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種種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1日】

1 強制洗腦,分甚麼「入所班」「昇華班」「下沉班」,剛入所,首先進行隔離,「包夾」不准睡覺,進行體罰,太陽下曝曬等。
例〈1〉張寶菊等被隔離關入資料室內一個半月不准睡覺。
例〈2〉韓福蘭被送入辦公樓刑室內進行上繩,不准吃,不准睡,連續三天,「包夾」人用雙手將她頭撞在鐵門上,牆上。被撞昏迷過去。
例〈3〉很多人被迫睡在冰冷的地上,(有床不讓睡)
例〈4〉惡警又加倍惡毒迫害大法弟子,手段下流毒辣,將常喜榮,荊建秋,周紅英,趙榮花等各自隔離在一套封閉的招待所套房內,入門後不讓外走一步,被「包夾」看管,有專人送飯,頭三天不讓睡覺,由做工作的人從外邊叫來的一些邪惡骨幹進行輪流騷擾,冬天洗冷水澡。武宏儒(所長)對堅信者威脅說:「你不轉化,等著坐冷板凳……」趙榮花,常喜榮都坐了,常喜榮被強制關禁閉隔離,至今仍不見下落,已達3個月了。荊建秋,范進等大法弟子隔離2個多月後回到車間幹活。

2 利用廣播宣傳,誹謗,攻擊大法與師父,音量開至最大。

3 用吸毒和其他性質人員對大法弟子進行「包夾」,規定許多不准:不准閉眼,不准坐在床上直腰彎腿,幹警有時半夜或休息時間到寢室將大法弟子蓋的被子揭開查看,有時還要「包夾人」與大法弟子一起上廁所,如有不在一起時「包夾」雙方都要加期,扣分。由此有意從中製造矛盾,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對大法犯罪。大法弟子被打被罵被侮辱已經成了家常便飯,
例:大法弟子經常被吸毒人陳敏又打又罵,暴徒用拳頭捶擊其腦部,寒冷冬天拉她被子不准蓋,用皮帶打,被在場人員制止。

4 侵佔人權:強行搜身,搜鋪,搜經文,不准煉功學法,否則上繩,加期,扣分。

5 侵占星期天休息,使勁逼著大法弟子加班,不加班連寢室也不讓進,被幾次趕至寢室外(寢室落鎖)受凍。

6 加強繁重勞動進行體罰,3大隊管生產的隊長鄭玉鳳專給大法弟子開會說:「你們不轉化就和吸毒等其他性質(在那裏統稱為雜牌號)一樣,任務一樣多。」3大隊的任務比其他幾個隊的任務都重(例:折書頁,4隊每人每天折500頁,而3隊定為1000頁)吸毒人員超額可減期,而大法弟子只加期,從未減期,每天都幹10多個小時勞動,中午不准休息,勞動量超過承受能力,不分年齡老少經常因加班幹活而吃冷飯冷菜。

7 強制唱政治歌曲,不唱進行體罰,幹警大叫:「不唱不准吃飯。」等。僅2002年進行幾次體罰在院內站7,8個小時,不准睡覺。
例:大法弟子胡鐵玲因不唱被打,4,5個吸毒人員用腳踢臉部,拉著頭髮踩,鼻被打出血,流在地上怕人看見連忙用毛巾擦,用雙手夾住她的脖子,頭向後仰,將出血往內流。被打後胡鐵玲全身無力,頭暈,不能吃飯,鼻樑到腦後一直巨痛,呼吸困難。

8 大法弟子經常被隨意謾罵,毆打,上刑,上繩……
例〈1〉陳麗君,周紅英,荊建秋等在2002年夏初參加所謂軍訓而經常在太陽下曝曬。
〈2〉韓福蘭,王愛芳等被上繩。
〈3〉賈淑芬等被借故廣播操作不到位而強行在太陽下曝曬大半晌。
〈4〉顧春紅,高亞男等因不參加所裏的模擬考試而被上繩又加期。

9 逼迫大法弟子參加所謂的「公民道德教育」考試,不參加被痛訓,扣分,加期,到期再加期。
例〈1〉王紅霞因拒考而被加期6個月。
〈2〉韋貴榮,韓國珍等因不參加而加期3個月。
〈3〉丁香琴,許雲樸,蘇娥,賈淑芬,顧春紅,高亞男,許金鳳,李素敏加期3個月。

10 毒害世人眾生,接見日不准大法弟子家屬接見,規定要在反對大法的表格裏簽名後才讓見。

11 隨意塗改,歪曲事實,迫害有「功」,得到上司重用,被評為「部優」,撥鉅款蓋兩座高等大樓,樓內,院內翻修一番。
例〈1〉李小景勞教表被隨意塗改,原勞教1年不知何故改為3年。
〈2〉荊建秋早已到期,卻不讓看勞教書,遲遲不放。
〈3〉賈淑芬因勞教期有誤從當地公安局開來證明,惡警卻藉口一句話沒按她的意思(日期寫的很清楚)而作廢。

12 三大隊幹警張惠,崔瑩等搜收大法弟子寫的經文到瘋狂地步,出口就是髒話,隊長賈美麗邪惡的說:「我就是要破壞大法,把我砍成肉漿了我也要破壞大法;我就是要迫害你們,不要讓我抓到迫害你們的藉口,我不怕下地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