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講真相的故事(78)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26日】99年在當權小人掀起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無論城市還是鄉村都有法輪大法修煉者。三年來數千萬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歷經了魔難而變得越來越堅定、理智和成熟。面對無數深受欺騙的中國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賦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將真相告訴中國人民,救度著眾生。

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邪惡的迫害,不承認舊勢力毀滅眾生所安排的一切。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組大陸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國人民講真相的事蹟:

正念擺脫迫害

4月25日,我在單位上班,突然看見鄉黨委書記,帶一群警察向院裏走來,我猜到他們是衝我來的(因工作單位只有我一人煉功)。我想:決不能讓邪惡帶走。於是,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去推窗戶。開始推不開,後來一使勁窗戶扇被推到地上,嘩啦一聲玻璃碎了。這時,警察已到走廊,我便從窗戶出去,我看見院子裏一個人也沒有,警車停在大門外,我跳牆而走,惡人發現時,我已到了安全的地方。

師父說:「大法弟子在兩種情況下它們動不了。一個就是堅如磐石,它們不敢動。因為那個時候它們知道,不管你舊的勢力也好,舊的理也好,這個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誰再去迫害,我是絕對不饒它。我身邊還有無數的正神呢!我還有無數的法身都會正法。」(《北美巡迴講法》)就這樣,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在他們的眼皮下走脫。惡警暴跳如雷,動用大量警力非法追捕我,並抄我家,拿走我的照片,揚言要通緝我,但最終還是未得逞。

她想:我一定要出去

有一次,她和幾個功友到附近的村屯講真相,被惡警綁架到縣公安局。惡警們用手銬把她銬在一個房間裏,把房門鎖上就都出去吃飯。

她被關的房間是四樓。她想:我一定要出去,不能呆在這裏。她看著把她鎖在暖氣片的手銬想:請師父幫助我、加持我,我要衝出去。突然,手銬自己開了。可是房門鎖著,怎麼才能出去呢?她看見地上有一塊木塊,就撿起來拿在手裏。她把桌子搬到牆邊,站在桌子上用手裏的木塊把一個窗上的玻璃打碎,她費了好大的勁才從窗戶鑽了出去。可到外面一看是一個民房的房頂,又沒有梯子怎樣才能下去呢?她看見旁邊有一個鐵煙囪,可能是樓下開飯店的排煙管道。她用雙手抱住煙囪,把眼一閉用意念想著:請師父保護我、加持我。只覺得忽的一下,她竟輕飄飄地站到地上。這時,四處漆黑,她甚麼也看不見。

她忽然聽見公安局的人忙亂起來,有人喊:「人跑了,快追。」她一緊張摔到一個大土坑裏,等她站起來時,警察也跑沒了。她帶著滿身的煙灰和塵土走了。當她敲開一個同修的家門時,竟把那個同修嚇了一跳,原來她弄了滿身的黑灰,手上和身上到處是血水和黑灰。同修認了半天才認出她來。第二天,同修為她買來墨鏡,並換了新衣裳,順利地轉移到外地,又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化險為夷

2002年12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還是照樣出去貼真相資料。貼完一個村子正往家趕,忽然看見路上不遠處有一輛警車,只好又從岔路去另一個村子去貼,貼完回來一看道上仍不安全。我就躲進柴草垛裏。

這時警車就過來了,我就發正念,可能當時發的念不純,警車沒走。於是我就跑,警車就在後面追。跑出很遠我又鑽進柴草垛。警車就在柴草垛邊上停著,卻找不到我。我不停地發正念,警車還是不走。大約早晨5點左右,我突然想起師父的經文《甚麼是功能》,於是我就在心裏說:「讓邪惡警察定住,讓警車壞。」說了兩遍。就這樣我不知不覺地回到了家。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到家一看,右腳五個腳趾都凍了,耳朵、臉也凍破了。不到半個月就好得差不多了,但沒好徹底。一天一個同修來看我,說這是邪惡的干擾,要發正念清除。我才如夢初醒,我就發正念,現在也不疼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