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5日】

1、洗腦

在三大隊生活區南樓,惡警們專門訓練出了一批迫害、威逼大法弟子的骨幹打手。剛被劫持進勞教所三大隊的大法弟子,首先在南樓被非法隔離。在所謂的「入所班」中,惡徒們灌輸、散布詆毀、誣蔑大法的惡毒謊言。

惡警和猶大們用惡毒手段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非法隔離一個月左右,不讓與周圍同修見面、說話。規定由兩人以上「包夾」,上衛生間、洗手間必有「包夾」隨同,有的強行談話,安排「包夾」連續數日不讓睡覺。有的規定數人監視、折磨大法弟子到晚上12點以後,甚至連續幾天不讓睡覺,如:大法弟子張寶菊被關到資料室「隔離」,不讓睡覺一個月之久;還有的被無理殘酷折磨,隔離、上繩、坐刑具,如:大法弟子韓富蘭被劫持到所辦公樓下坐刑3天,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勞教所還操縱惡警及猶大們強迫大法弟子看誹謗大法與師父的錄像、電視及資料。強迫大法弟子唱帶有政治色彩的歌;安排外地迫害學員的惡人到三大隊給大法弟子洗腦,其中蔡朝東等參與了毒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聽、不看這些毒害宣傳或不配合他們時,他們就變本加厲的施暴,暴曬太陽數小時,在大院內被迫站、半蹲、站軍姿幾個小時,更惡毒的是它們還威逼違心屈服的學員對著師父的法像謾罵師父,已達到了沒有人性,沒有理智的地步。

2、「包夾」

對於堅定的大法弟子,三大隊組成「互監組」,安排二到三人的「包夾」監視大法弟子,這些「包夾」大部份都是勞教犯人(如吸毒、盜竊等),他們強行規定大法弟子一切行動都得由「包夾」跟隨,包括上衛生間。他們不讓堅定的大法弟子之間說話,不讓學法,煉功,不讓在院內坐,不讓在床上坐直、彎腿,一天的繁重勞動、雙腿發疼,在床上彎腿時,就會被惡警誣陷成「違反規定」,而被加期,扣分。堅定的大法弟子還時常遭到打罵和人格污辱。在生活區院內坐著、站著、嘴動著、閉著眼都被惡警和「包夾」誣陷成「聚會」、煉功、發正念、念經文,而被扣上「違反所規所紀」的罪名。同時「包夾」人就因此當作「包夾」不到位,而扣分加期。這些「包夾」就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成了惡警操縱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工具。

3、毀書

大法弟子用心血在艱苦複雜的環境中,在夜班崗哨嚴密控制下(每5分鐘巡迴一次輪轉值班),大法弟子在床上用被子遮擋,藉著一絲亮光抄寫的一篇篇、一本本師父的經文、及講法。被惡警發現後,全部被毀壞。目前她(他)們利用一切機會,搜查大法弟子抄寫的經文、定期和不定期的搜身、搜床被、衣物,有些惡警將被褥拆爛,尋找經文、不讓大法弟子學法。然而在這樣的惡毒環境下,沒有動搖大法弟子堅修大法的意志,我們更理智,更有智慧,嚴格抓緊時間、為了自己的同化和提高、嚴格向內找,歸正自己的思想與行為,使邪惡無縫可鑽。我們又堂堂正正的一個字、一個字地認真抄寫師父的經文和講法,在惡劣、殘酷的環境中,一張張、一本本互相傳遞,轉抄經文。我們用正念除惡,抓住每個機會維護、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甚麼迫害也動搖不了大法弟子堅定的心。

4、毒打

在勞教所大法弟子被打的不計其數,惡警強迫大法弟子唱帶有政治色彩的歌,大法弟子堅強不屈,就被毒打。胡鐵玲被打就是一例。

7月23日,因大法弟子不屈服於惡警安排,不唱帶政治性的歌曲,而被在院內罰站,被體罰連續七、八個小時,從7點到第二天凌晨3點左右,20多人堅守心性,維護大法。當胡鐵玲被叫到俱樂部門口時,幾個吸毒人員一擁而上拉她的頭髮,將頭髮揪下一撮。用腳踢她,臉部、頭部、鼻樑被打得出血,血流在身上,這時,一位吸毒人員見此情景怕擔責任,便用毛巾擦去地上的血,以銷毀證據,然後她們又將胡鐵玲脖子向後仰,頭向上使鼻子中的血往口腔內流,不往外流,從而可以銷毀她們的罪證。在外面的大法弟子聽到胡鐵玲叫喊,跑過來制止時,她們一擁而上堵在門口,撒謊說胡鐵玲根本沒有被打,是她蹲在地上用頭撞牆。

胡鐵玲在解教前一個多月內到離開勞教所,她全身無力,不能久站,頭暈不止,胸部時常出現巨痛,從鼻樑骨的兩側到後腦及眼睛一直疼痛不止,舌不能頂上顎、一接觸上顎就感到呼吸困難。

