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眾生 精進不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28日】我今年51歲。從21歲起就得了風濕性關節炎,後來發展到全身骨頭、關節疼痛難忍,23歲時竟成了風濕性心臟病,全身浮腫,手、腳指變形,長期臥床不起,生活起居全靠愛人料理,真成了一個「活死人」。1997年4月25日我愛人背我去就醫,見廣場壩子有許多人煉功,非常熱鬧,一打聽說是煉法輪功,接著就有煉功人熱情地給我們介紹法輪大法的特點,並說這是高層次的功法,既能祛病健身,又能往高層次上修煉,返本歸真,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就這樣我有幸得了法,參加了集體學法煉功。開始煉功時我站不穩,只能背靠著牆頭煉,煉靜功時坐不下去,一不留神就摔個四腳朝天,長伸伸地倒仰在地上。在功友的幫助下,煉功幾天身體就軟活了,站、坐都能自如了,生活能自理了,再也不要人攙扶了。我逢人便說:「法輪功使我獲得了新生,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真成了幸福的人啦!」

1999年7.20以後,江氏邪惡集團惡毒攻擊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殘酷迫害法輪功,我感到就像萬箭穿心、心如刀絞,淚水長流不止。我下定決心,無論邪惡怎樣猖狂,怎樣殘暴,我都要「助師世間行」,堅持學法煉功,按師父的話去做,因為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我決不丟掉大法,決不忘記師恩。

在邪惡橫行、血雨腥風的歲月裏,我們大法弟子堅持真理,堅持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用事實去證實法。7.20後去北京上訪回來的同修,帶回來一些講真象資料,我想這些是揭露邪惡的證據,我要把它送到群眾中去。數量少,我就用筆抄寫下來,雖然我字寫不好,但我儘量寫工整,讓人能認識。我一邊送我抄寫的資料,一邊用我自身的受益講「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2001年後真象資料多了,每次我都搶著做。趕場天就到街上去散發,晚上我和愛人(不煉功)一起送到鄰里家去,有不乾膠標語或橫幅,我就晚上出去張貼或懸掛。2001年4月的一個晚上,我帶了100多份資料出去,正在一個胡同裏張貼時,突然巡邏警察的摩托車開來了,我一看是個死胡同,進退無路,但我一點不慌不怕,我就立掌發正念:「馬上轉去,不准進來!」警察真聽話,馬上掉頭開走了。我心情平靜地把帶的資料全部做完,安全地回到了家。

2002年除夕夜,當地功友準備了幾百份向世人講真象的賀年卡,我拿了一百多份。正準備出去發送,外地功友又送來一大包資料和光盤,這時其他功友都走了只剩我一人,我就找來一個大包,把資料全部裝好就出發了。這天晚上刮著北風,下著細雨,道路溜滑,因是除夕夜,街燈照得光堂堂的,我堂堂正正地背著包到各家門前去發送資料、光盤。在進入一個巷道時,從亮處到暗處,看不清路而跌了一跤,滾得渾身污泥,我顧不得這些,爬起來提起背包又繼續做,直到把資料發完才回家。

想到邪惡的謊言欺騙世人、毒害眾生,我的心非常難受,我決不能讓它們的罪惡陰謀得逞,我要救度世人。只要有真象資料我就爭著去做,只要有群眾的地方,我都要去講「法輪大法好」,你邪惡巡邏也罷、蹲坑也罷,我都無所畏懼,大法弟子正念足、威力大。「正念顯神威」 ,邪惡無處藏。有時晚上我專找交通要道、行人多的地方去發真象傳單、貼標語掛橫幅。有一次,我在一座橋上掛橫幅,兩邊欄杆都掛上,在燈光映照下「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放出耀眼的紅光,行人來來往往,看得真真切切。

我無論到甚麼地方都要帶上真象資料去散發、張貼,走好每一步,不忘使命。有一次我去A地探親,利用到汽車站、火車站去散步的機會發了很多資料。我深深地認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每時每刻都肩負著證實法和救度眾生的使命。最後,我以師父經文《正神》與同修共勉:「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