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事蹟:堂堂正正從舊勢力的迫害中走出來(10)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日】許多海內外大法弟子已經在不斷全面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加持我們被關押的同修。明慧近日也刊登部份大陸大法弟子的建議「集中力量清除大陸看守所、勞教所、監獄內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間的邪惡」。這些事蹟從常人角度來說都很神奇,但是對大法弟子來說,並不是只有別人才行,大法修煉本身就是很超常的──神奇事蹟不神奇,關鍵是自己要努力做到讓從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主導自己。

我們不承認舊勢力,更不承認他們安排的這場邪惡鎮壓,包括舊勢力毀滅眾生所安排的一切。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那麼我們也根本不應該被關押,不應該被剝奪自由,不應該被無理判刑。任何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都必須停止,鎮壓必須停止,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都應該堂堂正正地從舊勢力的迫害中走出來,自由地做我們該做的。

下面是一些來自於中國大陸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正念堂堂正正走出迫害和常人觀念的事蹟(續):

從正念闖出看守所和洗腦班談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2002年9月25日,由於疏忽大意,被邪惡舊勢力鑽了思想空子,我們五個大法弟子在一處租房內被公安抓捕。我們被抓到石家莊寧安路派出所,被強迫照相、錄口供,我當時理智清醒,明白不能配合邪惡,不承認邪惡舊勢力迫害,一律全盤否定……

在派出所,我給關押的犯人講大法真相,講我自身修煉後的變化,他們都說大法好,你們大法弟子了不起,不配合惡警們做的對。在師父的幫助下,有一個適當的機會,借一位有善念的人的電話將消息傳給了其他大法弟子,避免了不必要的損失。

下午,我的駕駛證被惡警翻到,被當地公安局接回本縣。在往縣看守所押送途中,我決定正念脫身,用腳把車窗玻璃打碎後,不幸被惡警死死抓住不放。從被抓那一刻起,我就要求自己的主意識要清醒,不承認不配合任何邪惡對我的迫害,要全盤否定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在鹿泉看守所,惡警強行讓我坐鐵椅子(老虎凳),並戴上了腳鐐。所長張衛革偽善地對我笑著說:「你是三進三出看守所了,這次配合我們嗎?」我說:「不配合。

警察想給我送勞教,結果他們說了不算,檢查身體不合格!我開始絕食抵制他們對正法弟子的迫害,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與迫害。我檢查自己的每一念,把基點擺正,絕食抗議不是只為出去,而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如果只為出去,很可能順應其它邪惡的安排,是有漏……

在看守所,我發正念,背法「大覺不畏苦意志金剛鑄生死無執著坦蕩正法路」(《正念正行》),想起偉大師尊為弟子們為眾生的承受:「危難來前駕法船,億萬艱險重重攔。支離破碎載乾坤,一夢萬年終靠岸。」(《苦度》)「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有言訴於誰,更寒在高處。」(《高處不勝寒》)淚水不停的往下流。心中堅定地向師尊發下誓言:無論在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都動搖不了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正念。我想在魔難中走過來的同修一定會明白我此時心情。

我堅定一念:對邪惡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一概不承認,全盤否定!之後他們對我提審、簽字、照相、取指紋等全部落空,而且沒敢動我一個指頭,真是一正壓百邪……。在看守所絕食抗議第六天,我身體出現不適症狀,我表現出痛苦的樣子,誰叫我也不回答,心中默念正法口訣、背法,惡警們害怕擔負法律責任,第二天將我送至所謂的法制中心(洗腦班),他們由於擔心我走出去,將我關到層層有監控和鐵柵欄的三樓,派兩個保安看守。把看守所鐵椅子(老虎凳)搬來將我鎖在裏面,這充份表現出了邪惡的表面凶殘和內心恐懼。可這一切它們都說了不算。偉大師尊給弟子安排了破除邪惡的路。

