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金剛不動 永遠是第一位的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29日】前幾天網上登出同修被抓的消息讓我非常痛心,我本應該早一點提醒他,或許會對他有所幫助。去年10月,他講起剛剛被抓的一位同修時說:「他做得很不錯,但是咱們這兒邪惡太強了,能做到這樣已經相當不錯了。」我當即表示了不同看法,師父說過「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個人認為:「如果一個大法弟子真能時刻在法上、做得非常好卻被抓了,不是等於說大法能被邪惡動得了嗎?這怎麼能成立呢?你把大法擺到哪了?」

他說:「你是反過來看的,好像也有道理。」後來他居然又說:「我相信自己即使被抓也能正念闖出來。」我很驚訝,為甚麼不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卻留個根在那裏?我本應該與他深入探討,挖一挖有沒有不符合大法的隱藏很深的思想根源,可當時卻讓這些問題都溜走了。回想起來是被人情所障礙,他這幾年做了相當多的正法工作,我不好意思說,也怕自己有悟偏的地方,表面上是一團和氣,不批評也不指責,其實沒真正為同修負責。

我想起98年集體學法時輔導員讓大家帶上七、八本書,每次討論一個專題。我堅決反對這種學法方式但沒有效果,後來師父明確指出不准這樣學法,我挺高興。可每當我一談起此事,就有同修毫不客氣地批評我:「你別覺得你的對。」我很不服氣:「師父都說了我的對!為甚麼你不讓我說?」隨著學法的深入,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慢慢地我明白了,我對了是因為我聽了師父的話,師父在《精進要旨》「學法」(1995年9月9日)中已經說過學法的方式是通讀,所以其實並沒有「我的對」這一說法,「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轉法輪》「顯示心理」)

大法金剛不動,永遠是第一位的。我牢牢地記住這一點。舊勢力認為它們的安排是最對的,聽不進正法中師父的告誡,才對大法犯下這麼大的罪業,註定了被淘汰掉。當個人總是強調我如何如何的時候,那不就是舊勢力的表現嗎?師父在我的生命中建立了一套最新、最正的標準,一切只能用大法來衡量。如果我做好了甚麼事,根本的原因不在於我對了,只表明在這件事上我站在了法上,走在了師父給安排的路上;如果哪件事被邪惡鑽了空子,那一定是我當時不小心,偏離了大法,「都是因為你們做得不夠,眾神都被舊的宇宙法理限制得乾著急沒辦法。」(《北美巡迴講法》)「舊勢力就捉住他僵持的這一點,不斷地加強它你的對、你的對、你就做得對!」(《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讓我們陷在很強的自我中不能自拔,不知不覺地走舊勢力安排的路,甚至於被迫害了還自以為做得不錯、是邪惡太厲害了。這種認識的基點已經偏離了大法,該清醒了。我非常感謝當年在個人修煉階段同修對我不留情面,我也應該對同修負起責任了。

前段時間與兩位同修交流,甲說,乙被抓了,但周圍的人都覺得他修得挺不錯,對法理認識得也好,對乙被抓很困惑。我建議找出漏洞,要不然最壞的可能是這些人普遍都有這個問題。甲回想起來,乙臨出事前跟甲說過萬一聯繫不上(暗示會出事)大法工作找誰接替,並且跟別人也這樣講過。我認為問題就在這兒:邪惡安排了迫害,同修乙沒去否定它,卻在它們安排之下進行後續安排,其實還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師父講過「關鍵時刻還是他自己說了算」,如果大家一起互相切磋,真正從法理上明白,就連舊勢力的本身我們都不承認,一定能否定得了邪惡的安排。

在場的同修丙認為,你不要去想可能會出事,想就是去求了,它就會來。我認為這還不夠,你不求它也會來。「它們為了它們安排的事情不出問題,在上一個地球時它們已經演習過一遍了。大家想想,它們能不執著嗎?它們能放手它們要做嗎?」,「難就難在舊勢力對你是輕易不放手的,它要鑽你的空子,你有一點疏忽它就會鑽。所以正念很足的情況下,它就鑽不了,因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這個當師父的也不承認。當然了,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為我們絕對不能承認它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師父說,「大家做得好不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目的是不叫舊勢力鑽空子。」(《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在此提醒同修正確認識師父(大法)、大法弟子、舊勢力這三者的關係,時刻把大法擺在第一位,不被表象所迷惑,不被人情所動,事情過後及時找出漏洞,從法上成熟起來。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