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國內打電話講真相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27日】我最重要的體會就是學法。當學法學得好的時候,打起電話來就比較順利,打電話時正念很強,完全是一種救度眾生的心態,為了別人好的心態,心裏想的是如何讓對方得救。如果法學得不怎麼好呢,正念就沒有那麼強,打起來就感覺比較吃力,說出的話有點言不由衷,不理直氣壯。我深深體會到師父所言:「你們的正念,你們所做的一切,都從法中來。」 (《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在正法中,我看大家做得很好的時候,都是因為大家能夠在法上認識法;做得稍微差一點的時候,我看那就是因為不重視學法,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從打電話的切入方式上,曾經有一段時間比較執著於薩斯病。我一般告訴人說看到國內肺炎流行,我們很擔心,希望盡一點力量,告訴大家如何保持良好的心理狀態,然後提到煉法輪功能提高免疫力。但是往往到這個時候就沒有下文了,感覺到自己被這個病套進去了,沒有起到揭露邪惡的結果,搞得很困惑。後來跟一位同修交流,意識到不能執著於用甚麼方式。同時從師父講法中看到,「講真象的目的大家已經清楚了,就是要揭露這場邪惡的迫害,叫世人知道,叫宇宙眾生知道。你們在這裏講,你們層層修好的身體也在層層不同的天體上講。一定要把這場迫害、這場邪惡揭露出來,叫世人看清,這也是在抑制它,也是在消除它。講真象是最有力的,是大善的行為,因為這場迫害完全是以謊言欺騙為基礎的。」 (《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然後我就直接告訴他們,我是從美國打來的電話,是一位海外華僑,想告訴你一個重要消息,就是從 報紙上看到江××被告到了國際法庭,被起訴群體滅絕罪。我們看到這個消息也感到很震驚。群體滅絕罪就是像當初希特勒屠殺猶太人一樣,江××發動的對法輪功的鎮壓和迫害也導致了非常嚴重的後果。現在有700多人被迫害致死。這樣講我就覺得一下就抓住了邪惡的要害。

然後我接著講,「其中有很多是婦女,還有60-70歲的老人,還有小孩。比如北京工商大學的優秀教師趙昕(故事),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的優秀教師李白帆在青東農場被關兩年,後來被迫害致死,所受的酷刑是無法想像的。他女兒現在失去了爸爸,非常可憐,而且上告無門。我們看到這些事情感到非常震驚,也很痛心。放著貪污腐敗不管,卻花費那麼多人力、物力、財力去鎮壓一個健身功法,他們只是鍛煉身體,修身養性,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卻受到這麼殘酷的迫害。而且現在還有成千上萬的學員被關在監獄、勞教所等遭受非人折磨,無數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並且成立了類似蓋世太保的610辦公室,凌駕於全國的憲法和法律之上,可以不經過任何法律手續隨便抓人、打人,勞教判刑,經濟罰款,各種酷刑折磨。這對國家的法制建設也是非常大的破壞。警察打人不犯法,打死人還立功,甚至獎勵升遷。警察是用來保護人民的,現在卻被用來迫害善良的百姓。這不但給百姓造成了極大的傷害,也給財政經濟帶來很大損失,也嚴重破壞了國家的形像。現在動用那麼多國家資源和人力物力來鎮壓法輪功,那不是拿老百姓的錢反過來鎮壓老百姓嗎?如果這個資金用在經濟建設上,會給國家帶來多大好處呢?文革才過去不久,教訓已經很深刻了,國家好不容易在穩步發展,我們看到都很高興,可突然間又來這麼一場浩劫。國家歷次運動,都給老百姓帶來很大傷害,給國家帶來很大創傷。我們看到這樣的事情真是感到很痛心。」

同時穿插講自焚、薩斯病的情況,以及大法國外弘傳的情況。

有人問你為甚麼給我打電話,我說我做為一個海外華人,也很關心祖國,希望祖國強大。但是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希望能盡一點微薄的力量,儘快阻止這件事情,減少損失。因為他們現在在極力隱瞞事實真相,很多人不知道,所以希望能告訴你這個事情,希望能讓更多人知道我們祖國正在發生這樣殘酷的事實,知道的人越多,他們就不會那麼猖狂。有時舉一個例子,如我們有時看到這樣的消息,看到街上流氓欺負婦女,圍了一大群沒人敢管,就是大家都沒有正義感。如果每個人喊一聲抓流氓,抓小偷,那流氓不就被嚇跑了嗎?如果你能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事情,也是一件功德無量的大好事,能幫助制止這場邪惡,使國家和人民少數損失。敢說真話的人是受到尊敬的,比如301醫院的蔣彥永大夫,70多,把薩斯病情透露美國記者,才使他們重視起來,如果不是這樣,那薩斯病可能會蔓延得更厲害,給大家帶來更大損失。江××為了自己的權力,不顧老百姓的死活。

對方有時問一些問題,就如實告訴他們,幫他們分析。有的問你怎麼知道我這個電話的?我告訴他我是隨便撥的一個電話。

我有時也聊一些常人的話題。有一次打到北京,是一個公用電話,一個藏族女孩接了電話。她本來想告訴我這是一個公用電話,我說這麼巧啊,讓你給接上了,然後就給她講。她也受了一些毒害,通過講事實她都明白了。後來她告訴我她是從西藏來的。我說西藏那個地方很美,我從電影中看到非常的壯觀。在那樣的環境一定會使人胸懷博大,我們看到那裏的人都很善良純樸。我很嚮往那個地方,她說請你將來到我們那裏去做客。還有一次,一個女孩聽說我是博士,在美國,很羨慕,我告訴她其實這些都不重要,人在哪兒都有苦,關鍵是要做一個好人,好人一生平安。然後我給她建議要好好珍惜時間,好好學習,做好人的道理。後來她告訴我她遇到了世外高人。當然我們大法弟子都是世外高人。

一般拿起電話有一些困難,但只要拿起電話,那正念就出來了,每次都是提高,都有考驗,但如果學法學得好,正念就很強。正念一出,感覺對方就在正念的影響之下,邪惡舊勢力就沒有機會插入,他們不好的思想也就冒不出來,真是覺得「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我們的正念之場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如果我自己心態不穩,那他們也會容易受不好的思想控制,效果就不會很好。當我懷疑自己,信心不足時就會出現這種狀態。當我正念很強時,慈悲心油然而生,感覺自己渾身充滿能量,有無數的佛道神在為我加持,我在做一件宇宙中最正的事情,我的心跟佛道神連在了一起。「宇宙中無量無計的佛、道、神與更龐大天體中的生命都在注視這小小的一粒宇宙塵埃上的一切。」(《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深感自己責任重大,無數眾生等著我們去救度。

另外有一點值得注意的就是打電話不能有個人不滿情緒,他們都有很強的愛國思想,必須順著這個思想去給他們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