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個人的營救就是對一個家庭的營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15日】這個週末是美國的母親節。雖然在中國,我們沒有這個節日,但我們每個中國人都尊重著和想念著我們的父母。在這兒我想表達我對我母親的勇氣的敬意,也希望大家都和我一樣在心底裏惦記著她。在此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讓我們開始營救包括我母親在內的,許許多多我的,你的和他(她)的親人回家的工作。

我媽媽的名字叫陳靜江,53歲。在她修煉法輪功前,多年來患有多種慢性疾病。在我們家鄉附近,她是一個出名的老病號。從她在1996年開始煉法輪功之後,她的病一個又一個的消失了。隨著煉功時間的增長,她變得更加平和,更加為他人著想,因為她身上的病痛,做到這一點對她煉功前來說是很難的。我的姑姑注意到了她對生活的態度的變化。姑姑覺得只有一種非凡的力量才能這麼深刻地改變一個人的心,因此她也決定修煉法輪功。媽媽健康狀況的改善對我父親和我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們全家都開始修煉法輪功。

自從1999年7月20日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發生在我家的悲劇也開始了。我們家再也沒有了隱私權。我的父母幾次被迫到當地的公安局去談話,在那兒,警察試圖讓他們「坦白」。一天,一個警察拿著一盤磁帶對我父親說,「你應噹噹心你說的話,所有你同你兒子的對話都被監控了.」 在1999年11月,我父親告訴我這件事。

2000年,我媽媽幾次被迫參加所謂的「轉化班」,在那兒,警察系統地對她進行洗腦。2001年1月,恰好在春節到來之際,警察在我家發現了法輪功傳單,媽媽因而被捕。警察們用傳單作為指控我媽媽組織法輪功煉功者的證據。二月中旬,媽媽被判三年強制勞教。

從那時開始,媽媽三番五次地從一個勞教所或監獄被轉到另一個勞教所或監獄。每天她被強迫在非常差的條件下高強度地工作相當長的時間。她被迫在農田和高體力強度的車間工作。我父親被告知若她不放棄她的信仰,他不能有任何探望她的機會。

最近,媽媽已被隔離,得到關於她當前處境的任何消息已經相當困難。

一個曾經非常幸福的家庭就這樣被江澤民拆散了。我已經有四年沒看到過媽媽那慈祥的臉龐了。沒有一天,我不在為我父母的處境而擔憂。我家的遭遇對我本人來說是特殊的,但它代表了今天中國成百萬家庭的遭遇。善良而無辜的人們在遭受著被無理強加的痛苦的折磨。

我為我媽媽為堅持真理和她個人對法輪功的信仰而不屈服於邪惡和殘酷的迫害而感到由衷的自豪。但,這種自豪並不能治癒我內心的傷痛。媽媽正在被無理的監禁,我要盡我一切所能去為她的釋放而呼籲。

全球營救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組織已經成立。這個組織已經從勞教所救出了許多像我媽媽一樣的人。加拿大政府參與了這項工作,並且取得了多次成功。其它國家也取得了一些成功。當我們的父母和兄弟姊妹每天在遭受折磨時,在美國的我們同樣受到了迫害。即使你沒有親人被關在勞教所裏,你的朋友或同事也許有。當法輪功學員把江澤民以侵犯人權罪告上法庭時,對在中國的家庭成員的迫害已被用作法輪功受迫害對美國有著直接影響的證據。讓我們都來認識到這場迫害對美國公民及其居留者的日常生活有著怎樣的影響。對一個身陷囹圄的母親的營救同時也是對一個丈夫,一個兒子,一個女兒的營救和對一個完整家庭的幸福的恢復。讓我們一起努力,把我們的親人營救回家,同時結束這場令人髮指的迫害。

(這是作者在2003年5月9日美國中部2003年法輪大法日慶祝盛典上的發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