他--讓他找出證據來,讓他明白,其實邪惡宣傳機器對大法的指控,都沒有證據的。因為按常人的理,也是誰指控人家,誰就有責任提供證據。這樣攻守之勢就逆轉了,當然我們語氣上仍然要和善,避免使用反問,因為那樣容易陷入爭論。

比如有個人中毒很深,看到了迫害事實還不承認,甚至反而舉例說他遇到的警察很好,勞教所有規定不能打人,否則要嚴厲處罰等等。那麼我就說,你所看到的個別警察和個別勞教所的還不足以說明問題。其實要否認我們說的迫害真相,你可以這樣做,比如我們這裏有山東濰坊大法弟子陳子秀被迫害致死的詳細情況。你去調查證實山東濰坊並沒有陳子秀這個人,或者她還活著,這就可以說明我們講的不是真相。至於勞教所的規定,那和實際情況是不能等同的。××黨章和法律中規定貪污腐敗也是要嚴厲懲罰的,這不能證明黨員中沒有貪污腐敗,對吧?

又比如有人認為法輪功人數多,4.25上訪中又組織得很嚴密,不相信我們澄清事實中說的不參與政治的話,認為我們從各方面看都實在太像一個組織嚴密的政治勢力了。那麼我就說「太像了,是,我也承認太像了,太像了不等於就是,對吧。根據『太像一個政治勢力』就定罪鎮壓,這不是跟秦檜陷害岳飛的『莫須有』一樣了麼。中國的法律還是講證據的吧。最近人類基因庫的全解,我們了解到人類基因同小鼠的近似性達到97.5%--也可說太像了,不過我相信人還是人。」

類似的技巧還有很多,我就不一一舉例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