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講真相的故事(77)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25日】99年在當權小人掀起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無論城市還是鄉村都有法輪大法修煉者。三年來數千萬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歷經了魔難而變得越來越堅定、理智和成熟。面對無數深受欺騙的中國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賦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將真相告訴中國人民,救度著眾生。

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邪惡的迫害,不承認舊勢力毀滅眾生所安排的一切。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組大陸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國人民講真相的事蹟:

漆黑的夜一下子亮了起來

某鄉鎮一大法弟子,白天在家獨自做大法條幅30多條。夜間外出懸掛。其夜,伸手不見五指。農村的街道上沒有路燈,目不視物。該大法弟子扛著竹桿在街上和行人相撞方知。於是他發正念,請師父幫助。奇蹟出現了,漆黑的夜一下子亮了起來。一團光照著他前面的路。他用竹桿尖挑起的大法條幅,彷彿挑著一盞盞紅燈籠,準確地掛在路兩邊的樹上。第二天,來往的行人都看到了。有力地震懾、清除了邪惡。

立志做一個合格的弟子

從明慧網上,我看到邪惡勢力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獄中同修度日如年,我再也坐不住了,於同年冬,又一次踏上進京正法之路。幾經周折,來到北京,把在家準備好的條幅展開,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這時,幾名警察將我強行架上警車。車上已坐滿了大法弟子,惡警對我們拳打腳踢,將車開到北京某派出所,把我們關在大鐵籠子裏,我鼓勵同修們:「不要配合邪惡,堅決不能報姓名。」為抵制邪惡,我開始絕食,惡警經過兩天的輪番圍攻、恐嚇,最後只剩我一人沒報姓名。惡警們恨透了我,將我一隻手銬在走廊裏的暖氣管上,哪個警察過來都踹一腳。他們對我軟硬兼施仍無濟於事。「一個不動就制萬動!」(《法輪佛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最後把我放了。當時,我淚流滿面,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又一次替弟子承受,使我又回到正法的洪流中來。我立志一定要做一個合格的弟子,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

兩次進京護法,使我對大法的信念堅如磐石。每天除幹好常人工作外,其餘時間都用在學法、講真相上。為做好講真相的事,我克服了多方困難。有的地方沒人敢做真相材料,我就一個人去做幾百份材料。有時,一做就是10幾個晚上,從不覺疲勞。想到師父為我們承受太多太多,而我們只是做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更覺得肩負的責任重大。

為了讓我們那一地區的人民明白大法真相,除了講真相、撒傳單外,晚上我就一個人到十里外的村子掛條幅,一掛就是一夜,此外,還向公路兩旁的電線桿和大樹上噴油漆字,醒目的油漆大字,吸引來往車輛,他們都說法輪功真神了,電線桿和樹上都是「法輪大法好」。由於我們那一地區大法弘揚得好,有力地震懾了邪惡,使得很多有緣人得法。

重視發正念

自從師父發表關於發正念的經文後,我很重視發正念,我覺得作為弟子就應該聽師父的話。因為師父給弟子的都是最好的。我堅持每天24小時整點發正念。在關鍵時刻,我體會到了正念的威力。

2002年底的一天深夜,我們全家都在睡夢中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隨後十幾支手電筒一齊照在窗戶上,並叫喊:「開門!」我感到情況不妙,趕緊下地藏書,嘴裏卻說,「等會兒,正在找鑰匙。」邪惡們急眼了把門撬開,強行搜捕,然後將我誘騙到派出所,我說:「我不會跟你們走的,但我會上網讓全世界都知道又一個大法弟子被你們綁架、迫害。」這時我丈夫(大法弟子)厲聲說道:「你們這是幹甚麼,她犯了甚麼法,有話白天說不行嗎?」正在這時,我女兒(大法弟子)光著腳跑到門外喊:「來人哪,我媽媽要被惡警綁架了!」這時,惡警慌忙把女兒的嘴捂住,拽回屋裏。兒子,兒媳聽說,也從屋裏衝出來,我們一家四口人全力保護我,邪惡被震住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家人把我從壞人手中搶了回來。我仍不停發正念。惡警們見勢不好,慌忙開車逃跑。在師父看護下我化險為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