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奔馳的列車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21日】那一天,和我們在一起的一位同修中午出去後就和我們失去了聯繫。為防不測,我們把一些事做了必要的處理。晚上,我們從側面得到了證實,同修已出事。稍許憂慮之後我們平靜下來,我沒有離開這座城市的意思,因為第二天是我在這座城市一家公司第一天正式上班,我知道那裏有有緣人等我去救渡,我發正念加持同修的同時清除另外空間一切敢於迫害我們的邪惡,不准它們得逞。

第二天、我按約定去上班,我以勤奮敬業在上班的第一天就給老闆和同事留下了一個好的印象。

下班回來我提著自行車剛走到我們住的二樓拐彎處,就聽樓上很喧鬧,一看我們的房門大開著。聽見一個人在裏面詢問我妻子甚麼……。我一下反應過來:惡人找來了。我冷靜了一下,迅速折轉身,提車下樓,出了院門,這下注意到院子裏停了一輛黑色轎車,應是惡徒開來的。我想,先在院門正對的地方看一看,等他們出來。

院門正對有一排商店,我把車停在最右邊的一堵牆那兒。這時其中一店鋪的老頭突然衝我喝斥幾句,叫我走開。我看我的車並沒擋著誰,心裏有點難受,但想,叫走就走吧,於是把車推著往出院門的左邊走了幾十米,回過頭,就看那黑色轎車出院門往右邊開走了……。我這才意識到是師父安排他叫我走開的呀。

我重新進去,但防盜門裏面的木門也鎖上了,我打不開,這時對面鄰居的女主人出來,對我說:剛才公安局來人把你們誰誰誰都帶走了,你屋裏該沒甚麼吧?這家男主人是派出所的,而女主人呢,好奇心強,喜歡打聽隱私。我平靜的對他們說:「謝謝你告訴我,我們沒有做任何不好的事,屋裏也沒有甚麼東西。」我下了樓。

怎麼辦呢,我邊走邊想,心裏也為同修難過,一下冒出一個念頭:離開這裏,北上。一摸身上還有點錢,夠車費,可身上甚麼都沒帶呀,但又一想,怕甚麼呢,還有甚麼捨不得的呢。不管怎樣,先去吃一點東西再說,我到一家麵館要了一碗麵。我吃著,心裏忽然想起我打工那兒,就這麼走了嗎?不行,我得堂堂正正的去辭行,這不是一個講真相的好機會嗎?我騎車到了公司找到了老闆夫婦倆,我對他們說:「我很想在這兒繼續做下去,但很遺憾我可能不得不離開這兒了。」老闆夫婦很吃驚,急問:為甚麼?於是我就把我們的情況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們,並把大法遭受的迫害的真相也講了出來。老闆夫婦非常受觸動,對大法和我們深表同情,只是對我們的安全擔心,我說我準備北上。老闆主動問我錢夠不夠。我心裏一陣感動,是啊,他們對危難中的大法弟子表現出來的善念善行會給他們帶來多麼美好的未來……。我成全他的好意,另外多一點盤纏路上也寬裕一些,就借了100元〔後來不久我通知家人就去及時的還了這筆錢〕。

在到車站的汽車上我動了一念:希望在火車上我周圍都是善良的人。

到車站的時候,牌子上寫著:所有到第二天北上的車次座票均已售完。這段時間正值開學,很擠。我想:站著也沒關係,難道我還怕站一宵嗎?就這時,有一個小伙子過來喊:誰買票?我一看正是我想坐的這趟車的座票啊,7:45開,現在7點十幾分了。兩張,我買了其中一張:x號車10號座。

到了車上,一中年婦女帶一小孩,坐在10號座上〔10號靠窗〕,我把票給他們看,中年婦女對我說:「小伙子,讓我小孩坐靠窗吧。」我笑道:「好啊。」坐下來她對我說:10-12號座票是他們昨天就買好了的。本來小孩的父親也是要一起走的,但臨時有事走不了,今天上午10點多鐘他們把票賣給了票販。我心裏很感慨:早上10點到下午7點過,這麼長時間,我這時趕來就賣在我手上,票這麼不好買,真是巧啊,是師父安排你來得救來了的啊。

對面座位的兩個女孩,皮箱看樣子有些沉,她們準備把箱塞到座椅下。我對她們說:我幫你們放行李架上吧。我在行李架上給她們騰了一個空,把這個皮箱放上去碼好。她們連聲對我說謝謝,我看得出來那是發自內心的。對座靠窗是一個長頭髮的小伙子,我開始對他沒甚麼好感。

列車啟動,向北駛去。我和「鄰居們」交談,知道中年婦女的丈夫是在這座城市服役,她們母子倆是來探親的,這下回去了。對面兩個女孩是師院的大學生,開學了去報到的。那個小伙子原來是美院的畢業生,現在搞裝潢設計,同時兼職營銷策劃。我給他講了我原來看過的一個笑話:說有一個人要到美院去,但找不著路,有一個人告訴他說,你到了哪兒哪兒如果看到長頭髮的男生多起來了,就說明美院快到了。笑話講完,他們都笑了起來。我又和他們聊了聊學生時的趣事甚麼的,氣氛很愉快也很和諧……我知道這是我給他們講真相前所需要的,但是以甚麼方式把話題插入呢?

