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天堂河新安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17日】我自從去天安門護法被抓並被非法判一年勞教以後,我一直想寫心得體會,因自己文化水平有限,沒有動筆,總是說寫不好,這思想是不對的,不是執著不執著心的問題,主要是揭露邪惡的問題。

在得法之前,我身體不太好,大病沒有小毛病不斷,身體非常痛苦,花了不少錢,沒有生活的信心。對人的生命價值更是一竅不通,從文革時期我就有輕生的念頭,不願活在這複雜的常人社會,因為我母親是個善心人,也不想讓她遭到痛苦。我最大的缺點就是自卑心,給自己精神上造成很大的痛苦。

在96年我有緣得法輪大法,當我看到「轉法輪」這本寶書的時候,一看書裏說的話好像都是對我說的,當時我心開眼亮,我的眼淚流了下來,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拉上來,不再感受精神上的枷鎖。我是最幸福的人。我發誓一學到底,決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

自從煉功學法後,我的病全部消失,全家7年沒有生過病,因此沒有去過醫院,沒有吃過一片藥。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謝。2000年10月我和幾個同修去天安門護法被抓到調遣處,那裏戒備森嚴,非常邪惡,它們強制讓我寫保證,不寫就用電棍電我,總共電了我三次,那裏非常的邪惡,我心裏明白,做好人沒有錯,修「真、善、忍」沒有錯,是政府不對,鎮壓好人,利用手中的權力鎮壓人民群眾。惡警問我你學法輪功你丈夫、兒子支持你嗎?我說支持,因為我沒學以前總和他吵架,學法輪功以後不再和他吵架、罵他,轉變了思想,他說不知道法輪功這麼好,早知這麼好早就讓你學了。惡警強迫寫保證不煉、不傳功、還讓我背那裏的條例,我不背,到了第九天,別人都背下來了,只有我背不下來,晚上不讓睡覺,犯人打我的頭罵我、踢我,沒辦法了讓睡覺。

第二天轉入天堂河新安勞教所,到那裏更是邪惡,不讓睡覺,強行轉化,如果不寫就罰站,面向牆飛著,兩條腿都腫起來了。被邪悟的猶大雷穎打了我兩次,說一些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迷惑我們,由於自己學法不深,理解不深,被迫寫了三書來了個假轉化,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經常幹活到半夜,因外面的同修發正念清除邪惡,使我們提前2個月釋放。2001年9月回到家,我很快找到同修切磋,才知道自己犯了對大法的錯誤。由於一年沒有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和講法,同修送給我讓我抓緊時間學,我對著師父的法像痛哭流涕,真是不配是個大法弟子,我從此抓緊學法煉功、講真相、發正念,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緊跟師父正法進程走。決不掉隊,並且寫了聲明,在勞教所、拘留所、派出所、調遣處所寫的全部作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