5、奴役

在勞教所,我們除了承受每天的繁重勞動外,惡警隨意擠佔我們難得的星期天,強行安排加班,不加班者還要扣分、加期,侵犯我們的人身權利。

6、迫害大法弟子家屬

對堅定的大法弟子,她們強行要求家屬入大門時簽名,簽一張惡警印好的反對法輪大法的表格,簽了就可以入院,隔著玻璃窗拿著耳機通話,不簽名的就被排斥在勞教所大門外,有的來幾次都不讓見面,許多明辨是非、知道法輪大法好的家屬和同門弟子,他們千里迢迢來見親人,看到迫害大法的簽名表便拒絕簽名,絕不妥協。但許多不明真相的家屬,無可奈何的簽了名,並受到毒害。

7、誹謗師父、大法與大法弟子

近幾個月來勞教所大肆利用高音喇叭誹謗大法與師父及大法弟子,毒害眾生。對於邪惡的迫害,

對此,我們堅決用正念清除。

我們同時向惡警、犯人講真相:周口市文化館學員依旺班身患十三種病,學煉法輪大法一個半月後全消失了,這不是法輪大法好的見證嗎?周口市某學員撿到一萬元現金歸還失主,這不是大法修心的體現嗎?一位老人(大法弟子)步行上訪,穿爛九雙鞋步行到北京天安門見到警察,第一句話說:「你們看看我這幾雙鞋是步行穿爛的,我吃了這些苦,是因為要到天安門前對你們說聲:法輪大法好。」勞教所的邪惡的廣播是在顛倒黑白。

補充材料:

2000年以前,勞教所是一個破舊的平房構成的生活區和生產區。兩年多時間卻變化極大。以前的破舊平房沒有了,勞教所大門內的五層辦公樓蓋成了,內設惡警住宿和設有殘害大法弟子的行刑間,建設面積巨大,辦公設施裝修豪華,大院內還設有數十塊花園、操場和停車場。同時在生活區又快速建成勞教人員住宿樓(五層)和惡警所在的辦公樓(合二為一),面積巨大。為甚麼會變化如此快呢?是因為江氏流氓集團要在這裏殘酷迫害大法弟子,這裏是邪惡勢力的黑窩。惡警們因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卻得到了「獎勵」,並被上級縱容,繼續行惡。每一個大法弟子來到勞教所,上級就撥來一到兩萬元錢(專用於強迫修煉人放棄真善忍),從99年起,非法關押了多少大法弟子無法確切統計,原則上45歲以上勞教所就不收容。但現在被關押的年齡最大法輪功學員是63歲的老人。該所長武宏儒還揚言,煉法輪功的,八十歲也收。

2002年11月17日,大法弟子陳麗君在宿舍床上坐著,單手立掌發正念時,被一吸毒人員(該人是洛陽市籍,名叫陳敏,十惡俱全,是勞教所勞教人員迫害大法弟子最惡毒的一個)往陳麗君胸前猛打,打開被子,不讓蓋,又要找皮帶抽打陳麗君,這時被人拉開了,她還惡毒的謾罵大法和師父。後三大隊隊長賈美麗到現場不但不管,反而威脅陳麗君。

在這裏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是舉不勝舉的。

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的惡警利用所謂的參加全國統考《公民道德教育》,企圖用偽善和欺騙把大法弟子拉入政治,並以「上繩」,加期等加以威脅。

三大隊隊長賈美麗在一次集中會上講「這是一次政治任務、政治考試,誰如不參加考試,就被加期,這是上面決定的,必須進行強制執行。」大法弟子不服從,不配合,同時反覆講清真相。被惡警無理智地強行迫害。如:王紅霞不參加考試,2002年10月26日到期時,胡隊長提前2天告訴她:因沒參加考試,被加期六個月,她家人及單位來人接她時,卻在半路上被騙回家。

王紅霞為了證實大法、在不公的對待下,對惡警講真相同時,進行了絕食。卻在11月6日被胡隊長騙到生產區大門外,剛到大門外,一群保安迎面而來,這時又出現了陳蘭英(她是機械科的,她每次在大法弟子被「上繩」「上銬」時是主要打手),王紅霞立即跑回車間,並喊道:「我不去,全是騙人的陷阱」,於是胡隊長及陳蘭英也追上來隨後就進來了幾個男保安,其中一個保安將王紅霞背扭,拖拉在地上,這時惡警也配合。此時全車間大法弟子整體用正念除惡,紛紛擁去講清真相,不允許邪惡如此猖狂,「決不能把紅霞帶走!」邪惡膽寒,陰謀未得逞。

近來他們將大法弟子周紅英等幾個非法隔離,並遠送到許昌男子勞教所去「洗腦」。周紅英等人一件換洗的衣服也沒讓帶,現在已二十多天,至今還沒有歸所。

(2002年11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