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上認識對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

——「我們在迫害中有多大比例是在走著舊勢力安排的路」討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3日】目前在大陸對大法的迫害,集中體現在對關押大法弟子的迫害。而且在全國各監獄、勞教所迫害升級表現得尤為突出。就這件事與各位同修交流。

一、閱讀明慧「大陸綜合消息」的思想變化

「大陸綜合消息」主要刊登大陸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和迫害中使用的手段。師父講:「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全世界其它地區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除圓滿自己的一切外,都是在揭露那裏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那麼從這些方面來看,中國大陸大法的情況是不能不報導的,特別是被迫害致死的與迫害中所使用的邪惡手段,要作為重要內容報導,……」(《精進要旨(二)﹒致歐洲圓明網》)

1、最初讀這類報導時,內心的震撼無以言表。主要體現在對邪惡的恐懼,想像自己置身其中是過不了這麼大關的,很不願意看這類文章,有一段時間竟迴避不看。對問題的看法仍處在個人修煉階段,認為是在過關,承認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其實,這種害怕邪惡的心態,正是中了邪惡的安排,因為它們就可以藉此為理由「理所當然」地安排和考驗我們,也就是殘酷迫害大法弟子了。怕心越重,迫害越重。這方面法理師父已經講了很多了。

試想,如果每個大法弟子對大法都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而且殺頭都不怕,那邪惡還下得了手嗎?因為它們的目的無非是讓你當不成正法弟子,可你堅定得殺頭都不動搖,它打你關你還有甚麼用呢?迫害沒用了,它們也就沒用武之地了。更何況,你那麼堅定,天上的神和師父法身能不管嗎?大家真能做到,害怕得發抖的該是舊勢力安排的那些邪惡爛鬼。

雖然看起來能做到並不容易,但不是不能做到。而且真做到了,就會發現並不難。難就難在看不透,法理悟不透,人的執著放不下。可從法理上說,大法弟子讓邪惡左右,就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啊!正法的事人說了不算,我們更多大法弟子能夠堅定正信正念,根本不允許他們抓、不允許他們關,他們再有多少殘酷手段也別想用在我們身上,否則受不了的是他們──罪犯大了,現世現報都是要命的。關鍵是我們自己要正念堅定,正信堅定,看透迫害的本質。

2、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和對正法法理認識的昇華,不斷用正念清除想像和否定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再看這類消息時,覺得邪惡真是可「恨」極了。對善良的迫害竟如此慘不忍睹,仍時時冒出較強的怕心,但已不佔主導。

有家屬看了這類文章的反應是,這麼殘忍的你們也一再刊登,不忍再看。可是迫害的存在和繼續,是現實,大法弟子和有良心的世人的迴避,能有助於減少迫害嗎?那些事實,不正說明迫害者的殘忍嗎?這樣殘忍的迫害,難道大家不應該共同去制止嗎?我想刊登揭露迫害的內容,這是師父的要求,那一定是正法的需要。為甚麼不願意看呢?還是對邪惡的恐懼,有著強大的怕,這不就是我要修去的嗎?怕心冒出來就清除它,如同自己身臨其境面對邪惡,經常是在內心與邪惡對白,也面臨如何正法、如何講清真相的問題。

3、我們是修「真、善、忍」的,心懷「恨」不符合大法弟子的狀態,心中有的應該只有慈悲,對眾生的慈悲。對邪惡不珍惜眾生,更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感到可悲,對它們在正法中所做的選擇感到遺憾。感到用正念阻止邪惡對眾生的迫害,這是迫在眉睫的事,對我發正念起到了強化的作用。

4、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對看到的「人間地獄」一詞很敏感,既然是人間,就有人世間的一層法理,有人的良知,人的行為。人間雖有戰爭的存在,對俘虜還要講人道主義,可謂人有人道,魔有魔道,怎麼把地獄搬到人間來了呢?邪惡對人世間的敗壞,所謂為了大法弟子的提高,把世人推到毀滅的境地,按著舊宇宙的理也是不符合的,這也是我們否定舊勢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方面。師父在《轉法輪》第330頁中講:「在整個傳法過程中,我也是本著對大家負責,同時也是對社會負責,實際我們也是本著這個原則去做的,……」舊勢力對人世間的敗壞,也充份暴露了高層生命為了自私,不遵守各層宇宙法理,不珍惜各層生命,實際也就是不珍惜自己和宇宙大穹,這是我們引以為戒的。

5、後來明慧發表了帶正念看大法弟子被迫害報導的文章,我很有感觸。如果每位看這類報導的大法弟子都打出「清除迫害我所看到被迫害弟子的一切邪惡,清除操縱我所看到惡人的一切邪惡」一念,那將會有針對性地清除邪惡,而且對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會有很大的幫助,因為我們畢竟不同於常人。再看這類報導時,認真地去看,惟恐落下哪個大法弟子的名字。這時已不再有一絲的怕心,而是痛心。

