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太被三次無理拘留 坦然對警察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28日】我已經70多歲了。得法前身體不好,每年要花去醫藥費9000元左右。96年7月朋友借我一本《轉法輪》,我讀完二遍《轉法輪》後有一種心胸開朗舒服的感覺。我反覆思考,神、佛也不是迷信哪!按真善忍做人多好啊!人道德昇華了,社會穩定了對誰都有利。所以我就找煉功點開始學功。從此以後身體、精神都好起來了,活著也有了勁頭。

可是99年7.20後開始了鋪天蓋地的全國性打壓迫害,大批同修被綁架、被關押,煉功點被強行解散。可是我怎麼也理解不了一個泱泱大國竟然迫害億萬只為做好人、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善良民眾。我總想去北京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可是幾次去北京都被截了回來,公安局把所有去北京的路段全卡死了。

我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讓人們明白這些真相。突然有一天我看見我家樓外到處貼告示,烏七八糟的啥都有,於是我決定也寫告示揭露江××的罪惡。白天寫好,晚上我就出去到處貼,後來我又找了幾個同修一起幹,人多力量大。2001年4月某日上午8點多鐘,朝陽市某公安分局政保科7、8個惡警闖入我家,進屋就翻箱倒櫃。我一看,就心想:師父的書它們看不見,保證翻不去。果然他們翻了好長時間也沒找到,最後把我搬遷樓房投資賬本給拿去了。我說:你們把我賬本拿去幹啥?惡警說:電話本呢?我說:你認為記帳本是電話本那就拿吧。它們要帶我走,我不配合。後來我被綁架到公安局,之後被非法拘留15天。他們讓我簽字,上面寫著「擾亂社會秩序」,我就把拘留票撕了,說:我在家吃早飯就干擾社會秩序了?你們才是歪理邪說呢!惡警們說:你不簽也拘留你!我被劫持到第二拘留所。

後來惡警們提審我,拿出兩張紙,上面寫著大法弟子的名單,讓我認人。我看了一會說一個不認識。政保科副科長衝我吼,我說:你認識的就得我認識啊,我腦袋長到你身上去了?惡警們說:你要好好交代!××x你不認識?給你那些資料?我說:××x我認識,××日報給我一卷子呢,你要要給你拿去。惡警科長氣壞了,吼著:××黨不讓煉法輪功你為甚麼煉?我說:××黨是個虛詞,××黨啥樣?江××代表不了××黨,關鍵是人心是好是壞。惡警趙說:你不也是××黨員嗎?我說:現在××黨不幹××黨的事,我不夠格了。現在就連你們每天晚上出去吃飯自己都不掏腰包,你們不也是××黨員嗎?我現在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你們誰反對真善忍、誰反對大法誰就是在犯罪。後來外邊的人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給了公安局3000元,15天後警察把我放了出來。

2001年5月10日,有位同修到我家來看我,剛到屋幾分鐘,惡警們就闖了進來,說我們兩個搞「串聯」,把我們綁架到拘留所,他們又拘留我15天。惡警們問我為甚麼搞串聯?我說:我家來一個客人就說我搞串聯,那要來兩個就得說我搞聚會吧?好了,今後你們公安局永遠別放我,我一個孤老太太整天悶得慌,拘留挺好,有人給我做伴,集體煉功、集體學法能量場還強。你們要把我放回去以後我天天去你們公安局,把別人放在門縫裏的大法真象資料拿給你們看,這樣多好,我也有人說話了,給你們講講大法真象,你們也省得到家去抓我了。惡警們忙說:老太太你可別來呀,我們可忙了。

2002年4月,我發真象資料時被派出所蹲坑的綁架,我被推上警車,我發正念叫警車壞,警車真的壞了,7、8個人也沒修好。我說:你們把我放了吧,我師父不讓你們抓我。他們也不吱聲,沒辦法都11點多了,他們叫來一輛車把我送到派出所後把我放了。

2002年5月開「公判大會」非法給大法弟子判刑。我頭一天晚上把同修給的新經文放在了衣兜裏,準備第二天找機會給獄中大法弟子看。在大會上,大法弟子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們瘋狂抓人,我被綁架到公安局。警察翻出了我的經文,追問是誰給的?我說:師父給的。女警急了:你師父19日寫的你21日就接到了?我說:我20日早晨就接到了,你理解不了吧,你永遠都理解不了。只有我們大法弟子才能理解。我又被非法拘留了10天。

江××迫害我們大法弟子,連我這70多歲的孤老太太都不放過,我希望人們能夠主持正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