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這場迫害中有多大比例是在走著舊勢力安排的路」討論

——也談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3日】看了同修2月27日發表的關於「焦點訪談」的體會後,作為當時親歷該事件的老弟子也談一點自己的體會。

首先糾正一點寫文章同修的疏忽,車禍是發生在98年而不是96年。當時打算在三亞舉行一個全省各地主要聯繫人的心得交流活動,海口市有十幾個人參加,坐兩輛車去的,其中一輛車坐了8個人,開車的也是學員,本來還有另外一個學員坐在這輛車上的,可臨開車前站長莫名其妙非要這個學員下來換上另一個去坐(事後才知是不能坐「錯」車的)。車走東線高速公路,走到一半時下起了傾盆大雨,離三亞幾十公里時,後面的車看到路上發生了車禍,也沒想到是我們的車,到三亞後才知道是我們的學員出事了。據去了現場的同修說,當時我們的車(小麵包車),是和一輛大客車迎面相撞的,大客車基本上沒多大損壞,只有兩個人受了輕傷,而我們同修的車卻被撞得支離破碎,車身沒有一塊是完整的,連處理事故的警察都以為是車上帶了爆炸物爆炸所致,車上的八個人都傷得非常嚴重,好像只有三個人還有氣,都說已很難有救活的希望了。

當時大家都很難理解這件事,回海口後各片都組織輔導員一起學法,同時等站長問師父的回話。後來師父發了一份傳真過來,知道傳真的內容後,當時大家都衷心地為他們高興。他們中有一個人是我得法時就在一起做大法工作的,從法理上知道是應該為他高興,但因為還有人的情在,當時心裏想起來也有些難受。這幾個同修都是平時做了大量洪法工作,為大法作了很多貢獻的。也是大家一致公認修得很好的同修。這幾個人一下子都「走」了,確實對當時海南的大法洪傳造成了一些影響。也有些學員一時感情上難以接受,造成了一些波動,但通過學法,絕大部份同修都能認識上來。通過學法認識到了有些人圓滿時是不帶肉身的(這些法理師父在後來的講法中又進一步作了闡述)「雖然只剩了十分之二,可是他身體沒有鎖,或者是不帶身體了,或者帶著身體,但身體已經被高能量物質轉化……」(《轉法輪》第157頁)。我們各煉功點都基本沒有受這件事的影響,照常學法、煉功、洪法,一段時間(大概2~3個月)之後,來學法的人反而越來越多。全省都出現了學法,洪法的高潮。

現在回過頭來看這件事,就可以明顯看出這是舊勢力的一個安排,而且是師父不同意、不承認的,其實在新加坡講法時,那個學員問的可能就是這件事。但由於我們沒有受它的影響,以法為師,照樣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實際也就否定了舊勢力的這個安排,反而整體提高了上來。由於我們是在常人中鎖著修的,很難判斷甚麼是舊勢力的安排,甚麼是師父的安排,但我們只要堅信大法,保持正念,嚴格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就必然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

另外再談一談有關傳真的體會。當時師父發傳真過來的時候是明確告訴站長不能傳的,連複印都不允許,並要求看完後銷毀。只是少數幾個主要聯繫人看了之後,將內容傳達給學員的。我覺得師父做正法的事,看得見真相的複雜性,很多事因為種種龐大的原因不能給我們過多解釋。這樣大法弟子也都被給予了悟的過程,修的過程,因為這樣就存在一個信不信的問題。但可能是因為當時師父的話(就是法)直接講明了這件事情,舊勢力又加大魔難,偏偏最後又有一個人救了過來,因為師父說8個弟子都已圓滿,現在卻還有一個活著,看你怎麼悟?當時醫院都說已經沒有搶救的希望了,但這個人昏迷了幾天之後又醒過來了。後來也有學員去問他,但他甚麼也不說,還是知道大法好,不過也不煉了。就是這樣,我們海南的學員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正信,還是走過來了,而且徹底清除了這件事的影響。

但不知甚麼原因,海南站長沒銷毀這份傳真,結果99年7.20的時候,被搜出來後,邪惡喉舌如獲至寶,一再用來做誹謗,誣蔑大法之文章,給大法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和損失。通過這件事使我聯想到現在有些同修在保存和傳播師父明確要求銷毀的東西,如已經出文字資料後的講法音象資料等,也許這種人情的執著也會給大法帶來不可預知的損失,希望有關同修能引起重視。

個人體悟,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