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以我的親身經歷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9日】我是一名女大學生。在12歲時,由於媽媽患心臟病住院,請名醫,找專家,花了三萬餘元,病卻繼續加重,就在這種情況下,有人給媽媽請來寶書《轉法輪》,媽媽學法輪功不到兩個月,不但媽媽的心臟病好了,連其它的病如:高血壓、氣管炎、胃炎等十餘種疑難病症也奇蹟般一掃而光,更神奇的是滿頭白髮變成了黑髮。我明白大法不一般,我感到師父太神了,從此我和媽媽一起學法。全家人擔心媽媽的病久治不癒的愁容不見了,全家幸福美滿,歡樂一片,我知道這是大法給帶來的。

99年7•20,邪惡的江XX開始對法輪功瘋狂鎮壓,我的家由祥和美滿變得陰沉淒慘,七零八落。媽媽無辜被關六次,被抄家四次,強行勒索加上扣發工資款額達三萬七千餘元,惡警像陰鬼一樣明闖暗探到我家騷擾達四十餘人次,同時數不清的大法弟子遭到了更殘酷的迫害,有的被判刑,有的被勞教,有的被逼得流離失所,丟下家裏的幼子老人無人照管,甚至很多人被活活打死……首惡逞兇、惡徒橫行,上億人面臨迫害,文明的中國大地簡直成了人間地獄。

在這次正邪的較量中,我為了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曾三次進京,兩次走上天安門。第一次正法是4-25,那次是為了要求釋放無辜被捕的45名天津法輪功學員。當天下午4點40分至五點左右,在西邊的大法弟子看到了天上出現了大小法輪,大的像傘,小的像球,五顏六色,滿天飛舞,整整顯現了20餘分鐘,同修們有的合十,有的流下了激動的淚水……連警察和清潔工都在向著法輪不停的喊:「快看、快看!」同時掌聲四起。夜裏九點,聽說放了人,我們便當天返回來了。

第二次是2001年元旦,到京後便被便衣騙到黑店,進店前他們說不要身份證,每人每夜10元,一進店他們立即強行每人要100元。全店布滿了便衣特務,我姨不說地址,被打得血順口流出。我和媽媽被帶進一個房間,他們問我的姓名,媽媽制止我說:「沒必要告訴他們。」媽媽說這是黑店,我們不住了,拉著我就要走。後來一個人進來攔住我們不讓走,100元又給退了20元,說你倆共收80元,一人40元。(其他人強要100元後也沒讓住)

第二天八點多,我們來到天安門,一眼就看到一條巨型紅色橫幅。我們趕到跟前時,聽說這個橫幅有99米長,警察半天也奪不走,後來用刀一段段地割開了。那天早上不知拉走多少車大法弟子。這時又見一位坐著輪椅的老人高喊「法輪大法好」,從西南方向進來,緊接著我看見有一位父親抱著3、4歲的小男孩口裏不停的喊著「法輪大法好」,雙手把「還師父清白」的橫幅舉過頭頂。有時在同一個地點,突然有3、4個人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有時在不同的地點同時打出數個不同字樣的五彩橫幅。有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高喊著:「真善忍是教人向善的,師父是救人的,鎮壓是錯誤的。」也被幾個惡警抬上警車,在車內她還繼續喊著……我看到年輕的弟子舉著橫幅喊著:「法輪大法好」繞著廣場周圍跑;我看到年邁的弟子橫幅還沒打出就被惡警打得頭破血流;還有一個警車拉滿了大法弟子,一個6、7歲的小女孩領著全車的人喊著大法口號……全場便衣密布,舉橫幅喊口號也此起彼伏。下午又打出一條100米長的橫幅……

由於媽媽那天要找一位同修,從廣場三進三出,結果同修沒找到(後來才知道,在我們沒進廣場時那位同修就被惡警帶走了)。我和媽媽帶的橫幅也沒打出,為此我後悔、我自責、我流淚、我的心在滴血,我好像長大了(當時17歲)。我看清了邪惡的卑鄙,我看到了法的偉大,我為同修的壯舉感到自豪,我明白師父的事沒白做。

