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得執著無一漏──在絕食抗爭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7日】在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過程中,由於大家對法認識上的不同,在具體做法上也就不同。通過一段時間的實修與磨煉,自己獲得一些心得,願在此與大家交流。因為層次所限,有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 為甚麼要絕食?

絕食已不是新話題。從早期弟子的絕食行動開始,一直到海外弟子的絕食聲援,不斷看到不同認識狀態下的修煉體會談及這個問題。直到有一天當我親自經歷磨難,並依靠對大法的正信一步一步闖過來時,才真切體會到師父經文《博大》所講法中的涵義: 「……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

1. 承認自己的被關押也同樣是在配合邪惡:

做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全面抵制對大法的迫害這一點上,大家的認識是一致的。但是在具體做法上,在為甚麼要絕食的問題上則存在著不同的看法。開始被惡警抓進看守所時,大法學員的不配合邪惡表現在許多方面,如不照相、不按手印、不抱頭、不下蹲、不走黃線、不背監規、不講姓名和不配合錄口供等等;隨著放下的執著越多,在監號裏還開創了學法、煉功、弘法、發正念的環境。

但是如果做到此為止就認為已經全盤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那是不夠的。一方面好的環境本來就是前面的弟子給開創的,如果不是以此為激勵自己徹底否定邪惡的起點,而是以此做為觀望的環境,那就正是邪惡所歡迎的。因為無罪被關押的本身就是我們從根本上不能承認的,如果不能認識到這一點,那邪惡就會利用我們在這一點上的消極承受,沒完沒了的進行迫害。這就是為甚麼許多學員,雖然也做到了不配合公安預審、不承認強加給我們的不公,但仍被判勞教或判刑的原因,並且一旦被判,往往還會在刑期已滿時繼續被非法延期,一拖再拖。

另一種不正的想法表現為學員執著於老師曾講過的 「無論是被邪惡勢力奪取了生命的,無論是在拘留所裏、被判刑的,無論是在不同情況下遭受痛苦的、流離失所的,和我們在國外的學員和在其他環境中的學員,你們為大法所做的一切事已經建立了你們的威德。」(《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這段法,認為我們已經走出來了,堅持到底就可以了,等後面的弟子都走出來,天象一變,就法正人間了,圓滿了。這同樣是被動承受的想法,而且似乎還有一些自滿的心。無論是哪種情況,承認自己的被關押其實就是在配合邪惡,更進一步說,也同樣是懦弱和逆來順受的表現。那麼如何進一步從根本上、從法理上、從具體做法上全盤否定被關押的本身呢,這就是為甚麼很多學員都想到了走絕食抗爭的路。

2. 絕食不同於自殺:

有人說,絕食不就是自殺嗎?你們大法不是不讓自殺嗎?為甚麼還要絕食?甚至有一些學員也潛在有這種觀念。且不論從更高層次上如何看待,就從人類這一層的正理來看就能發現:其實現在人的觀念已經分不清他們兩者的本質區別了,就像已經分不太清珍惜生命與貪生怕死之間的區別是甚麼了一樣。

表面上,珍惜生命與貪生怕死,說的都是保住性命,別死的意思,但為甚麼不同呢?做事的目的使之不同。對於像吸毒者、輕生者和為了私利鋌而走險的亡命之徒來說,我們要勸他學好,珍惜生命。而對於那些在危難和逆境中本應勇擔責任但卻因私慾和害怕而逃命的人,我們絕不會贊同他說你做的對,你是在珍惜生命,相反只能說他是貪生怕死。絕食和自殺雖然都是主動放棄生命的意思,但在本質上也有同樣的區別,那就看做事的出發點是甚麼,目的是甚麼。如果放棄生命的原因是基於對人生痛苦和責任的逃避,或者是基於為錢、為勢、為私慾而不懼生死的膽大妄為,或者甚至是表現為在修煉中對於個人圓滿的執著而採取的無理智的行為,那完全都是自私的、有害的、甚至是有罪的做法。然而,如果一個人是為了正義的事業、為了更廣大民眾的利益、為了眾生的真正的永遠幸福而置個人生命和危難於不顧,挺身而出,甚至為之獻身的行為,難道還能說他做的不對嗎?不,每一個清醒的人都會說:這是偉大,這是最高尚的行為。

3. 絕食抗爭是正念正行的偉大體現:

絕食是在極特殊情況下,法給予最低層次人類,包括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的大法弟子,無數的行為方式中的一種。在這場舊勢力利用邪惡所安排的這場惡毒的所謂考驗中,當那些被邪惡利用的人中敗類看到用欺騙、謊言和偽善再也無法改變大法弟子對宇宙真理堅如磐石的信念時,便開始採取各種見不得人的殘酷手段和無限期非法關押對弟子進行肉體和精神上的殘酷折磨,用以消磨大法弟子的意志和發洩其私憤。然而正法是不承認這場迫害的。在此特殊情況下,大法弟子採取了絕食這種最高形式的抗爭手段,對舊勢力予以正法,這無疑是對忍無可忍法理的偉大實踐。

從個人在法上的認識看,絕食抗爭是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偉大行為,其中體現了一個修煉者敢於為真理而捨盡一切的大忍之心,體現了在正法過程中對那些已經完全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法無天敗壞大法與眾生的行為的不縱容和制止,體現了一個正法修煉者在面對殘暴迫害時堅持真理的寬容,體現了做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突破個人修煉的思想框框,站在維護法的境界中所表現出來的對眾生的最大慈悲。是一個覺者最偉大的表現。

4. 絕食並非唯一的路,但無疑是一條正路:

對於在大陸的弟子,雖然絕食不一定是唯一的路,但無論你是走哪一條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路,到最後可能都會遇到這樣一道關,那就是放下生死,這是 「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經文《真修》)。 因為「能不能在破除邪惡中走出來證實大法成了生與死的見證,成了能否圓滿正法弟子的驗證,也成了人與神的區別。」(經文《路》) 「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 (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絕食的過程,是在艱難和痛苦的忍受中表達一個生命最頑強的意志,同時又不傷害任何人;是在用捨棄生命的代價去爭取人的基本權益,同時又不以死亡為目的;是在針對邪惡的抗爭中保持和平、理性的態度,同時又是堅持真理、至死不渝的金剛不動。這一切是做為一個大法粒子最偉大的表現。而也正因為他的正,絕食也才成為一條極其艱難的抗爭之路,因為其中包涵著對一個修煉者各種磨難的承受和各種人心的考驗,因而從中也樹立了無比的威德。

5.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經文《正念正行》)

有人因為對肉身的執著,從而去悟師父講的法( 「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第一講)),說有弟子是因絕食死亡了,不是真修弟子有師父保護嗎?這怎麼解釋啊?由此而動搖了對大法的正信。其實只要想一想,今天能夠得法的這些生命哪一個不是冒著天膽下到人間來的高層生命,其中又有多少是原先帶有人身的呢?老師講過宇宙的中下層才是有帶有形體的生命,那又何苦去執著他。珍惜肉身帶來的修煉和正法機會,與執著肉身本身是兩回事。其實放不下的還是人心,而不是師父沒講透。

我們雖然不會隨意的、為個人的甚麼狹隘目的而輕生,但面臨著眾生的利益和重大的責任需要維護和承擔的時候。那需要用生命去完成的使命,就是義不容辭的責任。有一個弟子的詩中寫道:「百世斷頭餘一命,土牢難囚志士心;為求大道蒙天誓,不求生還求死還。」開始覺得是不是有求死之心,後來則心領其無畏生死之意,而不是求一死來解脫。為了求得真理大道,多少弟子在人類歷史上曾不止一次的斷過頭,那麼今生得遇恩師、得遇大法,得遇正法時期而又有幸能做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去證實法、維護法,縱然失去多少人身又何足惜呢?

二、 絕食過程中的正念對待

1. 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狀態:

絕食過程中一個常見問題就是對超常狀態的感受和追求。說煉功人絕食在生理表現上與常人是不同的,如何如何。但在實際絕食中的表現恰恰不是,因而造成了很多已經絕食的學員對正念行為的疑惑以致放棄了絕食。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其中包涵著不破壞常人社會理的因素,如果常人都看到了大法弟子絕食中的超常,那誰都會來學大法了,連邪惡的壞人都不敢來迫害法了;正因為一切外在的表現都是和常人一樣狀態的,連續多日不進食水身體是會虛弱的,長期絕食絕水不進行搶救也是要死人的,所以從中也才能體現出了一個大法弟子在真正的生死關頭能不能從人中走出來的因素。神和人的區別,並不在於表面上的超常,而完全在於心性上的巨大差異。

