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無敵天地行」──由發正念所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2日】從開始發正念至今,往往都可感受到強大的能量從身體的微觀發出,甚至可感受到自身所對應的宇宙體系不斷地膨脹、膨脹、再膨脹,但也有些時候雖然也立掌發正念,卻只感受到能量飄飄渺渺,甚至流於形式。我知道這不是偶然的,但到底是甚麼原因造成我發正念時而管用、時而卻不好使呢?後來經過我細細內省,發現自己有個微觀、且深層的執著還在不斷地去,在還沒完全挖掉它之前,這顆心還在反覆地影響著我發正念的純度,它就是我的「爭鬥之心」。

抱著甚麼樣的心態去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是關鍵。往往當我嫉惡如仇時,不善的心、爭鬥之心已悄然而生,也就是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把對方當作敵人來清除。一開始我的敵人是在背後控制惡警的邪惡低靈(從有敵人這個意思上說這是不對的),再後來則是操縱這一切的邪惡舊勢力(還是不對,大法弟子用慈悲正念來正一切不正的,但不把任何生命當敵人)。在除惡的過程中,我一直有敵人,但自己卻總是以對清除邪惡的法理的自我解釋,當藉口來掩蓋自己不願進一步純淨自己,不願放下不易察覺的爭鬥之心。可以想像,當這顆心愈是不放時,功能愈是不好使;而愈是跟對方敵對,愈是跟對方處於同等層次,因為法理也告訴了我們「氣與氣之間是沒有制約作用的」。

記得法上師父也曾說過,修煉中如果我們不能愛我們的敵人,我們就圓滿不了。正法修煉和個人修煉雖然不同,但是在正法中,當面對的是我無法愛、是壞到只能銷毀地步的邪惡的時候,也有一個如何始終保持慈悲善念的問題。如何才能做好呢?我心裏一直很矛盾,直到有一天,當我再翻到《洪吟》裏的「太極」一首時,一切頓時開朗,同時對於慈悲有了更深層的體會。

「太極」裏提到「大道無敵天地行」。以前的我對「無敵」的認知是能力最強、擊敗所有的敵人,這樣才能成為無敵;而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發正念後,對於同樣的兩個字,如今再看,內心體會卻是大大的不同──原來無敵就是慈悲的一種體現。大道之所以無敵,並不是擊敗所有的敵人,而是沒有敵人,根本不把對方當作敵人來看待,那麼他就能「帶著如意真理來」了。

我理解到,發正念就是用純淨的正念指揮佛法神通,而大法的佛法神通更含有了圓融、修補、及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的能力,以前的我可能只是為了除惡而除惡;而如今則是為了挽救眾生而除惡,心態不同力量也不同了,現在的發正念,更能展現出「無敵」的慈悲力量。

如今的我已經明自,個人修煉中為甚麼要做到愛我的「敵人」了,因為只有當我能真正地愛我的「敵人」時,也才是我能真正地慈悲於眾生的時候。而也就在同時,我從人中跳脫了出來,知道在正法中如何慈悲為懷、在發正念中展現出不同層次主的威德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