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近四年來遭受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6日】我於1997年修煉法輪大法,大法使我身心健康,從此我無病一身輕,戒掉了吸煙、酗酒等所有不良習慣,最重要的是明白了人生目的是返本歸真。1999年7月20日,我同未婚妻(法輪功學員)辦理了結婚登記手續,當天深夜得知獨裁者江XX迫害法輪功的消息,便和妻子一起去省政府上訪請願。當時的省政府門前雖然上訪人員人山人海,並不斷的增加,可是秩序井然,人們只是默默地等待著政府官員能夠傾聽百姓的心聲。過了不久武警部隊和警察便開始抓人打人,婦女的叫聲和孩子的哭聲響成一片……後來才聽說那天的情景全國都一樣,人們不斷的來,他們就不斷的抓。我們被強制送到一個體育館,當時正值盛夏,成千上萬無辜善良的百姓被整天集體曝曬。由於人數太多,那一次我們在下午很晚被放回。

2000年初在電視上看到總理關於「重視信訪工作」的講話後,2月26日我和妻子去北京上訪,並給北京國務院信訪辦郵寄了關於煉功受益和我們地區不法官員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一些事實的上訪信,希望能夠得到政府的理解和客觀公正的解決。到了北京從出租車司機那裏得知信訪辦已成了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場所,我們無處可去很失望,在北京住了幾日,3月3日便去了每一個中國人都敬仰的地方──天安門廣場。在那裏只因為我和妻子坐在廣場的路燈下就被警察和清掃人員(便衣特務)粗暴綁架,強行送往廣場公安分局,在這過程中我還曾被一警察打耳光。

由於時值「兩會」前夕,廣場分局警察欺騙我們說把我們的心聲傳達給兩會代表是他們的工作職責,一定會負責到底。他們卑鄙地利用善良百姓對政府的信任騙取了我們的地址,隨後就把我們交由我市駐京辦事處帶走。在駐京辦事處我倆被勒索了身上最後幾十元錢,又轉到黑龍江省森工總局駐京辦事處關押,當時處理此事的負責人是省森工總局公安處緝毒科的郝科長。在那裏我被銬在地上5天,僅有的幾枚硬幣也被搜刮一空後,2月8日被黑龍江省東京城林業公安局何副局長、潘XX等幾人送到東京城林業看守所非法關押。

在我和妻子被非法關押期間,東京城林業公安局迫使我父母承擔了所有進京費用約14,000餘元,一年以後在我母親的強烈要求下還了約10,000元。我在看守所的遭遇是不堪回首的,七、八個人每天吃喝拉撒睡擠在一間不足十平米的房間,說是房間,其實除了供排泄用的塑料桶外甚麼都沒有。連小便都要喊「報告,我要……」,每天洗臉刷牙加上廁所只給一次兩三分鐘,而廁所就是一淌地溝。即使是這樣,還經常遭到看守人員的辱罵。在那裏我被公安人員恐嚇:如不改變信仰,就要把牢底坐穿。幾天後,公安局局長非法簽發了我的逮捕令。

我面臨著真理與親情的重大選擇。幾十年來中國曆次運動搞得人們麻木不仁,正義感全無,對當權者更是談虎色變,幾乎所有的家人都來求我違心的放棄信仰,母親多次求我,還曾哭得死去活來,向我下跪要我屈從於邪惡的淫威,保證不再上訪,那時我也哭得將要昏厥過去。後來我終於沒有抵抗住這種種壓力,被迫向邪惡低頭,違心的向他們保證不再去上訪,之後我在很長一段時間裏精神萎靡不振。2月18日我在家人擔保下被釋放,雖然這段時間不長,可給我和我的親人們的精神摧殘是永遠不可能磨滅的。這段時間公安局的當事人有:王漢興(局長),何副局長(主管局長),於科長(政保科),潘XX(政保科公安人員)。

可是事情還遠沒有結束,2000年10月1日,因為我對大法堅定明確的態度,我的主管領導很為難,由於我工作一向認真負責,得到了領導的信任,他們無奈於這場邪惡的迫害。因為受迫害株連的人也包括他們,為了不牽連他們,我不得不被迫辭職。從那時起,我便開始了失業的生活,為生活奔波又換了幾家工作單位。