2. 識破「人道主義」的假招牌:

因為絕食是我們用生命維護大法和否定舊勢力安排的有力手段,所以邪惡之徒才瘋狂地、想盡一切辦法、軟硬兼施、千方百計予以阻撓以不讓你達到這個目的。他們除了以強行灌食、灌濃鹽水、強行注射液體等殘酷手段進行折磨以達到讓你難受、讓你停止絕食以外,最具迷惑性的就是把你送進公安醫院進行所謂的 「人道主義」 救治。他們偽善地解釋說它們是醫院,是人道主義的場所,不能看著你死而不管,所以你必須配合治療。說白了,這不過是以 「救死扶傷」的小「人道主義」掩蓋其「踐踏人權」的大不人道而已,是邪惡慣用的詭辯伎倆。更為邪惡的是,他們借醫治之名,行迫害之實,以病床為刑床,比看守所更無所顧忌的隨意使用戒具和施以世界上明令禁止的酷刑,用以整治大法學員。同時卻無恥地向外界宣傳他們如何如何以人道主義的精神善待大法弟子。學員如不能識破,最易被其鑽了空子。

3. 走自己的證悟之路:

在絕食抗爭中,還一個問題就是觀望心理。 「學法修煉是個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學員總是把別人作為榜樣,看別人怎樣做,自己就怎樣做。這是在常人中養成的不好的行為。」(經文《路》)因為不能夠自己真正在法上去衡量和證悟,就造成了從眾心理,看著別人絕,自己也跟著絕,那麼 「為興而來,心必不堅」,可能遇到迷障就難以為繼了。在實際中,有學員看到很多前面絕食的弟子被強行插管灌食了,所以輪到自己也就默認其發生了,從根本上忘記了、也不去想絕食的目的和本質。所以在許多地方出現了很多學員久絕不決,被長期灌食的狀態。據聽說有學員絕食了四個月最後還是吃了,此事被邪惡利用來勸說其他絕食的學員放棄絕食。其實做為大法弟子,所走的每一步,正與不正都影響到其他大法弟子的整體提高,所以真是不能不時刻提醒自己: 為自己負責、為學員負責、為社會負責、為大法負責。

4. 在抵制迫害中修去最後的執著:

在絕食中被邪惡灌食是最常見的迫害。在被迫害中一個重要的心性問題出現在一個隱蔽得很深的執著上,那就是怕心。本以為放下生死已然是做到了,可是在被迫害中發現竟然還是有隱藏的怕心在。 「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 (經文《大法堅不可摧》)人體結構的吞咽功能中,一個人所不經意的結構,正可以考驗人心──那就是鼻飼管並非是被別人插進去的,而是我們自己在執著心的帶動下配合了邪惡的迫害自己吞下去的,也就是說,如果你發現並正視了自己的執著,去掉它,那麼它根本是插不進去的,誰也不可能給你插進去!!是你自己有怕心在,無論是潛在的怕失去人體的心,還是在生理上怕被插管遭受更多痛苦的心,或者是其它甚麼不易察覺的心,才致使你配合了邪惡,讓它們又找到了得以長期迫害你的藉口。從法上看,即使是在這樣一個小的過關當中不能提高,也都足以讓你「迷在難中恨青天」(《洪吟﹒誰敢捨去常人心》)了。於是我們看到很多弟子由於此處有漏而造成了在這一難中長期過不去,在長時間絕食後終於放棄,甚至最後走向反面的事,值得弟子們深思。 「我不希望一個學員掉下去,但我也絕不要不夠格的弟子。」(經文《排除干擾》)修煉是最嚴肅的,每一難都存在著修上去或掉下去的問題。針對自身存在的每一個執著,我們千萬不能掉以輕心,一定要抓住不放,從根子上挖掉它。

5. 對放下生死的超越:

曾聽到有學員說,如果面臨被邪惡槍殺,我可以做到為大法獻身而坦然不動,可是一想到在痛苦的折磨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活著遭罪,還真是有點擔心承受不過去。大家都可以理解他所說的意思,從中也談到了一個理,其實當真的能坦然放下生死的時候,瞬間的死亡可能很多人都能承受的了,可是如果面臨著一種持久的、煎熬的、生不如死的折磨時,那就成為一種對放下生死的超越了,在法理上和承受力上也是更高的要求。在被強行灌食過程中,很多弟子都有過類似的經歷,就是被長期銬在床或板上不能動,一種真正的法西斯酷刑。在那種一定要堅持到底的意志受到每時每刻剜心透骨的痛楚和難受的挑戰的時候,那真是對放下生死之念的超越。在這一過程的每一刻,堅強的正念決不可有絲毫的鬆懈和減弱,師父在《轉法輪》結束時的那段話就成為一直堅持到底的最大力量: 「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講到這,就想起我們一個弟子所經受的磨難,可惜沒有了解到姓名。這是一位北京延慶的大法弟子,在2000年後半年期間,於團河勞教所因絕食曾被管教和隊長用一小推車電棍連續電擊長達近一天時間,企圖用強制的手段讓其放棄絕食。未達到目的後,於是押送該弟子到嚴管隊(即團河勞教所的調遣處)進行嚴管,四肢被銬在門板上強行灌食,長達四個多月,白天把門板立起,晚上放平,大小便就通過門板中間挖的一個洞。因該弟子以極其頑強的意力堅持著對大法的正信,始終不能被邪惡之徒洗腦,在刑期屆滿時,又被邪惡加了半年的刑。後來情況不明。

三、絕食行動與正念除惡的關係:

兩者不矛盾:大法給人類空間的生命以及正法修煉者,開創了無數的行為方式,其中包括絕食、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以及讓人中敗類遭現世現報等。這些方式之間是相互圓融的、上下連帶的、相輔相成的。具體說,在這樣一個布滿邪惡的環境下,如果一個大法弟子人的表面在證實法中不能按法的要求不斷地去掉執著和不純,從而真正達到標準的話,那麼正念的部份就不可能一步步得到充實和強大,也就必然導致在運用功能時不能發揮或不能充份發揮其作用。相反,如果一個弟子的在這一過程中人的表面不斷的精進,不斷經歷磨煉和摔打,從中紮實地提高著心性,強大著正念的部份,直至達到人身與佛體的合一也就是真正修煉圓滿的境界,這樣就必然能從心性的根本上達到標準,從而相應地在運用功能時越來越穩定、有效和自如,直至同化為生命的本能,達到如意神通的狀態。到那時就真正是神在人間的狀態了,現在只能是越來越接近。

所以在目前修煉環境中,不能簡單地認為只要發正念了,一切魔難就肯定都化解了。要知道 「 『自然』是不存在的,而 『必然』是有原因的。」(經文《道法》)一切出現的問題或磨難,那都必然是與我們的提高有關係的。而從整體上看,正法的進程又是與弟子的整體提高密切相關的。因為隨著正法進程的加速推進和向物質的表面突破,隨著弟子人的表面在從人走向神的修煉過程中不斷增強正念,功能的整體作用也越來越從另外空間趨近於在表面空間顯現。所以,大法弟子發正念從另外空間鏟除其邪惡因素和在這個空間中全盤、徹底的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的正念正行是上下連帶、相互圓融、互相增益的一體,並且隨著弟子整體修煉狀態的提高而有越來越強大之勢。 「大法在魔難中圓滿了一切的時候,迫害大法的邪惡都將結束。」(經文《甚麼是功能》)

四、自己在絕食過程中曾遇到過的一個點化:

在自己絕食過程的最困難階段,曾一度信心不足,幸遇一事點化,觸動很深,在這裏講一下也許可以供大家參考:在看守所期間遇一回民老者講過一段他年青時親身經歷的事。講的是抗日戰爭時期,日本軍為報復華北地區的回民支隊,曾在漢奸的慫恿下對當地的回族人民進行過一次污辱性的報復行動。他們把群眾強拘在一個大院中不讓他們吃清真飲食,代之以饅頭夾大肉。在這種情況下,為了堅持民族信仰和宗教飲食習慣,群眾憤然以絕食相抗爭,食枯草以代之,不到一個月不少人絕食而亡,最後漢奸和日軍迫於民心堅貞而把其餘的群眾都放回去了。對照來看,同樣是在邪惡的迫害中,這些信仰者們僅僅是為了堅持一個單純的宗教飲食習慣,就已經使他們可以為之用生命去捍衛它的尊嚴了;那麼今天做為信仰宇宙根本大法的弟子們,在邪惡的無理迫害下應當何為呢?

以上都是個人現階段的體悟,不一定都對。如果有不對的地方,請大家以法為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