二、從迫害升級看整體存在的問題

1、整體存在的問題

明慧1月30日文章「對『一個整體』的幾點體會」對我啟發很大,讓我從整體的角度去看這個問題。正法走到了今天,邪惡已經看到了末日,在大陸各監獄和勞教所對大法弟子迫害的升級,也是邪惡本能的發洩。從另外一個角度看,能有這種事情的發生是舊勢力借大法弟子整體存在問題考驗大法而來的。邪惡的安排是根本不能承認的,但是我們整體存在的問題,用大法儘快歸正在我們身上體現出來的宇宙眾生的偏移,盡可能多的挽救眾生是我們要做的,也能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那麼是甚麼問題呢?師父講:「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在常人社會中受了迫害也好,受到了壓力也好,難免常人之心起作用,所以會表露出一些常人的想法來,但是不要把它想得過重。正法弟子啊,這場迫害都走到這一步了,大法已經在正法中走到這一步了,我們還怕甚麼?你們不是已經看清了你們的未來嗎?」(《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師父在上段法中提到了「過重」和「怕」字,是不是我們整體存在「過重」的「怕迫害」的心呢?從而舊勢力就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2、用我們整體昇華的正念走出舊勢力的安排

近期明慧刊登了很多如何看待被迫害大法弟子的文章,筆者也很有同感。不把他們的被迫害孤立地看成是他們自己有漏所致,而是與周圍同修存在的執著聯繫起來,有舊勢力通過對他們的迫害,來考驗其他大法弟子的因素在。對師父講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有了更具體的認識。

「怕迫害」只是一個表面現象,其背後是否還有對圓滿的執著呢?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經文中講:「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此時你們如果沒有執著圓滿的心,邪惡就無法再鑽最後一個空子。」

大法弟子不向邪惡妥協,不寫所謂的「保證書」、「轉化書」等,是大法弟子堅持正念正行,同化大法的真實體現。反之,作為宇宙中的一個生命怎麼能去褻瀆、誹謗造就自己生命的大法呢?就如同一個不孝逆子站在家門無端謾罵生養自己的父母一樣,誰看見了都要去制止,不能讓這樣可悲的事情發展下去。堅定地維護大法是弟子的責任和歷史使命。

舊勢力非要把對大法的褻瀆和不圓滿聯繫起來,以達到干擾正法的目的。這是宇宙眾生極端變態的表現,其實這兩者根本就沒有關聯。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常人在邪惡的安排、威脅下,批判法輪功的事例很多,其中也不乏有正念之士迴避了誹謗大法的事,能說這個人就成為正法弟子圓滿嗎?再有,一個未寫過所謂「保證書」,也未走出來的人,雖然也在學法煉功,誰又能保證他圓滿呢?師父從根本上就不承認它,只要正法沒結束,就有走錯路弟子改正的機會。圓滿是修出來的。所以我們要看清舊勢力的變異,從舊勢力的這種變態安排中走出來。害怕被迫害後承受不住,寫了甚麼「保證書」就不能圓滿了,這種邏輯是不存在的,根本就是舊勢力的誤導。干擾正法,破壞大法弟子整體的昇華,毀滅眾生才是其根本目的。

大法弟子整體上存在「過重」的「怕迫害」和執著圓滿,其實也是宇宙眾生渴望得救、又不願歸正、害怕被淘汰的矛盾心態在大法弟子身上的強烈體現。我們不但要清醒地認識存在的問題,更要用強大的主意識,用大法賦予我們的威力,「為了減少損失,為了救度眾生,發揮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吧!顯出你們的威德吧!」(師父經文《正念》)

正法走到今天,我們更加清醒,更加理智,更加成熟了。「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經充份發揮著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純時功能運用得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師父經文《甚麼是功能》)有師父的呵護,有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堅定,有對眾生純善的慈悲。我們真的沒有甚麼可怕的了。

最後以師父的教誨共勉:「圓滿對於大法弟子來講只是個回歸的時間問題了,而正法是留給未來的。……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大法弟子在人間的表現就是留給歷史的。」「目前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創造未來,當前三界內的一切也都是為大法而存在。大法在魔難中圓滿了一切的時候,迫害大法的邪惡都將結束。」(師父經文《甚麼是功能》)

「無論邪惡怎麼迫害,等待大法弟子的都是圓滿,……」(師父經文《用正念看問題》)

「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圓滿你們的史前大願吧!」(師父經文《師父的新年問候》)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