2001年9月9日我像往常一樣下班回家,傍晚約了一長時間未見面的同修(法輪功學員在家中會客是要冒風險的),由於他妻子的身體非常不好,出自於關心和他約定在公園見面。可剛到公園我就被幾個不明身份的人不容分說摁倒在草地上,並且用槍頂著頭,戴上手銬,揚言我要動就打死我。隨後始終用衣服蒙著我的頭,我被粗暴地推上車,在車上我看不見可仍然挨了打,走了很久綁架到一所樓內,在這過程中,我始終被蒙著頭,並且不知綁架我的是甚麼人。直到從頭上拿掉衣服才看清面前的人有的穿著警服,牆上的獎狀上寫著「東郊派出所」。從此可看出他們也知道所為之事,是見不得光的。他們自稱是市陽明公安分局的辦案人員,其實目的就是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東郊派出所他們得不到他們想要的就瘋狂毒打我,又去抄我的家,其中惡警A和B在我雙手背拷無法躲閃的情況下使盡全力拼命打我的腹部和腰部,B嘴裏還說著要「掏」死我,我幾次被打倒在地,覺得非常痛苦。當我問他們為甚麼要這樣對待我時,A不屑的說這還是輕的。這話他們說對了,大法弟子王曉忠就在前幾天被迫害致死。後來我曾質問他們打死王曉忠的事,B雖心虛可嘴還硬,說打死了又能怎麼樣?可見所謂的警察在江XX無恥惡毒欺騙之下,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執法犯法、草菅人命。殊不知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他們正在無知地毀滅著自己。江XX是在把無知的人們往地獄裏拉往火坑裏推呀!

在去抄我家的路上,雖然我戴著手銬,惡警C始終緊緊地抱著我,生怕我跑了,還陰陽怪氣地說:你就認命吧,練法輪功有甚麼好,還不能崩扔兒(嫖娼)等等。他們抄家不用任何手續,進屋亂翻一氣,最後抄走了電腦打印機等物。抄家後,沒有任何理由,他們把懷有身孕的妻子也帶走,由於我倆不配合他們的強盜行為,一路高喊「法輪大法好!」「警察打人了!」揭露他們身份。他們又狠狠打我,直到上車,C還威脅我:(外面人多)等回去再好好收拾你,能熬過今晚就算你厲害。當天晚上以後他們好像忙於調查我的身份,始終把我銬在暖氣管上。第二天中午,屋裏的人都出去了,我就拿到鑰匙,打開手銬離開東郊派出所,走出很遠隱約聽到警車鳴叫聲夾雜著鳴槍聲……

家鄉是不能呆了,就這樣我一個人流亡到外省打工,從此過上了顛沛流離的生活。當事人有:東郊派出所所長,副所長張玉柱(主管此案),警察A(據知情人描述很像陽明分局政保大隊隊長董國君,此人迫害過許多大法弟子,曾被明慧網上惡人榜),警察B,警察C,張玉柱之子(司機,抓我和抄家時他在場),此外還有一些東郊派出所的警察也在場。東郊派出所電話:0453-6306110。

身在異地他鄉可我受迫害的經歷並沒有結束,18個月以來,平時親人的思念自不必說,每逢過年節假日,我們連電話都不能打一個,對法輪功學員親屬電話監控是很普遍的。父親母親日漸衰老,作為兒子不能盡孝道;作為丈夫,卻妻離子散,一家人不能共享天倫。這還不算,每當到了那些數不盡的「敏感日」,警察又要不斷去騷擾,令全家老小、親朋好友提心吊膽,視公安警察如洪水猛獸,多少個日夜她們在恐懼不安中度過。

近4年來,江XX及其恐怖組織「610」給我和我的家庭帶來的痛苦是不可言喻的,對我所有親人和朋友的精神摧殘也是無法磨滅的。可是在中國,我只是受迫害的億萬法輪功學員中的普通一員,我的家庭也只是倍受摧殘的千百萬家庭中的一份子。今天,我們仍在繼續承受著江XX邪惡勢力的殘酷迫害。其實在江XX一夥殘酷摧殘、惡毒欺詐下受害的何止千百萬個家庭,那是全中國的無辜百姓,其中也包括那些直接迫害我們的受謊言矇蔽的公安幹警,他們不斷地作惡,下場將是非常可怕的。

我和我所有受到迫害的家人們,指控江XX及其「610」邪惡組織,希望早日把它們推上國際審判台,再現人間正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