我們隔座全是警察。我一上車時就注意到了,心裏開始不免有些障礙。理智也告訴我在這個環境中講真相還不能太張揚,不過我有一個很堅定的意識:就是不管怎樣一定會有一個好的切入點的,師父會幫我的。也不著急,先看一看吧。列車行駛途中,外邊也不知是誰,擲了一個硬物,「啪」的一聲,將隔座警察坐的那扇車窗擊中,破了一個洞四週也裂開了。我忽然悟到:破除邪惡的障礙呀!我發正念清除控制那些警察的邪惡因素;清除一切敢於障礙我講真相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同時清除周圍這些人頭腦中裝著對大法不好的觀念……。

那個美院的畢業生很熱情,給我們這些「鄰居」一會兒吃這樣一會兒吃那樣。又把公司營銷宣傳的一些小禮品給我們展示,後來又摸出一把印有商標的禮品圓珠筆硬要一人給一支。我接了一支,我想起今天上班前一位同修給我買的一本工作筆記還在衣兜裏呢,我拿出來試筆……腦子裏一下明白我該怎麼做了。我用筆在本子上寫了三個字「法輪功」。我拿給他們一一看遍,我說:「你們知道嗎?」

他們一下全緊張起來,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正對我的那個女孩,完全就是驚慌失措,下意識的四下張望,臉脹得通紅,坐立不安。我心裏一陣難過:那些邪惡把這些善良的人矇蔽、毒害至深!……。我迅速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同時發正念清除迫害他們的邪惡,我語氣適中的、鎮定的給他們先講了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對面那個女孩終於還是坐不住了,把杯子拿上打水去,我知道她是為甚麼。我繼續給另外的人講著:我身心的巨變〔剛開始美院畢業生猜過我年齡,在得知我真實年齡時對我很年輕的樣子感到吃驚。我當時告訴他說,等會兒我會告訴你為甚麼的〕,這下我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才有這樣的年輕面貌。還有我們在社會各方面都在做好人的事實等。我想我堅定而又祥和的心態,有理有據不可爭辯的事實,震撼了他們明白的一面。他們從最初的慌亂中平靜下來,靜靜的聽我講……那個打水的女孩回來了。我注意調整我講話的內容,儘量使她感覺壓力不那麼大,中途我又插一些她們感興趣的內容,氣氛逐漸的又恢復到剛才的那種輕鬆和諧的狀態。

列車在輕快的前進,真相也是越講越明,到後來我看到他們臉上都洋溢著理解的笑意,再沒有了緊張和無由的恐懼。我後來善意的把我開始看到他們的樣子講給他們聽。中間那個女孩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我們原來不知道……。」我為這個純樸善良的女孩感到由衷的高興。

那個美院的畢業生在其他人睡去後,還和我談了很多很多。我不僅告訴他更多的真相,也談到了對人生的一些認識。我鼓勵他:獨立客觀的思考和看待他所接觸的周圍發生的一切事物,不帶觀念,不盲從和輕信封閉的一言堂的宣傳,更不去人云亦云的說、做那些不好的事,我告訴他那是一個生命真正的智慧。我看得出他眼中流露出的信任和尊敬,我想我開始的以貌取人那真是人的觀念。

一夜的旅行,列車到達目的地。臨走時我與他們一一互道珍重,美院畢業生拍拍我的肩:「大哥,我希望你們越來越好!」

我知道,一個頭腦中裝著「法輪大法好」的善念的生命一定會有美好的未來!

* * * * *

事情發生在2003年2月中旬,當時不久我曾把一路經歷寫下來過。但後來流離失所,稿子放在一處沒帶上。今天發正念時把那一段經歷寫下來的念頭油然而生,提起筆,寫出來證實法,也與眾同修互勉。其中我悟到:在緊急關頭,如果一個大法弟子心中充滿的是對師父的正信,能夠明白一個大法弟子所肩負的責任和使命,放下自我從法上認識法,把正法與救渡眾生的事擺在首位,一路就有師尊的呵護,就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會成為令邪惡膽寒、宇宙中堅不可摧的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