在關我的房間走廊裏有一個天窗,雖然有鐵鏈鎖著,但我堅信一定會有辦法。晚上,我背法、發正念,感到強大能量包圍著我,正念之場強大,是師尊的加持和同修們共同發正念的威力。我給兩個保安講真相,講做人的道理,他們聽了連連說大法好,大法弟子了不起。我為他們明白真相感到高興。他們吃過晚飯後,躺在床上睡著了。我給他們的副元神發正念,因為我悟到:人在睡覺或疲勞時副元神在起作用,我告誡他們不要干涉正法這件事,誰動誰是罪,否則誰也救不了你,用正念定住他們天亮之前不許睜眼。晚上一點來鐘,我從鐵椅子中褪出來,爬上天窗,輕輕將上邊鐵板挪開一條縫,我鑽了出去,到房頂四處轉一圈,決定由西邊順排水管滑下去。三樓頂離地面十幾米高,在二層至三層之間險些掉下去,我心裏呼喚師父,並加強正念,心想掉下去也不會有問題。當我下到地面時,洗腦班發現跑了人了,拿著手電筒到處找我,我翻過西邊一堵牆(帶鐵絲網)到了一個學校,找到大門,縱身翻過去。那些邪惡看守想不到一個七天沒吃沒喝的人會有力氣逃跑。這正是師父的大法賦予我們超常的能力和智慧。出來後,搭上一個拉石子的貨車,後打一出租,又沒錢,幾經碾轉,坐上一個拉柿子的三輪車到了一個學員家,重新溶入正法洪流。

衝破牢籠的神奇故事

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9月13日晚7點左右在北京一幢20層高的樓裏發放真相資料照片時,不慎被第18層的居民發現,誰料此婦女對大法很仇視,完全被電視新聞謊言矇蔽。我一直跟她講電視謊言欺騙,講大法的真實情況及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她和一邪惡男子打110報警……後來我被帶到朝外大街派出所,警察從我的包中翻出了200多張真相照片,100張不乾膠,可能是資料中惡警遭報的事例及照片中對大法弟子觸目驚心殘酷迫害的揭露,遏制了邪惡的氣燄,他們怕自己被揭露也遭報,因此並未對我過多打罵。

我從進去那一刻就想,無論將我送到哪裏,怎樣酷刑加身,決不報出姓名,不配合邪惡,抱定了以死抗爭的決心。後轉念又一想,我為甚麼要想到遭受酷刑呢,他們根本不配動我一根汗毛,真的不配!於是一個歡喜的念頭升起:我一定要不傷一根汗毛從這裏走出去!

晚上11點鐘,他們見逼問不出姓名,就將我鎖到椅子上,關進鐵籠子,上了大鎖,門口有兩人一刻不停地面對我,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眼裏。那一夜,兩個邪惡看守(有一個姓馬)竟一夜未闔眼,似乎看我被困在籠中很高興,他們渾身充滿業力,哼著曲歪著眼看著我。白天,除了上廁所外,我一直都鎖在鐵椅子上,而上廁所時有兩個人夾著我,大院裏警察來來往往人很多,我雖一直未放棄走出的念頭,卻沒有機會。當我又一次被鎖回鐵椅子的時候,我的人心有些絕望了,我似乎覺得插翅難飛,因為我身材較瘦,所以鐵椅子我並未放在心上,從我第一次坐上它,我就知道它困不住我。可是那上著大鐵鎖的鐵籠子,我如何能出得去,在我眼中粗粗的鐵管之間的間隙,無論如何我的腦袋也鑽不出去的,何況牢籠門鐵管間是按人腦比例設計的,要能出去不都出去了,大概警察也是這樣想的,沒給我上手銬。

警察跟我說過,下一步送我到北京團河勞動教養院,那裏會有辦法讓你說的。我想到了勞教所我一定堅定不移,哪怕付出生命!可轉念又一想,如果我被他們迫害死了,讓邪惡得逞了,豈不助長邪惡的氣燄,這是對大法的褻瀆!我一定不讓邪惡安排得逞,消除邪惡背後的思想因素,打擊邪惡,我還要出去為大法做工作,堂堂正正地等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

9月15日早4點多鐘,我從鐵椅子上醒來,見鐵籠門兩個看守已睡著,我開始發正念,默念師父賜予的除惡口訣。我開始調動自己的功能(我知道一定有功能的,以前有過經歷,更何況師父已經告訴了我們甚麼是功能)。我不停地請師父加持自己的正念,求師父幫助弟子。然後我從鐵椅子上沒太費力就下來了,我走近鐵籠門,試探性地一伸頭,頭竟然從鐵管中間出去了。因為鐵籠門一碰到動靜就很大,我用手牢牢抓住鐵門,不讓它出聲,然後邁出腿,身子、頭、整個人都出來了。我發出一念,不能讓兩個看守醒,我邁過他們的腿,來到又一個塑鋼門前,那門裂一點縫,我發正念不讓這門出聲,輕輕一推,門毫無聲息開了,我跑出大院,跑到大街上,在僻靜處躲了半小時,因還不到5點鐘,馬路上沒有公交車,如果一人行走目標太大,後多虧一位好心貨車師傅搭送我一程,我又打車回到家中,面對師父法像,不禁流下淚水。

