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真念」之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20日】這篇文章其實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寫就,直到幾天前一位外地同修來見到我,竟也問起了關於惠普1200打印機的一些問題,我才覺得把它整理出來還是有一些必要的……

說起來慚愧,發正念這麼長時間來,真正能有深切感受的時候不是很多。也正因為如此,有了那麼幾次,也就足以刻骨銘心。

我來到了一個新資料點。當同修把這台惠普1200打印機放到我眼前時,他告訴我這位「伙計」已經是個老「游擊隊員」了。雖然幹了這麼長時間的資料工作,也用過了不少打印機,但這個型號我卻是第一次接觸。他簡單的向我介紹了一下這台機器的「脾氣稟性」,並同時告訴了我如何處理,特別強調指出打印背面時紙容易起褶兒,我小心的一一記下了他的告誡並向他尋求解決之道,對此他略顯無奈。

由於有他的事先告知,接下來的幾天之中,問題便開始毫無懸念的如約而至,我按照他預先教我的辦法一一從容化解。當然,背面打褶的問題每天都在發生,但由於被先打了「預防針」,我並未對此有甚麼更多的想法。只是每天望著那些中間起了一條皺褶的資料,我的心裏還是有些堵得慌,可是沒有辦法。

有一次負責點上工作的大姐提醒我要正念對待這件事。她說前幾天別的點兒上的機器也出現了這種情況,她和點兒上的同修齊發正念,當時紙就不再打褶兒了。我聽後豁然,立即回到機器旁盤腿立掌,果然,打褶的情況少了一些,但這足以鼓舞我心。於是在這之後我每隔一段時間便對機器發正念,情況雖有好轉,但打褶兒的現象終究沒有杜絕,情況時好時壞。

就這樣又過了幾天。

一日,在外地專門負責採購的一位同修來到當地,見到我。談話間我提起連日來的困惑,他說惠普1200都那樣。我聽後心中釋然。-----「看來紙打褶兒並不關邪惡甚麼事兒」----我當時心裏這麼想著。因為我知道這位同修長時間以來一直為資料點兒採購各種機器,必然會了解的多一些,所以對他的話我深信不疑。

但事情還遠沒有結束。恰巧在第二天師父發表了在元宵節的講法,我第一次用這台機器打印師父的講法。當看到好端端的紙又出現了那樣的褶子,我再也不能心安理得,這是師父的講法啊!怎麼可以印成這樣呢!我一次一次的發正念,但是無濟於事,我心中很是難過,還印不印下去?這樣皺巴巴的怎麼給同修看呢?誰看著會舒服呢?這種情況真的就不能改變了嗎?我感到我必須對這件事有一個嚴肅而又明確的看法了,也許這裏表面上看起來並不存在邪惡的干擾,也許真是這樣。因為這種機器就是這樣的,──直到這時我才意識到同修的話對我起到了多麼大的作用。無意中,我已經不折不扣的相信並接受了他們對這台機器的看法,它儼然成了我思想中的一堵牆。此時我想,即使真是像他們告訴我的那樣,哪怕所有的惠普1200都有這個毛病,哪怕它一生產出來的時候就都這樣,可是對於它這個生命來講,這不就是不正確狀態嗎?不就是應該歸正的嗎?何況它又是一個處在正法時期參與正法工作的生命,大法不能歸正它嗎?而我是一個神,一個大法弟子,我不能歸正它嗎?我當然能,而且一定能!

當我悟到這兒時,我毫不猶豫的坐下來盤腿立掌,發出了最純淨強大的一念,去除它生命中造成紙張打褶的一切不純淨因素,並從構成它生命的最微觀最本質上歸正它。當這一念發出時,我感到了全身每個細胞和汗毛孔都在脹開,一陣陣的熾熱從我周身的每一寸肌膚向外放射,那時我覺得我的一念不是「力可劈山」,而是可以開天闢地!而又讓我略感吃驚的是,當我睜開眼睛時,我看到當時在我身旁一直忙於別的工作的一位女同修,竟然也放下了手中的活兒在和我一起發正念!我向她說出了我所悟到和感受到的,她非常認同,並說她也感受到了我剛才發正念時的那種磅礡的氣勢,覺得也應該參與進來幫助我,所以就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跟我一起發了正念。我心中頓生感激。我們都相信問題已經得到了最根本的解決,我們都相信紙張再不會出褶兒。

於是我重新啟動打印機,但結果卻出乎我們的預料,紙張不僅依然出褶兒,而且似乎比以前更嚴重了。面對這種常人的尷尬,此時,我明顯的意識到,我的心中卻反而平靜如水,沒有一絲的波動。這樣的情況如果發生在以前的任何一個時候,我的心中都不會平靜的,但剛才發正念時那真實而又深刻的感受使我堅信我已經改變了它!對此我的心中沒有一絲一毫的疑問。我堅信我所悟到的是因為我堅信大法的無所不能,正一切不正的,這本就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此刻應該而且也能夠做得到的,因為大法賦予了我這樣的能力。

此時天已漸黑,同修提醒我該收工了。於是我們都停止了工作。

晚上大家在一起交流的時候,我重新回顧了我當時的所悟所為和所感,並告訴他們雖然紙還在打褶兒,但我確信我絕對已經改變了它(打印機)。

讓我一點兒也不覺得奇怪的是,從第二天開始,那台惠普1200就再也沒有出過一張打褶兒的紙。我知道如果當時我對自己的正念有一點兒的懷疑,就很難說會有甚麼樣的結果。

通過這件事,讓我對甚麼是「真念」有了更明確的感知,也對正法修煉的嚴肅有了更深的理解。

然而可惡的是舊勢力,即使到了那種程度,它們還在製造假象干擾,還在企圖動搖我對大法的堅信,這一點是我無論如何也不能承認和接受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