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講真相的故事(8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29日】99年在當權小人掀起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無論城市還是鄉村都有法輪大法修煉者。三年來數千萬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歷經了魔難而變得越來越堅定、理智和成熟。面對無數深受欺騙的中國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賦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將真相告訴中國人民,救度著眾生。

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邪惡的迫害,不承認舊勢力毀滅眾生所安排的一切。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組大陸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國人民講真相的事蹟:

不等不靠講真相

我們的輔導員於2002年7月10日發真相資料被惡警綁架,當時有的學員就出現了怕心,不敢走出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了,我一下子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失去了聯繫。在這種情況下,我心裏對師父講,這怎麼辦?我想擔負大法的工作,但又不知我合不合格。「在魔難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每次的提高就是自己證悟的果位在昇華。」(《路》)結果我找到了答案,不但要做,還要做好,我不管別人相不相信,我是做的正事、走的正路,只要師父知道就行了。

當時沒有資料,我就自己在家裏寫,用複寫紙復,一次復四張,一復就是幾十張,發完了,回家又寫又復,同時一邊與功友聯繫,不久我就與資料點聯繫上了,我又去找在家的大法弟子聯繫,把真相資料送上門一起看一起學。我和同修多次與在家不出來的學員學法、切磋、向內找清除頭腦中不好的思想、變異的觀念。結果有六、七個大法弟子與我一起出去講真相。

我們講真相的目標,就是哪裏最邪惡,我們就到哪裏清除它,如市政府、公安局、派出所、居委會、機關單位、法院、農村、學校。我們這個整體基本上全部都走出來了,連2002年得法的新學員都走出來了。當迫害大法的邪惡之徒到我家裏找我時,他一進門我就正念起:1、不妥協;2、命一條。你要找我,我就講真相把你正過來,結果一個個都被我正過來了,不敢來第二次了。他們走的時候還說:「我也希望你們早日平反,我也來學法輪功。」

只為眾生得度

今年正月初九我們5人約了集體到農村去講清真相,當時講好風雨無阻,結果到了十一日那天下大雪,下雪也阻擋不了我們正法、講清真相的進程。當時我想大法徒不怕苦,雪花飄正法路,都為大法而來,只為眾生得度。我們一個個精神十足來到一個小鎮,我們5人每人做一件事,掛橫幅的;發碟子的;貼真相資料的;發傳單的,從兩邊的街道,公安局,派出所,機關,學校,農村到國道線上,我們邊走邊發真相資料邊掛「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橫幅在國道線的兩傍高高飄揚,公安局的車子來來往往就是沒發現。

我們身上都結了很厚的冰,鞋子也濕透了,但不覺得冷,心裏熱呼呼的。這樣我們一路發到B鎮。一直到晚7點鐘我們才回到家。

「師父,弟子來晚了。」

2000年10月8日,我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車,真是正念顯神威。那時的心情真是無以言表,淚水飛流,我默默地對師父說:「師父,弟子來晚了。」我感受到我天體中的正神全跟著火車一起飛,有一種勢不可擋的氣勢,很快就到了北京。

我身上只有200元錢,想到這錢不能讓警察得去,白白浪費掉,得用於救度眾生。於是我去複印店印了200張傳單,傳單內容是我真實的修煉故事,講述的是我如何從一個脾氣暴躁的人轉變為一個祥和美好的生命,這一切都源於《轉法輪》。200張傳單在快天黑時就發完了,身上只剩10元錢,住不起旅店,我就在一個小胡同的破沙發上睡了一宿,朦朧中似有人在說:「往北走。」清晨,我上了天安門廣場,因是第一次進京,不知如何做好,想起有人說的往北走,我便向北走去,正好看見幾位同修在打坐,就加入了他們的行列。

不能半途而廢

有一天晚上,我和兩位同修去一個較遠的村子做真相。我們一路上一直發正念除惡。我們搭成人牆把真相貼子貼得很高。來到村子後,當我正站在同修肩上往電線桿上張貼「惡人榜」時,同修告訴有人來了,我首先想到:「我不能半途而廢,我得把它貼好、貼牢後才能下來。」我跳下來後,人早已走到跟前,同修說「看看吧」,我們繼續前行,我回身說「誰看誰有福」。那人竟呆呆地站在那望我們而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