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法弟子自述受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3日】沒修大法前我是個危重病人,在醫院長年住院。98年病情加重,四處尋醫,各種費用花了數萬元。99年4月得法,是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北京4.25萬人上訪事件發生後,派出所惡警多次騷擾我家,搜走我的大法書籍,又以拘留來威脅逼我寫不上北京的保證。2000年正月十四,我準備進京上訪在火車站買票時被非法抓捕並拘留。雖然我在拘留票上寫明我不同意拘留,還是被強行綁架到拘留所拘留15天,派出所還無理罰了我2000元錢。

2000年12月27日我因為到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被非法抓至北京西城看守所。12月31日因北京監獄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太多(因大家都不報姓名),公安開始向全國各地分流關押這些人。我看見一輛輛滿載大法弟子的南京依威克車排成如長龍的的車隊,前不見頭、後不見尾。我和15名功友被分到瀋陽第五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在我絕食抗議期間,瀋陽一處的警察來提審我,強迫我蹲下,因我不配合,他就用髒鞋踩我的衣服、踢我的腿骨。在絕食第9天時,我的血壓已降至為零,還有4位功友的心臟血壓也出現異常,管教仍拿來很粗的管子堅持要給我們灌食。由於我們的堅決抵制,他們沒有得逞。經所長授意,我們5人被帶到瀋陽監管醫院繼續迫害。這裏名為醫院,實為地下監獄,距離地面12米。我們5人被戴上手銬,綁在長條凳上。幾個彪形大漢站在四周隨時準備拷打他們認為不配合他們的功友。我們每人被強行灌進1.25升飲料瓶容量的一瓶玉米糊後,又被灌了很多濃鹽水。我們5人都出現便血和血尿。我還出現了心絞痛。我正告他們我在修煉前是個嚴重的腎病患者、需要到醫院透析的病人,他們這樣強行灌鹽水是在謀殺生命、是在犯罪。

不久,他們又給我們進行了強行灌食和灌濃鹽水。一週後因為第五看守所大法弟子集體絕食,向監獄要人,我們才被送回第五看守所。不久,我和4個功友被送到瀋陽自強勞教所非法關押。那裏的犯人都是賣淫女居多,我們被這些人包夾,24小時都有人看守不許我們之間說話。在被非法提審過程中,瀋陽一處的惡警隊長對我又大耍流氓。因長時間被逼坐板和灌濃鹽水,我的腳已經腫的穿不上鞋。每日早7點被強迫出去上工,晚6點下工。每日30元的伙食費吃的卻都是水煮爛白菜。2001年元月下旬,我被派出所接回當地,因堅決不寫「決裂書」,又被送至監獄。我因在瀋陽被迫害得舊病復發,體檢後監獄怕擔責任、拒收我,公安才作罷。

2001年12月的一天,我在接小孩回家的路上又被兩名警察強行帶回市公安局問話,我反覆和他們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派出所的惡警又對我家人進行敲詐。2002年12月的一天深夜,派出所惡警突然又闖進我家非法搜查抄家。惡警猛擊我的頭部和背部,導致我嘔吐並吐血、心絞痛,政保科歹徒猛打我頭、踢我小腿並邪惡地用污言穢語道:「如果你不配合我們,就用瓶子給你[陰部]插上,到時你受不了就都說了!」我又被非法拘留15天。2003年2月以來,街道又多次來我家騷擾,逼得我現在有家不能回。

目前在中國大陸還有數以千萬的大法弟子被迫害,他們有失去生命的,還有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送精神病院的,被非法罰款、抄家、被迫流離失所的更是不計其數。我在這裏代表中國大陸被迫害的法輪大法學員,呼籲國際正義力量將江XX犯罪集團及其610犯罪組織繩之以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