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決不該在勞教所接受舊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2日】勞教所是舊勢力針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破壞性考驗而創建的。在它的歷史發展過程中早已形成了一套殘忍、惡毒、下流的整人手段。高強度的苦役及五花八門的治人套路演繹出勞教所魔窟中惡魔們的本性。看守所中流傳著一句「寧判五年勞改,不坐三年勞教」的話,就是犯人們對勞教所比較直接客觀的看法。我對舊勢力利用勞教迫害大法弟子這件事有幾點認識:

一、強權干預

撇開法律,本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就從沒有講過甚麼法律。一方面邪惡要維護其虛假的愛民形像,一方面要發自本性的破壞。強制大法學員勞教可以使其避開法律程序。這麼大面積的大法學員如果走所謂合法的法律程序判刑入獄,邪惡在世界輿論及世人面前就站不住腳。不走法律程序,邪惡之徒們就避開了很多正義的指責及諸多它們認為尷尬難堪的局面,邪惡一方面可以封鎖大法學員的勞教數字,又一方面可以肆無忌憚地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藉以達到它們對大法所謂的考驗目的。

610的意圖是只通過勞教委的走過場審批,就把堅定修煉的大法學員不經任何法律程序而隨意勞教。這種明火執仗的惡霸行徑卻是邪惡政治流氓集團從上至下貫穿到政府各階層的系統所為,首惡的指令和意圖通過其操控的政府,特別是610及公安系統被發揮得淋漓盡致。關押、拘留、勞教善良的大法學員及各種形式的處罰、株連,被這伙沒有人性的劊子手運用到了毫無限制的地步。

二、軟硬兼施,野蠻迫害

勞教所「轉化」大法學員的書籍中有軟硬兼施、恩威並重的洗腦方法,像演戲一樣有分工,甚麼樣的警察唱紅臉,甚麼樣的警察唱黑臉,甚麼樣的警察唱花臉。出場的順序,交談的深度,心理變化的傾向也在它們導演的鬧劇中磨合得滴水不漏。大法學員一旦有了縫隙,如果不能及時真正找到自己心性上的原因,就會被舊勢力抓住不放。「修煉人的思想如果離開法,邪惡就會鑽進來。用人眼睛看,人與人世的一切是立體的,其實呢,整個人類空間的一切物質、花草樹木,包括人、空氣,一切都是那麼大的粒子(分子)構成的。而在這一層粒子當中,一切是貫通的,包括人的身體。人自己沒有正念,那麼宇宙中,在三界中,一切不好的東西在人的身體裏川流不息,甚至於在這裏停留人也都意識不到。人就是被這樣操縱,就是在這些粒子能夠溝通的情況下操縱人。」(《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自己的念一不正,舊勢力就知道,它就會想辦法加大你的「漏」,而被其操縱的警察也就會很快進入角色。如果你的念很正,舊勢力是沒有絲毫辦法的。如果不能在法上堅定就很危險。

比如:一個大法學員當過經理,在常人中各方面也很優秀,進入勞教所後,通過交談,警察對她比較欣賞,讓她負責車間裏的一些管理工作,她也和警察很談的來。經過一段時間警察要「轉化」她時,她卻磨不開面子,被洗腦了。被洗腦的人表面上看似因為一些表面現象所致,實質是根本的執著沒去,不能從根本上堅定大法。偽善的言行往往比凶殘的惡魔更難抵禦。砒霜不苦,卻能致人於死地。

舊勢力對大法學員採取的是軟磨硬泡,軟的不行,必來硬的。「其目的是想以強制的手段改變大法修煉者的心、放棄修煉。」(《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勞教所作為舊勢力對大法學員考驗的特殊場所,參與的人員,採用的方式,都是舊勢力在歷史上精心布置好了的。一樁樁慘絕人寰的血案,充份暴露出劊子手喪心病狂的的變態心理。而這一切迫害的藉口就是舊勢力安排的殘酷的所謂考驗。

三、消極承受,正中圈套

被關押迫害的大法學員都有自己放不下的執著,有的自己能察覺到,有的一時還察覺不到,舊勢力就是利用這些在迫害大法弟子。能經受住邪惡威逼利誘的大法弟子非常了不起,但同時也有相當一部份大法弟子對待勞教所裏的針對大法弟子所進行的訓練、勞動、看洗腦方面的資料有消極承受的心理因素。他們一方面堅定大法修煉抵制「轉化」,另一方面卻在消極地接受著邪惡的安排。有的弟子卻站在個人修煉的角度,有一種錯誤的認識:在勞教所裏我都能做好,那麼在任何環境中不就都能做好嗎?勞教所作為舊勢力檢驗大法的一個特殊場所,按照它們變異的觀念系統地安排了它們對於正法所設的迫害性考驗。「轉化」的人在他們看來是不配做大法弟子的,應予以淘汰;不「轉化」的人在勞教所裏消極承受的大法學員,不是在走它們所安排的「正法之路」嗎?它們可能承認你是一名大法弟子,能夠堅修大法心不動,可是它們的認識卻是舊宇宙法理的認識。讓它們擺布,不就是接受了舊勢力安排了嗎?是不是大法弟子,是師父和法說了算,舊勢力從中干擾破壞,是它們在犯罪。

四、堅定正念,徹底否定

大法弟子的正念來自法中,是自己按照大法的要求歸正自己、同化大法後所體現出來的佛性。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首先遇到的問題就是是否能保持對大法的正信。師父講過:「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們是否能夠做到正念正行,用自己的言行證實師父講的這個法呢?

勞教所及所有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都不是我們應呆的地方。舊勢力為了它們的目的以考驗大法弟子為藉口而安排出來的一切迫害,我們是要堅決否定的。「難就難在舊勢力對你是輕易不放手的,它要鑽你的空子,你有一點疏忽它就會鑽。所以正念很足的情況下,它就鑽不了,因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這個當師父的也不承認。當然了,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為我們絕對不能承認它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是凡遭受魔難的弟子是不易發現自己的執著的,才導致他們被動承受。自己所遭受的一切又都與自己的執著心有關。「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正念充足就能徹底否定舊勢力及其所安排的一切,問題是舊勢力在歷史上已經把它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在大法弟子的思想意識中做了周到細密的安排。但舊勢力安排所依據的只能是舊宇宙的理,而大法弟子的正念來自法中。只要自己的思想、念頭有和法不一致的地方,那就是舊勢力的安排,應立即排除掉它,加強主意識,不能以任何藉口讓它在思想中存在,純淨自己的每一念。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決不該在勞教所等地方消極地承受迫害、接受舊勢力的安排。特別在今天,舊勢力到了最後的瘋狂,它們對大法弟子所能進行的是不計後果的發洩私憤。但是當我們正念很足時,它們根本也幹不成它們想幹的。那些正念闖出來的弟子,就是對舊勢力徹底否定的最好見證。如果所有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的大法弟子都能進一步堅定正念,思想中徹底清除舊勢力在歷史上給自己注入的各種變異思想,就能更好地清除舊勢力對大法、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一切安排及舊勢力本身,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