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5月14日】我97年因有病喜得大法。99年4.25進京上訪,7.20又去北京上訪。後被送縣看守所。因對法理認識不到位,和邪惡迫害,昧著良心寫「保證書」。後來經過學法認識到不足,非常後悔。現聲明所謂的「保證書」徹底作廢。

2002年4月16日蠡縣小陳派出所人員張佔根等把我從家中強行帶走,還開走了我的三輪車,到派出所不許說法輪大法好,不許上廁所,一小時後,把我拉到溫留公路收費站,在那蠡縣政保陳貴興和小陳派出所所長李小奇問我資料來源以及上線、下線,寄過甚麼東西沒有。我沒說,他們就對我瘋狂用電棒電、打耳光、皮帶抽,都沒動了我的心。最後邪惡之徒拿來從我家抄來的大法資料,企圖達到他們罪惡的目的。師父說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他們不配迫害我。這時張佔根等過來問我如不放你,恨我嗎?我悟到,邪惡害怕了。就說不恨。我們師父說過,修煉的人無怨無恨,以苦為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這個宇宙中的理不饒你。他們又對我進行非人折磨。由於對法認識不夠,沒站在法的基點上面對邪惡,用了人的一面,一念之差,承認了邪惡舊勢力的安排。隨後,我意識到自己被邪惡鑽了空子,想到了師父的話:「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見真性》)這是師父的教誨。

邪惡之徒又對我進行了更狠毒的迫害,煙頭燙、電腳心、手心、用鞋打耳光,開飛機。暴徒把我倒背著手銬在床頭上,坐不能坐,立不能立,躺不能躺,他們看了看表,已是晚上3點多。留四個看著我,一夜不讓睡覺。4月17日上午8點多到12點,我又受了非人折磨。我再一次挺住了。「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也三言兩語》)。

一星期後,政保科讓我出賣同修,我甚麼也沒說。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計劃一個個破產了,他們又一次氣急敗壞的走了。我在獄中一直發正念,要無條件放我回家。24號,邪惡之徒來放我回家,我知道師父慈悲看護著我。回到家中,3點多我無意中發現,政保科的車藏在一邊,周圍還有生面孔。我發正念的同時騎上一輛摩托車,用正念甩掉了邪惡之徒的追趕。現在又走入了正法的洪流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