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市朝陽溝和葦子溝勞教所的黑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0日】一. 濫抓無辜 任意判刑

一些法輪功修煉者由於進京上訪或僅僅在家煉功都被非法勞教,被非法關押在朝陽溝勞教所原四中隊的魯玉國和二中隊的明利成均被非法勞教一年;董文強因晚上被警察搜出身上有經文,被勞教二年;興隆山派出所惡警崔志偉(現轉大廣看守所)夥同寬城分局一個三十多歲戴眼鏡的科長等三人狼狽為奸,非法闖入大法弟子馬曉東(原被非法關押在六大隊)的家,正遇馬曉東在看經書,二話不說,就將馬曉東帶到派出所,後又非法對其抄家,搜出經書一本,畫像三張,上訪信一封,馬曉東再度被非法勞教。惡警們還為湊數濫抓無辜,大法弟子崔志偉就是這樣被勞教。現朝陽溝近200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被非法勞教,而這些人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

二. 毒打酷刑 草菅人命

惡警殘酷毒打大法弟子:在長春八里堡拘留所(現已關閉)、長春大廣拘留所,大法弟子每天白天被逼迫坐板,稍有坐不直的就被值班的惡警拳打腳踢。另外在2000年葦子溝勞教所新生班班長(分號故文)值班(分號小國),凡新入所的人均遭其毒打,用拖布桿、鎬把、凳打,拳打腳踢,用腳朝心口窩踢,一踢便岔氣,疼痛難忍,名曰「窩心腳」,還有抓住腦袋來回往牆上撞,撞得滿眼金星、眼淚直流,叫「穿牆過」。還有其它招術,不勝枚舉。

以前葦子溝勞教所逼法輪功學員妥協是一夜一夜的在廁所「開飛機」,有的法輪功修煉者被連續十多宿用此刑,對身體造成極大傷害。法輪功修煉者韓玉珠就是在葦子溝勞教所絕食十五天以上,搶救無效失去生命的。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原二大隊管教趙某與原六大隊管教王濤多次拳打腳踢常帥、王恩國、王顯濤、李志國、劉昌鵬、馬曉東等法輪功修煉者及勞教人員,對常帥尤為殘忍,暴徒們命其脫去衣服用電棍兩次電擊半小時以上,直到電棍沒電。原朝陽溝六大隊徐福民(現關葦子溝勞教所)用鋪板毒打法輪功修煉者劉鴻雁,三天不讓其睡覺。常帥因進京請願,在北京某收容所被惡警毒打,至今脖頸上仍有電棍灼傷的疤痕。原被非法關押在六大隊的薛志軍(法輪功學員)因進京請願,被河北玉田縣惡警打聾一隻耳朵。原長春朝陽溝六大隊牛超因絕食被轉二隊,被折磨得走路要人架著。

據可靠消息,松原、通化、遼源法輪功修煉者全部轉入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入所時被搜出身上有「經文」者,管教和犯人一起拳腳相加,打得樓板、樓道咚咚作響,其殘酷程度令人髮指。

據可靠消息,奮進勞教所利用犯人毒打法輪功修煉者,一名修煉者被犯人打成重傷,脾臟破裂,後手術取出,險失性命;兩名法輪功因絕食抗議被強行灌食,鼻口流血而死。長春黑嘴子監獄,用十八種刑具,逼迫法輪功修煉者三天之內寫 「三書」,放棄修煉,有的學員甚至被逼得精神失常,這些就是電視上標榜的勞教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春風化雨」,「語重心長」。

三. 敲詐入髓 獄霸逞兇

勞教所獄卒連每月五元的生活費都不放過,還要敲詐勒索。長春朝陽溝、葦子溝勞教所長期不發勞教的生活費。在領導檢查後,露了馬腳,不得不發幾個月生活費作為敷衍,之後生活費又是石沉大海。在朝陽溝勞教所,名簽、床頭卡、照片這些本應國家撥款的錢,卻要被關押者自己承擔。另外勞教所賣的所有東西都賣高價。例如:醬豆腐青方、紅方3元;透明皂5元;衛生紙一卷5元;油炸花生不足一斤要8元,尤其是2000年12月末,要搬進新樓前期,朝陽溝勞教所為了賣樣板行李(疊得有稜有角,擺放床頭,睡覺時放一邊故名「樣板行李」)強迫每人交100元行李錢,期滿要釋放的也必須交,管教威脅說,不交,到期不放,還有很多班裏長年不來的氓流子,每人要多交20元,有的班用值班墊。

牢頭獄霸現象嚴重,三所一隊之通病,誰能打誰有錢,誰在社會上是大流氓就能當值班、班長、門有,百分考核時他們還多得分(1分減期一天),而其他人的活再多,再苦再累也沒有值班、班長、門有的分多。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卻要被無理加期。另外值班,班長以買床單、凳子、餐具、洗衣粉、推子、信紙等為由勒索每人50元、70元不等、交100元、200元的也很少退回。被關押者家裏接見拿的生活用品、吃的東西有的一點都得不到。全被班長、值班勒索去了。這種現象三所一隊都存在,而上級檢查時,沒有敢反映的,怕上級走後管教犯人報復。

在三所一隊,除法輪功學員外,上至所長、科長、幹事下至普通管教,沒有一個不是滿嘴粗話、髒話的,那些剛從大學分配來的管教剛來時,還文質彬彬的,沒過幾個月就滿嘴髒話、拳打腳踢了。在這樣的大染缸中,只有真修向善的法輪功學員才能真正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因為法輪大法使人真正的從內心發生改變,成為一個好人。

以上這些就是我在被標榜為「人權最好的時期」的中國勞教所的見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