當時我是怎麼出去的?好像是我的元神帶著肉身那一刻縮小了出去的,那樣神奇,我也更加體會到大法的威力,正念的威力,更領會了師父的慈悲點悟和救助。是師父幫我走出了牢籠,同時點化我的不足,幫我褪掉了一層人的觀念的殼,我想到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我悟到神是無所不能行的,不行的是人,弟子一定珍惜這佛恩浩蕩的正法時期修煉的機緣,勇猛精進。

大法弟子正念正行闖出牢獄的事例

大法弟子A在2001年被非法綁架,後與其他大法弟子被非法開庭審判,A被非法判刑3年半。因身體不合格,被關押在看守所。2002年12月底A全身浮腫,生命垂危。獄醫看後嚇壞了,又請醫院大夫會診,也是如此,立即通知家屬帶錢接回家,家屬說飯都吃不上了,哪來的錢。第二天,看守所打來電話也沒提錢的事情,只讓接回家,A堂堂正正回家後,學法煉功,一週後恢復健康,證實了大法的神奇之處。

大法弟子B,2002年9月底被非法綁架,惡警將其家人開的藥鋪藥品、現金搶劫一空。B被非法勞教三年。因堅決否定邪惡舊勢力安排,在勞教所身體檢查不合格,無條件釋放回家。

大法弟子C,1999年因進京上訪,年底就被非法勞教二年,因C在勞教所,一直正念正行,到期釋放時,讓當地公安接回,誰也不敢接,最後勞教所所長親自開車送回家。當地派出所片警對C大聲問:還煉不煉?勞教所所長對片警說:你對她態度好些,這些對她不算甚麼,她吃了很多苦。勞教所所長又掏自己腰包請C一家人吃飯,並送C的父親一條中華煙。C在勞教所期間全面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一直正念正行。省裏的公安負責人對她也很佩服,曾對C說:我們這些帶長的官員在你眼中根本不算甚麼。我們到哪裏都是別人給我們面子,在你這都是我們給你面子,得求你。因C做的好,暗中也幫C。因C到期釋放沒妥協,當地公安不接C,想繼續非法關押C,這位領導就打電話到當地,對當地公安說:你給她辦事就當給我辦事,接她回去吧。

大法弟子D,在十六大之前,正在單位上班被610惡人非法綁架到洗腦班。在洗腦班裏有一些寫了保證簽了字的人說:我們都寫了,為甚麼還抓我們到這裏?D就對他們說,那你們還不悟一悟。因D不配合邪惡一直絕食,並不斷的給各級領導寫上告信。有時寫寫就昏倒了,醒了接著寫。絕食第十天叫家人接回家,無條件釋放。

新學員正念過關記

由於叛徒的告密,2002年7月31日,惡警在我的住處非法抄家並將我帶至市看守所。面對非法審問我毫不畏懼,我正告這些惡警:你們這樣迫害好人,你們就是真正的壞人,我沒有做壞事,你們不能這樣關押我。我絕食絕水抗議他們的非法關押。我牢記師尊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這個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誰再去迫害,我是絕對不饒它」(《北美巡迴講法》)。在此期間我利用一切機會向這些不知真相的警察和犯人弘法講真相。最後,連最邪惡的警察都轉變了態度,他很佩服我的膽識與勇氣,對我的態度也好轉了。

我是2000年7月才得法的。當我得法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大法的根深深地扎在了我心中,我對師父、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是任何外在力量都無法改變的。面對十幾個咆哮的惡警,我心如止水。我看著他們就宛如一群滑稽可笑的小丑在表演,他們是那麼的可憐、可悲。做江澤民的家奴,得到一點點的名與利,卻為自己種下了可怕的惡果。在絕食絕水期間我絲毫感覺不到餓,對食物一點慾望也沒有,就這樣我絕食絕水九天被無條件地釋放了。我深刻地體悟到了大法的莊嚴、殊勝與玄妙!我想對同修說一句:只要相信大法,沒有過不去的關,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是如此的輕鬆。

深圳市大法弟子正念闖出牢獄

深圳市大法弟子老程(化名)於今年3月初在轉接大法資料時被惡警綁架,警察把他列為重點人物,秘密關押,用盡酷刑、哄騙、洗腦等手段進行迫害近五個月,使他多次出現生命危險。老程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並講清真相,充份體現了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威嚴,有力地震撼了邪惡。為抵制長期迫害,他絕食絕水進行抗議,再次出現生命垂危,被送進醫院,7月28日,在師父法身安排下,老程堂堂正正地從醫院正念走脫,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