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得法身康泰 江氏妒忌我遭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10日】一、有緣得法

我是大陸大法弟子,今年49歲。我是96年5月13日有緣走入大法修煉的門。我從小就體弱多病,也是出了名的「藥罐子」。吃了各種藥都無濟於事,身體是越來越差。十幾年都不知道無病健康的滋味。就在我對自己的身體完全失去信心的時候,我找到了法輪大法。師父無量慈悲,讓我找到了我人生真正要找的──返本歸真之路。我修煉法輪大法四天就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十幾年的「細針磨胃」的難受感四天之內就消失了。頭痛病、神經衰弱、睡不著覺等多種疾病統統消失。

我學習了《轉法輪》後,才真正明白了佛法並不是迷信,而是真正的超常的科學。從小被灌輸的「無神論」的愚見在我腦海中消失了。我修煉後懂得了要符合「真善忍」,我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在單位裏工作上,誰都不願幹的工作交給我,我都樂意地接受。我一人幹別人兩個人幹的工作,人家都誇我好。同事間曾產生的多年解不開的矛盾,都在我學法修煉後,以誠實待人、善解人意、寬容大度中得到了化解。我深深體會到了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的威力。

二、遭受邪惡的迫害

江氏為了自己小人的妒忌,顛倒黑白,利用手中的權力,發動了滅絕人性的對大法弟子的殘酷鎮壓。99年7月20日,當我聽到大法遭到鎮壓的消息時,我哭了,淚水止不住。我以為是中央誤會法輪功了,不了解真相,卻不知是奸人對大法的故意誣陷和迫害。

2000年11月我到北京證實法。我剛住上旅館,就被無故搜查行李,抄到了我隨身帶的《轉法輪》,就被拘留了。在京關被關押了五天,當時天氣很冷,就住在地下水泥樓道,裏面甚麼都沒有。當我被帶進樓道時,地上已有兩位60歲左右的老人坐在那裏,在他們的身上,我感受到了那種大法弟子捍衛宇宙真理的堅如磐石之氣勢。負責看押我們的歹徒,每天只給我們2盒盒飯,一盒價值最多五元錢的飯卻要向我們收50元錢。沒有水喝。還不准我們煉功,否則就會招來毒打。五天後,我被公安押回原籍繼續關押,逼著我放棄修煉,他們為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他們要我去學打麻將、學跳舞等等。在被關押一個月後,當地的「610」逼我寫「保證書」,罰款5000元後才讓我回家。

2001年3月的一天夜裏凌晨一點,4、5個「610」的歹徒闖入我家,問我家來人沒有,他們甚麼也沒發現就悻悻地走了。一次,我發現單位門前擺著黑板,上面全是誹謗大法的謊言。我就把一份真象資料給單位的領導,給他們講真相。第二天,上級單位就來人審了我一上午,到下午三點多鐘,一個警察帶了兩名流氓打手趕來要抓我。我忍無可忍,就義正辭嚴地質問警察:你們要幹甚麼?警察回答說:叫你去談談。我指著那兩個打手說:他們來幹甚麼?警察無言以對。我說你們敢動,我就喊。因是在十字街路口,警察害怕引起公憤,就叫兩個打手走了。

2001年5月14日,4、5個警察闖入我家抄家並將我再次拘留,理由是同修散發傳單,傳單是我給的。就這樣被他們判我勞教兩年。同時停發我的退休工資。

三、中國的勞教所──活生生的人間地獄

外觀是現代化的樓房,綠色的草坪。可裏面是一群毫無人性的邪惡至極的警察,他們是江氏邪惡集團的「職業打手」,每個大法弟子一被抓進去,就立即被隔離,隨之就是經受惡徒精心設計的迷魂陣──由三個以上的邪悟者,日夜的精神轟炸,不准睡覺,很多學員在這樣的情況下被他們所迷惑而上當受騙或違心妥協。然後,惡警們就用「所規隊紀」逼上當受騙了的學員罵師謗法,認罪認錯;用減刑來誘騙他們去幹破壞大法的事,做「幫教」等各種犯罪的事。真修弟子拒絕參加就遭到暴力鎮壓:在地上拖,用手銬銬,罰站,在生活上虐待,加期等。一個堅定的大法弟子因拒絕穿勞教服和拒絕參加誹謗大法的會而被用雙手反銬數日。

我說我是修煉人,沒有犯罪,不是勞教犯,我不穿勞教服。從而被罰站十幾天,每天都是從早上6點站到晚上10點半,腿站腫了,頭站痛了。惡警們又強迫我看中央電視台的誹謗大法的電視,我不看謊言聯播,結果又被惡警們罰站,從早上7點多一直站到凌晨3點多。我被惡警們迫害的胸口劇痛,眼看人不行了,就將我弄到了醫院。醫生檢查後說,需要做手術,否則有生命危險。他們就通知我的家人和單位帶錢來。我堅決要求無條件回家。惡徒不同意,還不讓我的家人回家。就這樣,我的家人被迫辦理了同意手術的手續,交了錢,簽了字。就這樣,我被強行做了手術。後被保外就醫,回家了。

回家後,由於受了一年的痛苦折磨,加上手術刀口一直疼痛,只能臥床休息。就是這樣,我所在單位,就為了得到一個「先進集體」,毫無人性地企圖將我再送進勞教所(惡人將迫害法輪功和一切都掛鉤了)。以「不轉化」的名義將我告到市裏的「政法委」。於是,我又被610軟禁起來。惡徒敲詐我所在的單位拿出2萬人民幣辦洗腦班,我拒絕去,惡徒就威脅,脅迫我家人將我從病床上弄去洗腦。惡徒們威脅說,如果不轉化,輕者加刑再送勞教,重者改判勞改。就這樣,我違心地抄了「轉化書」。

2002年9月底,單位的領導又拿來了「悔過書」要我簽,還說,整個單位的人都簽了,就你沒簽。我一看一大摞。我恍然大悟:要開16大了,邪惡們又在炮造所謂的「人民心願」了。

背叛信仰給人造成的精神傷害是無法計算的,但我要重新站起來、彌補自己的過去。現在我聲明(已歸類發表),我所有在洗腦班上所寫的助紂為虐的東西統統作廢。我要把真象告訴世人,希望世人能從我們所遭受的迫害中認清江氏集團的邪惡本質。

強烈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對法輪大法的迫害,還師父清白,還大法以清白,立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還憲法上規定的人們信仰自由的權利。這才是人民的真正的心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