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心願(圖)

——寫在母親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高精度圖片
【明慧網2003年5月11日】我是一個修煉法輪功的母親,有許多通過修煉而發生巨大變化的親身經歷。在這母親節到來之際,想與普天下所有的母親分享這些變化的喜悅,祝願天下所有的家庭幸福美滿,闔家團聚。

我和我先生都是搞藝術的。在修煉法輪功前,我先生對藝術的追求可以說是廢寢忘食,為了白天能有時間作畫,寧願把白班都改成夜班,使得他的胃病越來越嚴重了,發展到每頓飯都離不開胃藥,其他的疾病如白癜風等也接踵而來,使身體衰弱不堪。因此要經常到醫院做各種檢查,這一切使得他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

我自己除了要工作,所有的家務都落在我一個人身上,還要為孩子們操心。女兒一個人在外地讀書後來又到國外工作,一個女孩子離家這麼遠,我這個作母親的怎能不掛心呢?過一段時間就要打電話詢問情況,不然心裏老是揪著。經常國際長途電話,經濟又成問題,我就想方設法用單位的長途線。身邊的兒子雖然不用像女兒那樣掛心,可又擔心他在社會上變壞。上學時擔心他學習不好,好不容易工作了,還是讓人費心。年輕人喜歡在一起吃喝,經常是到了發薪水的日子,朋友們就來找他,本來就不多的薪水,這樣一來還不夠他自己花的。更令人擔心的是怕他在外面學壞,雖然兒子心地善良,不去惹事,可是誰能保證別人不找他的事呢?為此,我每天提心吊膽,如果晚上兒子很晚還沒回家,不知要到大街上迎多少趟,感覺壓力太大了。再加上身體本來就不好:各種疼痛、高血壓、骨質增生,真是沒有一處好過的。自己從上學到工作,就沒有趕上好時候:大躍進、生產救災、四清運動、文化大革命,那一幕幕驚心動魄的場面至今現在回想起來,還心有餘悸呢!有時感到我這個做母親的怎麼這麼苦、這麼累啊?真是覺得快承受不住了,我的精神幾乎要崩潰了。

直到95年修煉了法輪功,我和先生看了《轉法輪》這本書,才解開了我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心也明瞭,眼也亮了。覺得書中講得句句都是真理,句句都打進了我們的心靈深處,解開了無數的心結:知道了人為甚麼痛苦、為甚麼要真正地做一個好人,明白了「人各有命」的道理。書中的每一句話都像滴滴甘露滋潤著我那疲憊不堪的心靈。首先,家裏安上了長途電話線,不再用單位的電話打國際長途了;我也不再那樣牽掛孩子了,我的心裏從來沒有那樣踏實過。我們老兩口首先從自身做起,先生也不發脾氣了,我們共同學法、煉功,遇到矛盾首先想到對方的感受,看看是不是自己哪裏做得不好。在不知不覺中,我們的病全都不翼而飛了,自然地藥也都扔掉了……工作的勁頭也都更足了。家裏處處洋溢著祥和的氣氛,心裏有說不出的喜悅。

我們老兩口都深知要想讓子女走正路、生活幸福,只有按「真、善、忍」修煉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才能得到。因此,我們便急不可待地將大法介紹給孩子們。兩個孩子都先後走上了修煉之路,女兒也有了自己幸福的小家庭,隨後女婿也入了修煉的門。我的兒子在我身邊,我親眼目睹了他修煉法輪功後的變化:首先把酒戒了,慢慢地那幫朋友也不再找他吃喝了。在工作中,他不計各人得失、任勞任怨、勤勤懇懇,下班後就及早趕回家,幫我做一些家務、學法、煉功。我們老兩口看了他的變化,感到無比欣慰。

我不再感到作為一個母親是個負擔、壓力大,孩子們都不再讓我操心了,我這個做母親的從來沒有這樣輕鬆過。

然而不幸的是,自1999年7月之後,這一切美好都被江氏政府無情地奪走了。先生和兒子僅僅因修煉法輪功、努力按「真、善、忍」做好人而先後3次被抓,遭受了殘酷的折磨。在勞教所近兩年的精神與肉體的折磨之後,先生被告知得了胸膜炎,非常虛弱。

在這母親節之際,我願所有被江氏集團的謊言所矇蔽的人知道法輪大法的真相,知道江氏集團是如何將千千萬萬原本美滿的家庭拆散的!

願所有善良的人們記住: 法輪大法好!



王延英,加拿大法輪功學員,現居多倫多。王女士的丈夫和兒子因修煉法輪功於2000年10月被關押山東劉長山勞教所,經由加拿大各界營救,於2002年秋先後獲釋,但仍處於警方監視之下。一家人至今不能團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