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江××及其幫兇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23日】我四歲的時候媽媽就死於肺病,我自己的女兒一生出來就是個殘疾兒(小腦發育不良),我和妹妹是跟舅母和表哥(患精神病)一起長大的。我從年輕時就有病,總在看病吃藥,多年下來對醫生和藥物已沒有信心。95年身體狀況急劇下降,用一句不誇張的話來講,從頭到腳都是病。臉上厚厚一層黑斑,人又黃又腫,腳和手的指甲都變得奇形怪狀,生活不能自理。當時有人告訴我煉法輪功可以讓道德回升同時又可以祛病,而我誤認為做好人與生病是兩回事,所以就一笑了之。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西藥、中藥、廣告藥、甚麼偏方都用盡了。在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很不情願,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去了我們廠的煉功點。一個星期後突然發現自己所有的病都沒有了!不僅身體上的受益讓我非常吃驚,而且感到一生心情都沒有這樣舒暢過,從此開始了我的修煉之路。

我是五十年代出生的,對於佛、道、神只知其名,不知其實,對氣功、修煉一切都沒有概念。認為佛、道、神只是人的美好願望,故事而已,接受的是無神教育。但是雷鋒確是我永遠學習的榜樣,立志長大後要像他們一樣做一個正直而善良的人。可是現實生活中往往「吃虧」的總是我,當我用同樣的方式回擊對方後心裏又感到不安。面對茫茫的世界,心裏很苦,找不到平衡,也不知用甚麼標準來把握自己的行動,評判它的對錯。我修煉後師父書中講的真善忍深深的打動了我,吸引了我。師父所講的一切都和我內心很深的地方有一種共鳴、呼應。師父講的才是我一生崇尚的,世界上最美的。心中時常湧動著一句話:永遠跟隨師父,堅修到底。

99年7月22日電視上突然宣布不准學煉法輪功,我感到十分不理解,也不能接受。這麼好的功法怎麼不讓煉呢?電視、廣播裏宣傳的和我所了解的完全是兩回事。我只感到江氏集團太卑鄙了,所以也就沒有把他們宣傳的那一套放在心上。我對身邊所接觸的人講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是怎麼回事,我照樣學法煉功。我們街的主任多次到我家說:「你如果還要煉法輪功,還要說他好,我們就對你不客氣了。」我回答說:「本來就是好的,我說真話也有錯嗎?」2001年1月十幾號,也就是春節的前幾天,街道辦事處和派出所的一共來了四個人,緊接著我們廠退管科又來了四個人,他們來的目的就是逼我放棄對真善忍的修煉,被我堅決拒絕了。第二天街道辦事處又來了一人,發一張通知,叫我第二天到街道辦事處洗腦班「學習」,我又堅決拒絕了:一是我是在做好人,不需要「學習」你們那個;二是我沒時間。我的一個朋友子宮切除已經住院有十幾天了,白天我要為他們夫婦做飯、送飯、洗衣服,晚上要到醫院護理她。

2002年1月20日的深夜,二個便衣突然闖入病房,強行要將我帶走,當時病房裏只有我和病人。因馬上就是春節,病人紛紛出院,我提出通知病人家人一聲,遭到拒絕。強行將我推上停在市醫院後門的囚車。一共來了七個人,有我們廠保衛科的兩個人。囚車開到我家,在我拒不簽字的情況下把我家抄了個底朝天。廠保衛科科長說:「你把字簽了,罪要小些。」我理直氣壯地問:「我當好人有啥罪?」我知道可能要坐牢,提出把生活用具、換洗衣服帶上,但遭到拒絕,被拘留在市第一看守所15天,罪名是「擾亂社會治安秩序」。請問,我在醫院看護病人是怎樣的「擾亂社會治安秩序」?助人為樂是中華民族的美德,現在也有罪嗎?拘留證上明明是15天,結果沒有通過任何程序非法拘留了18天。18天後說釋放回家,在值班室國安大隊的警察強行搜身,然後再用欺騙手段出門後推上了警車,拉入第二看守所的洗腦班,一直軟禁到5月22日。他們剝奪了我的一切權利、自由,強行從我的養老工資中扣一千元所謂的「學習費」,另交每天生活費五元,造成我女兒四個月沒有一分錢的生活來源,表哥無人照顧。這裏每天三頓霉米飯、臭蘿蔔、鹽菜湯,實行24小時監控,逼我們說假話,在「保證書」上簽字。從1月20日被非法關押,到5月9號已幾個月過去了,別人都穿短袖、裙子,我卻還穿著冬天裏的棉衣。我熱得實在不行了,提出回家拿衣服。開始他們不理,我跟他們講:「你們國安大隊的隊長不是說學習班來去自由嗎?再不理我我自己走了。」在這種情況下,公安局副局長、政法委書記、國安大隊隊長來了,他們三個也不知說了些甚麼,二話沒有跟我講又要走,我就跟在他們後面。他們叫我上警車,我以為是回家拿衣服,哪知是去一看守所,在一看守所我堅決不配合邪惡,遭到值班惡警和所長的拳打腳踢,扯頭髮,打耳光,辱罵,戴手銬、腳鐐(50斤重)。5月22日將我交給街道主任繼續監控,要求我不管走到哪裏都要「請假、報告」,不准和煉功人往來。同年6月27日在茶樓又被惡警以非法聚會為由,將我第二次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判勞教一年,9月25日送往省女子勞教所。那裏更是邪惡至極、殘酷卑鄙、慘無人道。我親眼目睹了許多迫害事實。入隊前由吸毒犯強行扒光衣服搜身,然後安排專門培訓的邪悟者在我極度疲勞與暈車,神智不清的情況下散布邪悟。然後,由二名吸毒犯「包夾」晝夜看管,以所謂「坐軍姿」、「站爬壁」等形式體罰,用偽善的面目,借大法中的語言「向內找」等迷惑我,使我在神智不清的狀態下被強制洗腦[注]。

我在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有甚麼罪?我講真話又有甚麼罪?江XX利用手中的權力,顛倒黑白,迫害大法,迫害大法修煉者,編造欺世的謊言矇蔽眾生,制定「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與株連九族的群體滅絕政策,迫害真善忍與信仰真善忍的億萬民眾必將受到正義的審判。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