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伏電棍、稿把、三角帶、板斧──長春朝陽溝勞教所野蠻摧殘數百位大法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19日】2001年12月24日,被遼源、通化、白山三個勞教所劫持來的100餘名法輪大法弟子被轉到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遭受了朝陽溝勞教所的集體酷刑折磨。

當天下午,派出所警察全副武裝,把陸續到達的大法弟子分別領到各大隊辦公室,進行徹底搜查,發現誰帶有大法經文就當場打罵,然後他們把大法弟子投入各大隊監舍中。早有準備的刑事勞教人員立即手持木棒、鋪板等圍上來,只要你不肯「轉化」,它們就一擁而上毒打、折磨,一時間打罵聲,大法弟子的慘呼聲充斥了朝陽溝勞教所的上空。暴惡持續了一個下午,不少人被打成重傷,有的被打得昏死多次,鼻青臉腫以至筋斷骨折者多之矣。在此期間,各大隊管教就躲在辦公室裏,一聲不吭。而且,那些參與迫害的勞教人員還趁機搶劫大法弟子的隨身衣物,有的大法弟子甚至連換洗的褲頭都沒有了。

後來得知,這次有組織、有預謀的大規模集體迫害就是當時吉林省省委副書記林炎志一手策劃、指揮的!林炎志事前親自來到朝陽溝勞教所召開大會進行布置,在會上他惡毒宣稱:這些即將轉來的法輪功學員都是「頑固死硬分子,必須得給他們來個「下馬威」,必須得對他們進行「專政」!於是,就有了這場省頭目親自策劃的,勞教所頭目與管教蓄意安排的,由刑事勞教人員具體表演的迫害百餘名大法弟子的人間慘劇!而這幕慘劇發生之時,勞教所頭目,所長王延偉,王健剛,黨委書記韓某及駐所檢察官等,均在監視系統中觀看,指揮。

2002年四月起,因「三.○五」插播事件的影響,吉林省省委書記王雲坤等下達了所謂「嚴打」的指令。朝陽溝勞教所所長王延偉,王建剛等再次策劃了一次人間慘劇,它們又一次置國法於不顧,秉承上級旨意,昧著良心,為追求所謂的「轉化率」,經過嚴密布置,對善良無辜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橫加迫害。

這一次,所長及全體惡警除利用刑事勞教人員外,更徹底撕下其虛偽面紗,親自動手摧殘迫害。4月6日起,它們利用萬伏電棍、警棍,警繩,稿把,手銬,三角帶,板斧等各種刑具,採用各種暴力方式折磨迫害所有堅定的大法弟子(400餘名),逼著「轉化」。整個朝陽溝勞教所又沉浸在邪惡恐怖之中。正如一個善念尚存的刑教人員所說:「這幫豬狗不如的東西!你怎麼能下得去手!這些煉法輪功的人一個個硬挺著挨打,沒有還手之力,你怎麼忍心打!」

據悉,一大隊有一名大法弟子被當場打死,隨即拉到西院(朝陽溝火葬場)燒掉了,由於邪惡嚴密封鎖消息,至今仍無法知曉詳細情況。這次迫害之邪惡要遠遠超過從前。一大隊惡徒許輝在隊長指使下,在敲詐勒索的同時,對大法弟子人身進行瘋狂摧殘迫害。而一大隊對堅定的大法弟子採取極陰損的迫害方式:整天讓他們「雙盤」盤腿坐著,以致無法走路(雙腿腫脹);二大隊隊長楊光用板斧猛砸大法弟子的腰部,惡警朱某也大肆迫害;三大隊惡警李軍因從前迫害大法弟子被上網揭露,這次就更加瘋狂,它從二大隊借來稿把,夥同隊長陳立會,副隊長劉文瑞,管教張偉,王和興等逐一對大法弟子毒打,幾分鐘後又向監舍狂呼:「下一個!」其惡行殘忍得令人髮指。此外,四大隊,五大隊、六大隊也採用多種非法野蠻的暴力方式,逼迫大法弟子「轉化」,如澆涼水,不許睡覺,剝光衣服開窗戶凍,火燒四肢等酷刑折磨。

4月6日晚,整個長春地區的天空血紅一方,令人感到壓抑、窒息。第二天,長春地區刮起了從未有過的沙塵暴,漫天的黃塵籠蓋了一切。這場邪惡的迫害長達3個月之久。

從2002年春開始,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每隔2~3個月就進行一次所謂的「教育轉化攻堅戰」。置身其中,那邪惡暴戾的形勢讓人感到呼吸不暢,牆上腥紅的標語赫然寫著:「打好這場教育轉化攻堅戰!」誰都明白,根本就沒有甚麼「教育」,在流氓的威脅、恐嚇與利誘不能奏效後,只有一個野蠻的「打」!直到現在,300餘名大法弟子仍被關押在那裏遭受迫害。

它們暴惡程序通常如此:教育科科長陳開義先組織一「攻堅戰動員大會」,照例由所長王延偉,王健剛及管理科科長張鳳鳴等進行所謂「動員報告」,其內容無非是忠順執行江澤民的邪惡政策,對大法弟子威逼恐嚇,施加壓力,然後各大隊具體實施,由管教給刑事勞教人員下達「幫助轉化」的任務,必要時管教,隊長親自動手。要最壞的人「幫助教育」那些最好的人,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這不是天大的冤枉嗎?此外,它們迫害的最陰險的一招就是組織所謂「幫教團」,強迫已「轉化」的人參與動搖、轉化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從而助紂為虐,加重迫害。當一切偽善、欺騙、施壓、威逼等花招不好使時,管教隊長就原形畢露了,它們親自動手或唆使刑教人員對大法弟子進行滅絕人性的人身摧殘迫害,哪一次道貌岸然的「教育轉化攻堅戰」不是這樣「打」的?!它們極盡各種駭人聽聞的非人方式迫害大法弟子:不許睡覺,罰站,罰蹶著,拳打腳踢,棒打火烤,水澆冰凍,烈日曝曬,上警繩,電棍電……

高志璐,朝陽溝勞教所管理科流氓管教,一直參與直接或間接迫害大法弟子的惡徒,號稱「上躥下跳一羅鍋」。整日躬著腰、瞪著一雙灰暗邪惡的眼睛,琢磨如何進一步迫害堅定的大法弟子。除在本所內大肆行惡之外,他還於2002年秋去北京參加全國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經驗交流會,期間他還夥同哈爾濱的王某等多名惡警躥至青海戒毒所對那裏的40餘名女大法弟子進行流氓摧殘、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