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思一念、一舉一動都不向惡人妥協 正念闖出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1日】在石家莊勞教所,惡人用幾個月的迫害洗腦也沒有達到目的。一天,姓王的大隊長把我叫去說:「你配合我們一下,你來這麼長時間了,一點效果也沒有。現在我不讓你提你師父和大法,只要寫個保證,就回家好好照顧丈夫和孩子。」我心想:邪惡謊言被一個個揭穿,你們的任何騙局在大法弟子面前都起不到任何作用。當我正要向外走時,王大隊長叫住我說:你趕快收拾收拾東西準備走吧。

* * * * * * *

我是河北省平山縣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在2002年的一天早晨,我剛起床,公安局3個不法警察突然來到我家,叫我寫甚麼保證書,逼問我和誰聯繫過。我不配合他們。他們3個人就強行把我非法抓到公安局,雙背銬子把我銬在凳子上。我開始絕食抵制迫害。晚上他們不讓我睡覺,幾天幾夜對我百般折磨。我決定在任何情況下都不配合惡警。他們就把我關進平山縣看守所將近三個月,後來又強行把我拉到洗腦班由單位強制洗腦。610惡首侯從利,幾次打電話向我家人勒索2000元錢。我正念闖出洗腦班後,被迫流離失所8個月。

2002年11月12日在石家莊我和一同修去住處拿東西時被獲鹿公安局強行抓捕,拉到鹿泉市「教育轉化中心」強行洗腦。我開始絕食,他們問我是哪裏人,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是不會告訴你們的。幾個惡人就把我打倒在地強行給我拍照。後他們在網上查看得知我是平山縣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公安局的惡警在飯店大吃大喝,並揚言:抓捕一個煉法輪功的給他們2000元錢的獎金,這一切費用都讓大法弟子負擔。真是邪惡!

平山縣公安局把我接到城關鎮,有公安局、派出所、鋼廠、鎮上200餘人對我強行洗腦。儘管這樣,我仍然對他們善意地講清真相,救度他們,絕大多數善良的人們明白了真相,對我很同情。為了抵制迫害,我開始絕食抗議。惡人們還大搞株連,不但把我從單位開除,還將我不修煉的丈夫停止工作,兒子下崗。在全家人無法承受的情況下,王根廷、封慶芳、侯從利還強行勒索我家人4000元,又將我劫持到石家莊市勞教所。在車上,邪惡的610頭子侯從利惡狠狠地說:你看我怎麼整你,把你丈夫快逼死了,快成精神病了。到勞教所門口,我說:我沒有罪,我不進去。侯從利氣急敗壞,在光天化日之下舉手就想打人。

就這樣我被關進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在這裏100多名猶大白天晚上對我輪流洗腦,4個小時一換班,不讓我閤眼,還斷章取義地歪曲我們師父講的法,拉我在地上來回轉悠,目的是想把我弄得昏昏沉沉,以達到他們的目的。就這樣經過了無數個日日夜夜對我的煎熬。

我心想:我是主佛的弟子,怎麼能被你們這些個小丑們鑽了空子呢!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就向他們講真相,煉功,但每次煉功都會受到姓齊的隊長的拳腳相加,打得我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在監獄裏我沒有一點人身自由,但是我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都不配合邪惡。他們威脅我說:如果不「轉化」,一切後果自負,不是勞教,就是判刑。我心想,我的修煉之路是師父安排的,你們說了不算。儘管他們用了最邪惡最下流的各種手段,都沒有動了我堅修大法的金剛不動的心。最後他們給縣裏打電話讓我家人再交4000元。丈夫到門口和我通了電話(未見面)說:我早已被停止工作,工資全被扣除,我無法再承受這樣的痛苦了。他苦苦哀求說:如你再不「轉化」,咱們就離婚。第二天,姓王的大隊長把我叫去說:「你配合我們一下,你來這麼長時間了(2個月),一點效果也沒有。現在我不讓你提你師父和大法,只要寫個保證,就回家好好照顧丈夫和孩子。」師父在經文中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大法堅不可摧》)「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心想:我怎能向邪惡保證甚麼呢?你們不要再表演了。邪惡、謊言被一個個揭穿,你們的任何騙局在大法弟子面前都起不到任何作用。當我正要向外走時,王大隊長叫住我說:你趕快收拾收拾東西準備走吧。當我走出勞教所門口時,丈夫已經開車在外面等候。就這樣我堂堂正正闖出了邪惡的勞教所。

平山縣610辦公室主任侯從利 宅電:0311─2942950
平山縣公安局副局長王根廷 電話:0311─2911266、2913519、2943106 手機:13803218428
政法書記史軍海 辦公電話:0311─2903126、2912703 宅電:2911190 手機:13931164289
公安局政保股封慶芳、肖隨龍、胡月濤
公安局:辦公室電話:0311─2911631
局長辦:2911615
副局長辦:2911266
政委辦:2911617
治安股:2911741
內保股:2911804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