2001年7-20,我和一位比我大一歲的同修再一次到北京證實法(去天安門廣場貼標語)。一進廣場就看到惡警布滿了整個廣場,五步一哨、三步一崗,有時像梳頭一樣反覆來回跑,還有很多便衣在隱蔽的角落裏,像尋找獵物的惡狼一樣四處張望,大有烏雲壓頂天欲墜之勢,可我們並沒有把它們放在眼裏,毅然開始了我們的正法行動,一邊在廣場各處張貼「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真善忍」、「還師父清白」等真相標語,一邊堅定地默念師尊的正法口訣……突然廣場中心聚集了很多人,我們跑過去一看,原來是五、六個惡警正對著一個20歲左右的大法弟子連推帶搡,惡警們手裏還拿著剛剛從這位大法弟子手中搶來的橫幅。而這位女弟子始終從容鎮靜,正義凜然地高聲在講: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就是學法律的,你們這樣做是違反憲法、侵犯人權、執法犯法,真正應該受到法律制裁的是你們,而不是以真善忍為準則的這些好人……因為圍觀的人很多,還有外國人,這些惡警被震懾得狼狽不堪,慌忙把這位女學員推上警車。我從車窗看到惡警們推倒這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此時我震驚了,這就是所謂的首都警察,它們竟然對手無寸鐵的弱女子如此殘暴,更看到江氏流氓集團卑鄙的邪惡本質!

幾分鐘後又有一個大學生模樣的大法弟子站出來了,又一個……他們一個個被殘暴的警察推上警車。此刻我落淚了,我為大法弟子的壯舉而驕傲,更為中國的無望而痛心!難道這個所謂的首都每天都在重複著這毫無人性的鎮壓嗎?江氏為何要與這上億的善良百姓公然為敵?難道江一手遮天無視國家法律而永遠逍遙法外嗎?這時我不由得想起了歷史上的昏君為甚麼會亡國……此時此刻我豁然明白這些偉大的修煉者為甚麼要堅決這樣做,原來他們是要用生命喚醒世人!同修的捨生忘死激勵著我,我一口氣貼完了所帶的五十條左右標語,當往天安門圍欄上張貼時,被惡警發現,我並沒有害怕,一邊繼續貼一邊發出強大的正念「讓惡警定在那裏過不來」,它就真的沒動,我真的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我們就是正法神,一切邪惡都將在師尊的正法口訣放出的萬丈金光中化掉!

師父說:「目前所有對大法犯過罪的惡人,在對大法弟子所謂的邪惡考驗中沒有利用價值了的已經開始遭惡報,從現在開始會大量出現。……」(《大法堅不可摧》)

為了喚醒和救度所有被電影、電視、報紙等媒體鋪天蓋地的謊言矇蔽的世人,我把媽媽給我的每月100元生活費(每月只吃17-60元,我想再苦也比監獄中的大法弟子強得多)和親朋好友給我的壓歲錢節省下來(幾年來共攢了2000餘元)用於做真相資料,揭露邪惡制止迫害,廣泛寄發給各級政府、公安和學校等領導、群眾和惡警及610等……政保科科長找到學校要查我的筆跡,讓校長拿我的筆記本,校長問我說,你給公安他們寄過法輪功材料沒有?他們來調查你。我說那是救他們,我要去給他們洪法,讓他們不要再做既害人又害己的事了。校長害怕地說:這樣會帶來麻煩的。校長拿了其他學員的筆記本給公安看去了。

一天晚上,我去一棟樓裏做真相材料,很費勁地摸黑到了頂層,心裏想:如能亮點多好啊,突然這一層的燈真的亮了(無聲控),當下一層樓時這一層又亮了,一直到底層都是這樣,發完材料出來一看六層樓全是漆黑一片,我知道這是大法的神威,是師父鼓勵我。

以上我的經歷,證實了法的殊勝、偉大,也是我看清了江氏集團的殘暴、邪惡,在此把它的罪惡公布於世,以求世人能清醒,免遭毒害,更希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儘快調查依法嚴懲江氏犯罪集團,營救被非法關押的以真善忍為準則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讓光明再現人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